:::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中東廣用無人機 牽動區域發展動態(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國家現況

 以色列

 外界極難掌握以色列無人機的確切數量,諸如瑞典斯德哥爾摩和平研究院的軍備資料庫,以及英國國際戰略研究院的軍力平衡資料庫等,都無確切肯定的數據。無論如何,基於其身為全球無人機的使用和製造先驅,以及其身處緊湊作戰節奏的嚴峻環境,以色列想必是中東地區最廣泛運用武裝無人機的國家之一。

 2017年中,智庫新美國安全中心估計,以色列在過去30年占全球逾60%的無人機外銷量,期間計交運外國客戶165架無人機。所有已知的外銷無人機均無武裝;以國防軍(IDF)無人機隊的大部分亦無武裝,以軍主要用途仍是提供即時情況予地面部隊。以國的官方政策,向來不討論其武裝無人機行動,然確實操作至少3種可配備武裝的無人機:蒼鷺、赫耳墨斯450、赫耳墨斯900, 並經常使用其打擊敵軍事目標。

 以色列亦是研發反無人機系統的創新先驅。其無人機防護罩雷達系統,可辨識目標,並自數公里遠以雷射光束癱瘓入侵無人機。

 從擴散的觀點言之,已知超過50國使用以色列製偵察無人機;但除土耳其外,無其他中東國家使用,且均無武裝。以色列並非「飛彈技術管制機制」正式會員國,但單方面宣稱將遵守其原則與規定(此點與中共類同)。然而,以國對該機制的解讀,係不禁止理論上可武裝,並符合該機制第1或2類航程定義的無人機在全球市場銷售。若欲整合無人機掛載非以製彈藥,則勢將面臨技術挑戰,且以製無人機的可用酬載,都顯著小於美製掠奪者(MQ-1 Predator)、死神(MQ-9 Reaper),以及中共製雲龍和彩虹5號無人機。

 在研發、整合與軍事運用各型無人機方面,以色列都是世界先驅。早自1973年贖罪日戰爭起,地面戰鬥序列迫切渴求更佳戰況情資的作戰研析與經驗教訓,即促成以國大量製造無人機。自1970年代中期起,以色列就是發展和運用各式無人機的全球領先者,並積極引入戰鬥部隊服役,繼而生產可攜載和發射彈藥,並透過跑道回收再使用的無人機,例如1990年代推出的蒼鷺、赫耳墨斯450,最終奠定以國當前無人機的豐沛研發基礎。

 武裝無人機仍未影響以軍執行的打擊行動模式。以色列的政策,係絕不承認,也不否認有關武裝無人機的報導,無論是業界或軍方的消息來源,都不討論這類武器的使用或發展。然而,過去10年來,許多可信報導,甚至視訊影片都指證歷歷,近年來,以色列確實經常運用赫耳墨斯450,另可能使用赫耳墨斯900,打擊敵對軍事目標,尤其是加薩走廊。未經證實的報導則指出,以國無人機的目標打擊行動,範圍包括黎巴嫩南部、埃及、敘利亞,甚至蘇丹。

 在使用武裝無人機方面,以空軍歷來操作模式採納2個鮮明的作戰方式:第1,其與美、英空軍運用MQ-1掠奪者與MQ-9死神無人機,遂行反叛亂作戰的發展脈絡類同:主要任務係在已知的目標區或敵積極活動區上空,提供長時間俯瞰監視與情監偵涵蓋情資,兼施阻絕和近接空中支援打擊任務。就此角色而言,武裝無人機與傳統空中支援用有人情監偵載台和高速噴射機大致相同,差別在於其成本較低,且大幅提升任務時間。

 透過許多報導,得以歸納以軍的第2項作戰方式,主要是在地面部隊或有人打擊戰機未介入的阻絕行動中,以無人機打擊黎巴嫩、敘利亞與蘇丹境內的高價值人員與武器運輸目標。此戰法運用武裝無人機附帶的較低政治與人員風險(相較於有人機),在別無他法可承受風險下,於實際武裝衝突區外遂行阻絕打擊行動;此舉較類同於美國中央情報局、美空軍執行的鎖定暗殺任務,利用武裝無人機較低政治與操作者風險之特性,在巴基斯坦、葉門、索馬利亞與其他區域,鎖定恐怖分子遂行空襲任務。囿於以色列不對外公開其安全事務,仍不確定其無人機執行上述任務時,究竟是透過空軍體系指揮,抑或是由情報單位直接下令執行。

 必須牢記的重點:以色列空軍和國防軍認為,無人機的主要任務是情監偵,武裝用途則是一種非常有用的附加戰力。赫耳墨斯450和赫耳墨斯900都能配備武裝,但其主要任務是戰場監視與偵察,屬於艾比特和以色列航太工業公司產製一系列無人機隊的成員。整個機隊包括4軸式旋翼無人機、可收納置入單兵背包攜行的小型無人機,乃至於隸屬旅級部隊運用的赫耳墨斯900;全數都可由共通地面站台操控,並視戰術環境上、下傳遞情資至各階層地面部隊與空軍司令部。

 外界對以色列的普遍認知,係認為無人機帶來的效益,主要聚焦在武裝打擊,而非情監偵與電子戰等更有助全軍之功能,此觀點凸顯對以國運用無人機的了解程度不足。針對打擊用無人機,以色列擁有如哈比、哈洛普、天際打擊者等各式滯空盤旋彈械,足可遂行戰場打擊和制壓敵防空等任務;然鑑於這類武器較類同於巡弋飛彈或精確導引彈藥,故不在此文討論範圍。

 耐人尋味的是,雖然武裝衝突法和國際人道法,都要求軍機必須標示,並供辨識國籍,但以色列的無人機通常都未標示,且不攜載詢答機。

 相較中東國家,甚或全球其他競爭者,以色列無人機產業與國防軍的關係極為密切。部分原因在於無人機產業中,有非常高比例的資深職位,屬以國防軍退役或經常受召入營的備役人員;此現象確保無人機產業和國防軍之間,對作戰優先需求建立高度共識。緊湊頻仍作戰節奏,以及對於威脅普遍認知,同樣也助長國防軍經常採納無人機科技的環境;儘管尚未成熟,也大膽試用其作戰能力,並在戰地與無人機產業密切合作,進而改良、修正與研發該載台。

 當世人見證以國防工業推出的無人機成品時,該型機可能已實際服役,並經實戰測試,且與國防軍合作開發數年。(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