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人生的書房

◎林思妙

 記得小時候家裏的租屋只有兩房,一房是通舖,是全家睡眠安憩的所在;另一房則是多功能區,既是飯廳又是客廳,自然也是書房。

 飯後,收拾好餐桌,擔任國小教師的媽媽便會在餐桌改作業,當時未上小學的我就會坐在另一邊畫畫。期待的是媽媽工作完後的講故事時間,她翻著從學校圖書館借回的故事書,又講又演,讓我在書房度過了歡樂童年。

 成家立業後,我有專屬書房。高中教職的工作,幾年一變的課綱,推著我天天入書房備課。書桌旁的書櫃,排列歷年使用過的課本,及最新版的參考自修,我的閱讀視野很狹隘,純粹是為了工作而讀書。

 退休後,我到社區高中圖書館擔任志工。偌大的圖書館就是書房,館內藏書豐富,我的閱讀興趣一下子豁然開朗,雖然不至於「上通天文,下知地理」,但涉獵觸角延伸到從未碰觸的領域,讓我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大開眼界。窗外是蓊鬱的樹蔭,伴我閱讀的是蟬鳴鳥叫。不必再為了工作而看書,純粹就是閱讀,那是單純的快樂!

 畢業三十年的同學會上,大家無所不談。還在任教的同學不忘初心地傳道丶授業丶解惑,從他們的分享中,我聽到許多師生互動感人的故事,不啻就是坊間勵志書的真人版。女同學們也不免聊到婚姻丶親子,那些生活偏方丶與家人相處的智商,都比市面上的書來得巨細靡遺。怪不得說,好朋友就像是一本好書;突然發現,原來同學會也是特殊形式的書房。

 父母都高齡,醫院也是不得不進出的地方,我在病床邊閱讀「生丶老丶病丶死」的書籍。一直以為自己很年輕,一直以為生命這本書還可以讀很久,倏然之間也年過半百。曾經帶著鴕鳥心態,以為不去想就不會迷惑丶擔憂丶恐懼,但那是不可能的,於是我開始接受生死觀,去深思並探索答案,心情愈來愈篤定!

 捷運更是變化萬千丶包羅萬象的書房。雖然並不認識,並沒有交談,但每個人的表情丶肢體都訴說著獨一無二的故事。我讀著他們,揣摩著,彷彿自己也身經喜怒哀樂的情節,度過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我並未停止閱讀,不同的是,不再拘泥於書房內閱讀。只要用心品讀,處處都是自己的書房。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