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烈火焚燒若等閒

◎蔡富澧

 翡翠青瓷燒製技術的成功,讓何志隆一顆心定了下來。技術有了、作品有了,接下來就是推廣的部分,如何讓這種高端技術的藝術品廣為人知?

 在推廣過程中,有兩件事相當重要,一是獲得著名文物鑑賞專家耿寶昌的認證,一是獲得國外博物院的參與、學術研討會及展覽的肯定,兩者的加持讓何志隆的翡翠青瓷不僅獲得學術上正式認證,也打開了知名度。

 那一天,何志隆夫妻帶了幾件造型、釉色都相當成功的作品,親自登門拜訪已然滿頭白髮的耿寶昌,向他說明自己建窯、燒瓷的過程。「最大的不同就是裸胚,土坯進去,和古人一樣,事前沒有上任何一滴釉,」何志隆告訴耿老說:「裸胚進去,就用木頭當柴火,東部有很多漂流木,木頭在燃燒的過程,自然剝落木灰,灰很輕,就跟著熱量走,我的窯藉由導流的原理,將這些灰帶進作品室。」

 由於傳統古代的窯煙囪都是位在後方,接著在作品室燃燒,煙道位於下方,熱量和木灰直接被煙囪吸走,沒有辦法留置在作品室裡,因此會有迎火面和背火面,釉色無法均勻飄落到作品上。何志隆花了兩年多的時間探訪臺灣的窯場,只要是同意的,他就鑽進窯裡畫結構圖,下過這樣的苦功,何志隆發覺不能跟著傳統走,窯的結構一定要改,氣流要流通,而且要燒木柴。所以他自己畫結構圖,開始蓋窯試燒,不滿意就敲掉重蓋,兩年時間總共敲掉了十三座窯,敲到後來沒錢了,妻子回娘家變賣家產,帶來三百八十萬元,讓他繼續完成失傳千年的青瓷夢,終於老天眷顧,一窯燒出了三百六十度滿釉的作品。

 這時候,顏色還沒辦法達到完美的境地,時間、溫度、火候也都要再加強掌控,但何志隆已經證實這座窯的結構是正確的。由於陶土中含有許多金屬化合物,在高達一千二百八十度的高溫炙燒中,草木落灰形成的釉料就會溶透液化到坯體表面上,之後再加溫把它汽化掉,「這是一種物理現象,最後產生化學結果,是純淨的結果。每一個作品的顏色是那麼透亮,而且都是綠色系的,所以我就把它命名為翡翠青瓷。」何志隆揭開「翡翠青瓷」名稱的由來。

 這番說明取得耿老的認同,耿老說他是:「遇到了大自然所賜的最高最美的禮品。」並讚譽何志隆「成功燒出青瓷,為中華民族陶瓷文化增加新的項目。」由於這個機緣,世界一流博物院典藏了何志隆的作品,讓翡翠青瓷正式登上最高的藝術殿堂。

 起源於周朝,到唐代達到第一個高峰的青瓷藝術,在人間失傳千餘年後,終於在何志隆手中偶然神奇再現,除了天意,更多的是「烈火焚燒若等閒」堅持不懈的精神與毅力。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