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危機逆轉

◎鄒敦怜

 他在城市裡工作,年邁的母親獨自在小鎮。母子有同樣的性格,報喜不報憂,每隔一兩天通一次電話,他從來沒說自己最近面對巨大虧損。一早進辦公室,接連的回報讓他眉頭深鎖,這次的難關不知道能不能熬過。不過,手機裡一個訊息讓他暫且擱下這些煩惱。

 「消防隊往你家方向,你家失火了!」

 訊息來自童年死黨阿龍,目前在老家對面的超商當店長,他一直託囑阿龍就近幫忙照顧母親。失火了?前天和母親對話時,她似乎說過煮湯煮到忘記了,鍋子裡焦黑一片,刷了很久都刷不乾淨。他只有敷衍漫應,沒叮嚀母親要注意爐火,是因為這樣發生了火災嗎?想到這兒,他心急如焚,手指頭飛快地打著字:「我媽怎麼了?你先幫我看一下,我馬上準備回去。」

 時間滴答滴答的,真的是度秒如年。隔了幾分鐘,阿龍才又傳來訊息。

 「弄錯了,不是你家,是隔壁的,火勢控制住了。」

 確定不是自己家發生火災,他已經心安了,原本拎著車鑰匙打算回家的念頭也暫時打住。不過阿龍在說完之後,又傳來訊息。

 「一堆人在你家門口叫囂,是討債的嗎?」

 他心一驚,難道債主已經循線找到他的老家了嗎?這一星期,他不斷地向許多債主商請展延,但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給他機會,就有幾個兇惡地撂下狠話:「你老家不是透天厝嗎?可以賣、可以抵押,怎麼可能完全沒錢!」難道那些人真的如此無法無天,找到了母親,並且脅迫母親做什麼嗎?那可不行啊,房子是母親唯一的財產,這陣子發生的事母親完全不知情,他急得撥了電話。

 「阿龍阿龍,你幫我去擋一下,我媽心臟不好你是知道的,快點幫我去看一看。」

 阿龍不愧是死黨,二話不說,立刻答應。

 他又等了好幾年,不,其實只有八分鐘。

 「沒事了,不是討債的,是你們的親戚。他們說是彩菊姑一家人,你知道嗎?」

 原來是彩菊姑,他原本的提心弔膽這時全消失了。彩菊姑是父親的大姊,比父親年長十九歲,不過身體硬朗,一家人聲音宏亮,每隔一陣子就會來家裡作客。如果是他們一家人來,的確可能聲勢驚人。

 「阿龍,謝謝你,我媽一個人要招呼這麼多人,也許忙不過來。你幫我叫外燴過去好嗎?他們都是老人家,好幾個都吃素,叫『馨香坊』的好了,麻煩你。」

 阿龍不僅馬上傳了個OK貼圖,還附上馨香坊訂單的截圖,原來早已幫他處理好了。

 「謝謝,謝謝,我馬上把錢轉給你。」

 阿龍傳來一段影音,是媽媽對他說話:「阿宏,你彩菊姑來,說好久沒看到你,你工作比較不忙的時候,記得去看看她……」

 他眼眶泛紅感到心酸,這個上午心情七上八下的,相較之下,公司的危機真的不算什麼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