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時代的歌

◎莊雲惠

 日前南下,偶見路旁種植的木棉花已怒放,像一顆顆火球高掛枝椏,提早把四月天烘托得璀璨又亮麗。

 走在散落著凋零木棉花的人行道,腦海浮現「木棉道」這首民歌:「紅紅的花開滿了木棉道,長長的街好像在燃燒,沉沉的夜徘徊在木棉道。輕輕的風吹過了樹梢。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去年夏天的高潮,木棉道,我怎能忘了,那是夢裡難忘的波濤……」在青春奔放的歲月,「為賦新辭強說愁」的年紀,還有對愛情與未來充滿憧憬的時刻,「民歌」在校園間傳唱,我們也參與其中,表達自我追尋的熱情、喜怒哀樂的心緒和對民族文化的情懷……甚至漸漸流行起來,大夥兒琅琅上口,成為那個時代的歌。

 社團活動時合唱,同儕相聚時歡唱,連向特定對象傾訴表白也可以獨唱,任由優美歌詞與動人旋律輕輕地敲打心靈,字字句句唱進心坎,哼唱著、歌詠著、想像著,情感有了寄託,渴望有了呼喊,愛戀有了表白,在歌聲中演繹著各人不同的生命故事!誰會料想得到,早期只是由校園裡少數學子作詞譜曲的民歌,竟能成為音樂界的一股清流,引領創作風潮,影響了許許多多當代人。

 記得讀小學時,家姊學習聲樂,經常練唱「藝術歌曲」。我印象極為深刻的一首是「紅豆詞」:「滴不盡,相思血淚拋紅豆;開不完,春柳春花滿畫樓;睡不穩,紗窗風雨黃昏後;忘不了,新愁與舊愁。嚥不下,玉粒金波噎滿喉……」反覆聆聽,久而久之也能哼唱,歌詞更是鐫刻於心版。後來我才知道,那如詩如夢的歌詞出自曹雪芹所著的《紅樓夢》,而旋律優美的樂曲則是名家劉雪庵所作,兩相輝映之下,成就這首既可帶領人們進入唯美詩境、滋潤心靈又耐人尋味的名曲。

 那個時代所唱的歌曲,大抵充滿了家國情懷,能夠激勵人心,充滿了積極進取的面向。姊姊唱「天倫歌」:「收拾起痛苦的呻吟,獻出你赤子的心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儘管童騃時不懂歌詞意涵,但卻牢記不忘,多少年後才驚覺,原來早已透過歌聲教化,有如座右銘般期許自我。唱到旋律輕快的「踏雪尋梅」:「雪霽天晴朗,臘梅處處香,騎驢灞橋過,鈴兒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響叮噹,好花採得瓶供養,伴我書聲琴韻,共度好時光……」隨著歌詞變換,體會哪怕崎嶇山徑,塵世多風霜,能在雪後天晴,梅花吐香之際,騎驢賞雪賞花,能夠心隨花醉,清幽盈懷,愉悅滿心,就是人間好時光。

 妙詞佳曲無形中影響著人心,歲歲又年年!而今,有什麼歌曲足以唱出這個時代的心聲,蔚為風潮,讓人們爭相傳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