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現代反戰車飛彈發展趨勢

◎寧博

 從戰車在1916年9月15日投入第一次世界大戰索姆河戰役起,立即成為步兵的頭號大敵,步兵使用各式武器對抗戰車,其中最有效的當屬反戰車飛彈,而戰車抗衡反戰車武器的手法即是加厚裝甲,近代更有複合式裝甲,例如英國的查布漢裝甲(Chobham Armor),足以對抗反戰車武器的錐形炸藥彈頭,不過步兵配備具有錐形炸藥彈頭的火箭彈或飛彈仍是目前輕型短程反戰車武器的首選,但攻擊戰車的方式改以攻擊戰車頂部取代傳統直擊裝甲方式。這種矛與盾的對抗不斷地創新,以色列的戰車主動防禦系統「戰利品」(Trophy)系統就是在反映其結果,該系統以雷達感知來襲飛彈或火箭彈,再運用類似散彈爆炸以攔截,從而提供戰車更佳的防護。另一方面,俄國的「短號」(Kornet)反戰車飛彈藉由大型高爆彈頭可以在射程5.5公里內擊穿厚度1000至1200公厘的裝甲,增加戰車抗衡反制的難度。

 射後不理已成必要功能

  反戰車飛彈自1955年部署服役以來,初代是藉由人工操控連結飛彈與控制箱之間的線,操控飛彈整個飛行過程,射手必須緊盯住瞄準的十字線於目標,並同時操控飛彈,由於整個過程射手須在原地瞄準操控,反而屈居劣勢,容易招致反擊,而且為能有效操控,射手必須精熟操控技術,這也使得射手培育不易。由於拉伸連結飛彈的導引線與射手操控的反應時間,大大限制飛彈的飛行速度,最多不會超過每秒180公尺,也使第1代的反戰車飛彈射程至多2公里。改良的第2代操控方式是利用有線或無線方式,但射手仍須瞄準目標,飛彈自動藉著有線、無線或是雷射指引或電視攝影機導引飛向目標,此法也是射手仍在原地瞄準,而改由飛彈自動操控飛行,雖然減輕射手負荷,但是射手仍是相當危險。也由於射手的角色較少,飛彈速度可以更快,大約每秒150至280公尺之間,射程也可延伸到4、5公里遠。第1與第2代飛彈因為射手必須留在原地,辨識清楚導引飛彈,一般都會選擇從戰車的正面或兩側加以攻擊。

 拜現代科技突飛猛進之賜,反戰車飛彈的射後不理能力已成為必要功能,這就是所謂的第3代飛彈,最佳案例即是美國「標槍」與以色列「長釘」反戰車飛彈系統。一般飛彈的導控方式,即在彈首裝用紅外線光電影像或是毫米波雷達之追蹤器導引,一旦目標辨識完成在整個飛行過程就無須再理會。射手可以安全離開原地,飛彈雖可以朝目標飛去,但也易於受到電子反制手段的影響。飛彈之自動導引系統分為主動式與被動式,而半主動式導引通常是不考慮的,因為整個飛行過程射手仍需瞄準目標。主動式導引系統可以採用雷射雷達或是毫米波雷達,不過雷射雷達很難分辨目標與周邊的複雜背景,因此通常主動式導引系統都使用毫米波雷達,被動式導引系統則使用紅外線影像方式。

 主動式導引系統不可或缺

  反戰車飛彈的任務需求通常都是於各種天候下,日夜在各種不同地形可與移動或是靜止的戰車交戰,溫度變化範圍在-20℃至+50℃。對於紅外線感測器而言,目標與背景的溫度差異可能只有1度,一般在對付空中與海上目標,紅外線感測器可以迅速分辨溫度差異,因為其目標與背景溫差的範圍相當大,但對於地面目標卻有相當的難度,而且這類感測器也容易為光電反制裝置或是鄰近剛被擊毀爆炸車輛的熱源所欺騙。

  從大氣環境傳輸觀點,目標與其背景的溫差光譜範圍在3至5微米中波紅外線與8至12微米長波紅外線的時機是可以運用的。為能取得最大距離4至5公里射程與適當的視野和解析度,在辨識目標的過程,可以透過中等程度視野偵測與狹小程度視野瞄準目標,進行熱影像處理,並以圖像補償軟體加速處理,方能快速更新或幾近即時處理資料。紅外線被動式導引除了容易受到反制,惡劣天候也會影響其性能,降低導引射程距離,若要達成全天候運作,配備毫米波雷達的主動式導引系統就不可或缺,而且達到作戰需求所需頻寬的天線尺寸與重量可都符合反戰車飛彈的需求,但是透過固態電子技術製作雷達在技術上的最大挑戰是光柵和精準度的製作,而且雷達在特殊材料製作的彈首圓頂厚度與形狀都需要極力避免衰減,以減少雷達波發射失真。

 縱列式錐形炸藥對付反應裝甲

  有鑑於戰車正面與側面都裝用反應式裝甲或複合裝甲,頂部裝甲相較之下比較薄,因此飛彈攻頂的飛行彈道、炸藥撞擊方式與感測器感測限制等都需要考量。一般反戰車飛彈的高爆錐形炸藥用於穿透裝甲,但要對付現代的反應式裝甲,則採用縱列式錐形炸藥,利用前方的藥包觸發反應式裝甲爆開,後方的藥包再擊穿主要裝甲。而用以攻擊戰車上方較薄裝甲的飛彈,錐形炸藥用量少,使得飛彈整體重量較低。由於穿甲彈藥重量需要更大才能擊穿複合裝甲,再加上射手要遠離其對手愈遠愈好,飛彈的推進火箭藥柱重量就更多,也因此就會愈需要發射三角架,如此一來步兵攜帶不便,但藉由直升機或是戰機反而相當適合。反戰車飛彈的飛行彈道,採用先爬升後巡航,最後才是下降模式,其感測器在整個飛行過程會持續瞄準目標直到撞擊,因為感測器位於彈首,因此光學組件與天線大小會決定具有羅盤平衡環的感測器大小,感測器大小決定飛彈直徑大小,而飛彈直徑則決定所攜帶錐形炸藥大小的彈藥。不僅如此,由於感測器與IC處理器耗電量多寡,以及可靠性零組件數量都會和成本與空間限制有關,因此上述諸多因素會決定反戰車飛彈的大小。

 當然反戰車飛彈系統尚有需要重視議題,包括(1)射手的倖存性:運用低煙或無煙火箭發動機以降低射手被發現的痕跡,以及利用管射方式利於在建物或掩體之內發射飛彈;(2)對抗反制裝置和戰場迷霧;(3)訓練:平時運用模擬器訓練射手,可以提高在戰時擊殺目標的能力,不過飛彈射後不理的能力具有提高擊殺目標的可能性以及降低射手訓練時間與成本;(4)壽期支援性與可靠性:系統在壽期內維修與訓練的成本加總會超過初期的購置成本,雖然現代反戰車飛彈系統不太需要維修,但是每套系統需要極高的可靠性,方能在需要時派上用場,而且用來訓練的指揮發射組或模擬器仍需要維修。

 8種反戰車飛彈用於敘內戰

  從2011年開始的敘利亞內戰顯示出,敘利亞政府軍與反抗軍,以及游擊組織彼此對抗過程中,反戰車飛彈扮演要角。透過公開資訊分析上千支影片,交戰各方至少有使用8種不同的反戰車飛彈,包括俄製「短號」飛彈、中共「紅旗8型」、歐洲「米蘭」以及美國「拖式」飛彈。反抗軍通常都是利用建物高處或屋頂從高處獵殺。政府軍也由經驗破解反戰車飛彈後續攻擊,由於戰術上很難防禦遠處反戰車飛彈的襲擊,因此一旦發現攻擊,僚車會立即施展反制措施破壞後續攻擊。

 射後不理與頂攻方式已是現代反戰車飛彈的特色,由於第3代反戰車飛彈系統成本約是前一代的10倍,因此在運用上必須是多重使用者、多重任務與多重載具的考量,戰術運用需透過反覆訓練與吸收使用經驗,方能找出各種戰況下的最佳運用效率。

(作者為僑光大學助理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