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太空安全 新時代展望與挑戰(下)

◎賴名倫(譯)

(接上文)

 三、潛在對手發展反衛星武器造成威脅

 當前第3項太空安全挑戰,是潛在對手發展反衛星武器,這類科技不僅涉及國家安全,也可能波及民間和商用宇宙衛星領域。最明顯案例之一即為2007年中共秘密進行的反衛星飛彈試驗,這次實驗由地面發射飛彈擊毀位於高度865公里處軌道上的廢棄衛星,而中共直到美國民間與官方相繼關注後才低調證實,顯示中共已成為美國太空領域的重要對手。

 美國國家情報總監柯茨在今年1月底出席參議院情報特別委員會的專案證詞中也強調了這項威脅。柯茨指出「即使各國持續推動有關太空非武器化的國際協議,俄「中」仍繼續拓展與訓練太空武力,並部署反衛星武器(ASAT),包括干擾器、反衛星飛彈和導能武器等,極度可能導致美國和盟國的太空服務,面臨重大威脅」。

 四、中共競逐航太領域主導權

 在過去10年內,中共已成為主要的國際太空強權,除計畫成為月球研究和探索的國際領導者,預計將於2025年組建月球研究站,至2050年設立駐人長期基地之外,也籌劃未來10年內對小行星與木星執行探測,並將於2020年在火星部署探測車。最後,「天宮」太空站預計將於2022年開始運作。這些雄心勃勃的發展計畫,不僅令外界印象深刻,也大幅增加中共在太空事務的影響力與主導權。

 報告指出,中共的所有太空計畫均由共軍掌控,其限制了中共參與民間太空合作的能力與機會,因為任何外國與中共的雙邊太空合作,都可能為共軍航太領域的軍事偵察、遙測與通信技術提供先進科技,因此,對於防範風險應予高度關注。

 這不是美國首次在太空面臨競爭對手的挑戰,在冷戰時期美國與蘇聯雖然有著太空競賽的勝負之爭,卻也找到民用太空合作的可能性。1972年,美國和蘇聯就達成協議,促成1975年發生阿波羅與聯盟號太空船的對接任務。

 當時雖然有人擔心這次合作會損害美國太空計畫,同時為蘇聯提供進一步的利益,但這些擔憂並未成真,其促成華府和莫斯科之間的太空合作的前例,並延續至今日國際太空站。

 不過報告也直言,美「中」太空合作時,仍需同時確保美國的國家安全,這代表雙方只能在某些雙邊民用太空計畫上,進行有限合作,並且針對太空安全與其他關切問題為政府間進行有力的對話基礎。

 建立對話安全機制 降低誤判風險

 在歐巴馬執政末期,美國即已著手與中共就太空安全議題建立對話管道,例如自2015年起,美國在美軍聯合太空作戰中心(JSPOC)與中共「北京追蹤與通信技術研究所」(BITT)之間設立直接聯繫管道,以提升即時資訊的通報效率。此外,美「中」也分別於2016年5月與12月兩度進行雙邊太空安全議題會談,除軌道碎片管制外,也提及應建立互信對話管道,以降低太空領域誤判風險的安全措施。

 川普政府上台後,在太空事務議題上與中共對話則相對有限,目前僅有2017年11月30日舉行第3次美「中」民用太空議題對話,以及近2年在國際太空會議上的官方代表互動,並未延續歐巴馬時期的雙邊太空安全議題會談。不過若由其他層面的措施來看,美國下一階段面臨的核心議題所涉及的技術與機制,或仍可對美「中」競合產生正面的影響。

 代結語:擘劃美太空安全可行方略

 以下為此篇報告對未來美國太空安全政策的建議:

 一、川普2018年年中簽署第3號國家太空交通管理與政策命令(SPD-3),將未來的「太空交通管理」(STM)的權責,從美國國防部轉移到美國商務部,為確保此轉移任務有效進行,報告建議國會,應確保將「STM任務有效地過渡到美國商務部」,列為最高監管重點之一。

 二、美國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太空監視網絡,但透過國際合作夥伴合作,將能進一步提高其能力和效力,因此,美國應進一步制定強化太空態勢感知能力(SSA)新的數據標準,並且透過相關監管機構,確保國際持續,且積極針對SSA保持合作。

 三、巨量近地衛星群在可預見的未來,會為世界帶來更多便利,但同時也會對維持地球外太空環境產生新的挑戰,這並非美國單一監管單位獨力掌握的物品,更非美國可以獨力解決的問題,因此,需要更多的跨部會與跨國協調,進而有組織地應對這一挑戰。

 四、如前所述,外太空已變得愈來愈擁擠。商業行為者、巨量近地衛星群,與反衛星武器出現,正在快速改變外太空環境。美國政府必須透過國際合作解決前述問題,推動與建立更多雙邊和多邊行為準則的發展。除此之外,由於商業太空發展在未來太空環境勢必占愈來愈多的影響力,美國勢必要將其納入國內法,甚至國際規範與建制。

 五、中共已成為外太空活動的主要參與者,其參與比例也勢必在未來幾年繼續增長。鑑於這些事實,美國需要一個全面的戰略,讓中共參與民用、商業,甚至國家安全領域的外太空合作計畫。此一計畫既包括已經採取的措施,如《聯合國碎片減少準則》等攸關雙邊共同利益的機制,也包括未來的可能性。報告也進一步建議美國國會針對「現行立法限制對中國大陸民用太空合作的影響和有效性」進行審查。

 六、在美「中」雙邊民間和安全太空對話方面,鑑於中共將在這些領域發揮愈來愈大的影響力,美國應保持高級民間和安全太空對話,以討論潛在合作領域,以及關注領域。川普政府上任後,在2017年11月舉行了一次美「中」民用太空對話會議,而這類對話與會議「應該繼續舉辦」。(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