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國防自主 厚植軍需活化產能創雙贏

 海軍司令黃曙光上將日前赴高雄港,主持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原型艦開工典禮。該艦為海軍汰換現役老舊兩棲艦船,遂行登陸作戰重要新興兵力,是國軍推動新一代國艦國造重要里程碑;亦展現國軍貫徹政府推動國防自主,厚植國防產業,滿足防衛作戰任務的決心;未來更將激勵國內產官學界發展,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

 新型兩棲船塢運輸艦正式開工,可說是國軍、中科院、臺船公司等各界資源與專業知識團隊攜手合作的成果。自民國104年起,在海軍司令部統籌規劃下,即針對未來局勢,檢視了我國兩棲作戰需求,並研析各國兩棲船艦設計優缺點,據以分年完成藍圖設計、系統整合規劃、合約設計等程序,如今亦將在專案管理團隊分工下,必能如質、如期完成造艦任務。

 事實上,我國民間廠商與中科院合作,執行海軍造船建案工作已行之有年,其過程完全證明,在國防自主政策落實後,不僅可推動國內產業技術提升,亦能確保現役裝備全壽期管理之維保、升級與汰舊換新等目標,將能由我國自主掌握,不再受制於他國。同時,國內廠商陸續承接海軍每項專案,累積設計與施工經驗之後,不僅過去40年國內造艦產能,已陸續完成飛彈快艇、巡防艦、飛彈補給艦等各型船艦製造,對於未來執行潛艦國造使命,以及確保相關技術能量的達成,也具備高度信心。

 蔡英文總統日前宣示:「自己的國家自己保護,自己的武器自己打造」。面對新型態國家安全威脅,國軍必將以務實創新態度,戮力推動國防自主。質言之,我國國防武器裝備具備自製化能力後,可依「打」的需求,客製化重層嚇阻可恃戰力,使國軍掌握武器籌獲主導權,亦帶動國內軍工產業群聚與升級,成為促進國家經濟發展的重要動力。

 值得欣慰的是,在國內產官學各界整合下,我國國防科技已具備國際大廠研發水準,諸如沱江級匿蹤巡邏艦、雄風三型超音速反艦飛彈、F-CK-1經國號戰機等,皆吸引許多國家洽談供售意願,也對外打開國防產業知名度,對後續高階武器之國際合作與研發,相當有利。

 觀察世界各國推動國防自主成效,如南韓軍力位居世界前10名,已有能力與駐韓美軍協調戰時指揮權轉移,乃有賴於其推行國防自主所獲成效。南韓立國之初國力薄弱,仍需美軍駐守,方能確保北緯38度線以南地區。但在1970年代國家工業迅速發展之時,立即展開國防自主計畫,先後研發主力戰車、潛艦、直升機、教練機與先進戰機,不但具體提升國防武力,也出口至利潤豐厚市場,裨益國家經濟產值,殊值我國參考學習。

 國防自主常面臨國防預算限制、通用科技快速演進、關鍵技術開發、研發成本龐大與市場規模等問題,也會成為影響成功與否的重要指標。先進各國為達到自主目標,都會預先實施組織調整與策略規劃,以建立超然之平台,並將國家政策、國防科技研發、世界創新技術及市場需求結合,滿足軍備需求並活化產能。

 如瑞典人口與國防預算均低於我國,卻有優異的國防研製能力,並在武器出口上具卓越表現,係歸功於國防軍備局及國防研究局成立後,專職成本效益、國際合作與外銷等範疇,使研製能量與世界先驅並進,投資金額亦能適當管控。另一值得關注的國家為新加坡,其政府陸續成立科技研究局及國防科技局,就各計畫領域負責廠商、需求單位與研發單位等密切溝通;國防部也成立未來系統處(FSD),將創新概念轉化為可行方案,提供國防部與研究局武獲參據。由此可知,國防自主需要堅定的決心貫徹執行,輔以廉潔有效率的整合平台與機制,以汲取廣大資源,突破關鍵技術並完成技術轉移,以擴大軍民通用科技應用層面,達成國防與經濟發展相輔相成目的。

 國防自主決心至上,良善的機制亦不可或缺。政府除成立整合平台,也推動了《國防產業發展條例草案》,希望透過專法,協助合法設立之法人、機構、團體,在符合安全查核與專長分級規範後,均有參與軍品研製與維修之機會,絕不獨厚特定團體;過程中也會由國防部嚴格監督履約,以扶植、刺激國內國防產業發展與升級。

 國防自主發展攸關國家軍事力量消長,若國家武器籌獲管道受阻,或所獲武器不符作戰需求,則國家安全及發展命脈均將受到嚴重威脅。因此,國人應體認,唯有讓專屬法案盡速通過與落實,方能驅動與整合產、官、學界能量,達成滿足國防安全需求及創造產業經濟效益雙贏目標。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