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集束炸彈現況與潛在問題(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邱榮守(譯)

(接上文)

 2017年美國防部新修訂集束炸彈政策

 2017年11月30日,時任國防部副部長夏納翰發布一項關於集束炸彈政策修訂備忘錄時指出,集束炸彈為聯戰部隊提供有效和必要的能力來打擊區域目標,包括敵軍的集結部隊、分散在特定區域的個別目標、無精確位置的目標及時間敏感或移動目標。集束炸彈是具有明顯軍事用途的合法武器,因為它們具有明顯的優勢,可以在作戰環境中對抗一系列的威脅。此外,使用集束炸彈所造成的伴隨損害可能比單獨使用單一種彈藥所造成的附帶損害來得更少。

 自推動2008年政策以來,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長期作戰行動中,我們目睹全球安全環境的重大變化,並經歷數年的預算削減,導致武器系統汰舊換新和廣泛聯合部隊現代化投資的嚴重不足。無論是競爭對手或潛在敵人已經研發出專門用來限制我方投射能力的先進戰力和作戰手段。

 夏納翰副部長和哈里斯海軍上將均認為,維持現有的美國集束炸彈種類與數量是必要之舉,以準備因應北韓的潛在衝突。修訂後的政策扭轉了2008年的政策,該政策所要求的是2018年後使用的集束炸彈必須符合子炸彈失效率低於1%的標準。作戰指揮官在極端情況下,可以使用不符合前述政策要求的集束炸彈,以滿足即時的作戰需求。

 再者,新政策未規定更換失效率超過1%集束炸彈的最後期限,只有在符合1%或更低失效率標準的新彈藥數量足夠時,並且能有效滿足各作戰統一司令部指揮官要求後,才能撤除原有的彈藥品項。然而,國防部新政策規定,各軍種「只會採購含有子炸彈或子炸彈彈頭的集束炸彈」,以符合2008年未爆炸彈藥要求或具備「先進特徵,以盡量減少未爆炸子炸彈帶來的風險。」具體而言,美國防部修訂政策的規定如下:

 一、繼續或自2019財年預算開始,各軍種將規劃取代目前庫存中不符合前述標準之現役集束炸彈所需具備的作戰能力,以作為未來採購新型集束炸彈的依據。各軍種的年度採購計畫和預算審查將進一步評估各種替代方案的適切性。

 二、軍種作戰參謀應翔實規劃集束炸彈的可用性。使用不符合此政策規定標準之集束炸彈的核准權責,交付各作戰統一司令部指揮官決定。根據其現有權責,指揮官可以使用符合此政策規定標準的集束炸彈,以及採購新的集束炸彈。

 三、為符合美國的法律義務及根據「特定傳統武器公約第5號議定書:關於戰爭遺留爆炸物」的規定,各軍種和各作戰統一司令部將繼續記錄和保留有關集束炸彈的使用資訊,並提供相關資訊,以便於日後拆除或摧毀未爆炸的子炸彈。

 四、各軍種和各作戰統一司令部將保持充足的庫存和健全的庫存監測計畫,以確保集束炸彈的運作品質和可靠性。在極端情況下,為滿足當前的作戰需求,各作戰統一司令部指揮官可以對不符合上述集束炸彈採購標準之集束炸彈進行轉讓。

 五、不符合此政策規定標準之新採購集束炸彈,在其能力被符合此政策標準且彈量充足的集束炸彈取代後,其將從現有庫存品項中移除,並依程序報廢。

 六、除美國法律規定外,各軍種不會轉移集束炸彈。包括人員殺傷地雷子炸彈等集束炸彈的作戰運用,均應符合美國總統的政策。

 此外,夏納翰還提到,期望各軍種能夠迅速實現此政策目標。各司令部指揮官將繼續確保集束炸彈的使用符合戰爭法和相關國際協定,以盡量減少對平民和基礎設施的損害。

 美國國會後續關注議題:

 一、精準武器時代的集束炸彈

 多數人質疑,即使先進「感測器引信」型子炸彈能夠搜尋和摧毀某些目標,但在精確武器愈來愈成為軍事典範的時代,集束炸彈基本上仍舊屬於濫殺濫炸的區域型武器。在1991年沙漠風暴行動中,只有大約10%的彈藥是精確導引型的,但到2003年伊拉克入侵時,智慧型武器與無導引武器的數量比例幾乎相反。

 自此以後,為大幅降低炸彈的附帶損害,即使沒有加速發展精準火箭、火砲、迫擊砲彈及小型精確航空炸彈,這種朝更高精度的趨勢發展仍會持續進行。基於當前和未來精確武器發展趨勢的預測,集束炸彈在軍事上的角色正逐漸退化,正如同第一次世界大戰和第二次世界大戰之間的化學武器一樣。

 二、集束炸彈的替代選項

 根據美國務院的說法,美國軍方於2003年即暫停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使用集束炸彈。對於隨後的軍事行動,集束炸彈本來就是武器的重要選項之一,國會可以進一步審查那些武器可被用來取代集束炸彈,以及這些替代武器在達成預期戰術結果的成效為何?

 同樣值得考慮的方案是,以武器系統和作戰所產生的效果為基準,在不使用諸如集束炸彈等「動能解決方案」的情況下,尋求可以對潛在目標實現相同或類似效果的作戰手段。對於分析美國有關集束炸彈未來的政策選項時,這些見解將具有非比尋常的參考價值。

 三、美國防部2017年修訂集束炸彈政策的影響

 國防部2017年11月所修訂的集束炸彈政策可能會引起一些效應,以下是國會可以深入探究的潛在議題。

 (一)由於撤銷2018年後使用集束炸彈的限制,這對各作戰司令部指揮官及其作戰計畫所產生影響為何?

 (二)新政策是否意味著較低程度的軍事風險,因為作戰指揮官可以使用集束炸彈來滿足作戰需求,如果2008年的政策維持不變,達成相同作戰結果所需的更少兵力需求為何?

 (三)儘管美國防部強調「以國防工業所能支持的最快速度」來實現1%,或更少的未爆炸子炸彈標準。由於替換那些超過1%失效率武器系統已不再是各軍種的緊急作戰需求,因此,國防部是否會以預算限制來減緩,或取消以前原本打算取代那些不符政策要求的武器採購計畫?

 (四)在相同的情況下,國防工業是否會將此視為一個新的機會來全力開發子炸彈失效率符合1%或更低標準的系統,或採取更樂觀的觀點,即使國防部不再限制發展和使用1%,或更低的武器系統,且這些計畫的預算編列,已不再是國防優先重點,因此,其是否會成為一項無利可圖的投資?

 (五)另一個需要考慮的問題是國際社會如何看待美國對集束炸彈軍事用途的政策逆轉,以及其將會如何影響未來美國和國際軍事條約倡議的進行?

(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