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傳奇的「公牛」海軍上將威廉‧海爾賽

◎雲陽

 威廉‧海爾賽於 1882 年出生在一個海軍家庭,他追隨父親相同的海軍生涯,於 1904 年畢業於美國海軍學院,在 62 位畢業生名列 42 名。畢業後奉派在堪薩斯號戰鬥艦任職,並隨著大白艦隊環遊世界。1909 年接任魚雷艇長,並從少尉直升上尉。此後,他於 1912 至 1913 年間擔任大西洋艦隊第 1 魚雷艇隊指揮官,並歷任數艘魚雷艇和驅逐艦長, 1916 年晉升為少校。

 一戰結束的 1918年 11 月,海爾賽晉升為中校。戰後 4 年,海爾賽奉派德國柏林擔任美駐德大使館武官,1925 年返美,先任懷俄明號戰鬥艦副長,1927 年升任上校,並在 1930 年成為驅逐艦分隊指揮官,之後進入戰爭學院進修。

 與此同時,海軍航空兵力的成立與擴張成為全球趨勢,美國海軍原本要求海爾賽以觀察員身分到薩拉托加號航艦見習,吸收相關經驗。但海爾賽堅持必須獲得實際飛行經驗,因此加入在佛羅里達州彭薩科拉海軍航空站開設的 12 週飛行課程,學習飛行,並在 1935 年 5 月 15 日獲得飛行資格,以 52 歲之齡成為海軍史上最高齡紀錄保持者。

 1938 年 1 月,由於當時美國海軍並未設1星准將(現稱少將)的階級,因此當了 11 年上校的海爾賽直升為2星中將,擔任航艦分隊並統領美國海軍在大西洋與太平洋兩岸的所有航空兵力。

 積極求戰精神 獲尼米茲賞識

 1940 年 6 月,海爾賽晉升為3星上將,並奉命指揮駐紮在夏威夷的第 2 航艦支隊,並擔任艦載機戰鬥部隊指揮官。海爾賽是海上空中武力的堅定支持者,對於動用空中部隊的決心毫不猶豫,這也成就他在二戰的表現與聲譽。 

 1941年底,隨著美國與日本的局勢惡化,當時美國海軍太平洋艦隊指揮官金默爾上將以手頭有限的情資備戰,認為包括威克島和中途島等基地,都是日本潛在攻擊目標,因此命今海爾賽指揮旗艦企業號,執行運送飛機至威克島的任務。海爾賽於 1941 年 11 月 28 日離開珍珠港,並在 6 天後達成任務,12 月 7 日珍珠港事變爆發時,他仍在返航途中,因此無法在第一時間參戰。

 當金默爾遭到解職,由尼米茲接任之後,海爾賽積極求戰的進取精神,也很快獲得尼米茲賞識。在尼米茲指揮下,自 1942 年起,海爾賽帶領有限兵力先在 2 月發動馬紹爾─吉伯特群島突襲,隨後在 4 月搭載陸軍航空隊的 B-25 轟炸機,實施著名的「杜立德空襲」行動。這一系列的突擊行動雖對日本未能造成顯著傷害,但卻大幅度提振美國全民和部隊士氣。其中杜立德空襲行動也讓海爾賽名聲大噪。

 記者口誤 「比爾」變「公牛」

 「公牛」海爾賽之名也普遍為眾所知,就其本人回憶所言,本來親朋好友對他的暱稱是「比爾」(Bill),但是在某次與媒體熱絡互動的場合中,有酒醉而口齒不清的記者誤將「比爾」說成「公牛」(Bull),從此他就被賦予「公牛」的綽號。

 然而海爾賽在 1942 年 5 月起,受到痼疾牛皮癬所困,被迫待在夏威夷進行醫療休養,無法出海參與尼米茲決定發動的中途島海戰。他在尼米茲徵詢下,推薦由史普魯恩斯接任,但尼米茲屬意較資深的弗萊契,最後由弗萊契擔任第17 特遣艦隊指揮官並肩負整場戰役的戰術指揮,史普魯恩斯擔任第 16 特遣艦隊的指揮官。在兩人分工合作下,美軍於 6 月 4 日成功伏擊日軍機動部隊,以1艘航艦沉沒為代價,擊沉日軍4艘航艦,扭轉開戰以來的被動,日本海軍則失去戰略主導權。

 1942 年 10 月中旬,重返戰場的海爾賽被尼米茲指派在瓜達康納爾戰役關鍵時刻,接替老友戈姆雷的南太平洋區指揮官職位,並於1個月後升任4星上將繼續領導作戰。此役美軍雖付出大黃蜂號航艦被擊沉和數千名官兵傷亡的代價,但終於在 1943 年 2 月確保瓜達康納爾島的安全,扭轉太平洋戰場局勢,易守為攻。 1943 年期間,海爾賽派兵掃蕩索羅門群島,並占領布干維群島,以及部分俾斯麥群島,完美執行跳島戰術,成功孤立日軍在拉包爾軍事基地的強大兵力。隨著戰事在 1944 年進展至太平洋中部,海爾賽在 5 月轉任新成立的第3艦隊司令。1944 年 9 月至 1945 年 1 月,海爾賽將目標專注於菲律賓至日本沿線,帶領第3艦隊攻占帛琉、雷伊泰島和呂宋島,並空襲越南、中國東南沿海和臺灣等多處的日軍基地。此時期美國海軍的實力處於巔峰,足可在太平洋任何區域獨立遂行作戰任務。因此尼米茲特別規劃建立第3與第5艦隊。第5艦隊由史普魯恩斯指揮,海爾賽指揮第3艦隊。

 雷伊泰灣海戰 險釀大禍

 1944 年 10 月,麥克阿瑟發動雷伊泰灣登陸行動,以實現他在 1942 年承諾重返菲律賓誓言。日軍則決定孤注一擲,企圖擊退盟軍在雷伊泰島的登陸部隊,依其捷1 號作戰方案,小澤治三郎使用缺乏航空兵力的航艦,組成誘敵的第1機動艦隊,栗田健男則率領戰鬥艦為核心組成的第2艦隊,以消滅進入雷伊泰灣的盟軍登陸兵力,另有1支做為游擊支援的第5艦隊。

 10 月 24 日下午,小澤的航空艦隊在雷伊泰島東北遠方海域被美軍發現,海爾賽的「公牛」精神卻徹底發揮在錯誤的時機。他認為小澤艦隊就是日本海軍所有主力,只要消滅後就可高枕無憂攻擊日本本土,因此調集所屬全部兵力駛離雷伊泰灣往北追擊,即使到了10 月 25 日當美軍登陸艦艇和第7艦隊已受到栗田艦隊攻擊而呼救求援時,海爾賽仍置之不顧,傾全力要消滅小澤的艦隊。最後連上司尼米茲都無法忽視而發訊要求回報位置,海爾賽在已擊沉日軍4 艘航艦後才不得已回航,但已延誤保護登陸部隊和增援第7艦隊的時機。幸好在美軍第7艦隊全力奮勇對抗下,謹慎的栗田雖有兵力優勢,卻誤以為遇上美軍主力,又沒收到小澤誘敵成功的訊息,所以在第一輪交戰後,隨即下令撤退,無心戀戰,才讓美軍在雷伊泰灣海戰以勝利收場。對此,海爾賽在雷伊泰灣海戰中的決策和指揮受到極大批判,也被認為是他軍事生涯中的重大過失之一。

 判斷失當 遇颱風遭重大損失

 雷伊泰灣海戰之後,第3艦隊在 12 月中遇上老天爺派遣的強大對手而損失慘重,也就是被命名為「眼鏡蛇」的強烈颱風。當時第3艦隊正在協助菲律賓的戰役,颱風接近時,由於夏威夷海軍氣象中心和艦隊參謀預測的颱風路徑並不一致,為此海爾賽決定在部署海域多停留1天而未遠離避開,而且要求所有艦隻保持編隊航行。結果自 12 月 17 日晚上起,風勢已增強到艦載機無法在航艦降落。到第2天中午,海爾賽才不得已下令各艦打散編隊,採最適當避風航向行駛,之後至下午2時,颱風威力達到最強,結果有 3 艘驅逐艦翻沉,多艘艦艇相撞造成損害,另外損失 146 架艦載機, 802 人失蹤。第3艦隊在颱風過後進行 3 天的搜救行動,於 12 月 22 日航至烏利希環礁實施整修,美國海軍則派員召開軍事調查法庭,庭中雖指出海爾賽需為判斷錯誤,導致艦隊駛入颱風區域而負責,但卻含糊地未建議制裁措施,而支持他的尼米茲則在調查報告中加入「資訊不充分」的敍述以淡化海爾賽的過失。1945 年 6 月,海爾賽又再度指揮艦隊誤入颱風,雖然這次未造成艦船沉沒,但艦船相撞仍造成嚴重損毀,另外還導致 6 人死亡,75 架飛機完全損毀,70 架嚴重損傷。海軍審判法庭建議將海爾賽改派其他職位,但海爾賽仍得到尼米茲支持未被調職,繼續指揮第3艦隊直到二戰結束。

 1945 年 12 月 11 日,在金恩、尼米茲、李海之後,海爾賽晉升成為第4位海軍5星上將,考量到雷伊泰灣海戰和兩次颱風所造成的重大損失,海爾賽的晉升備受爭議。雖然位居海軍5星上將,他並未被指派任何職務,不到2年,他就在 1947 年 3 月退役。1959 年 8 月 20 日,海爾賽與世長辭,享年 76 歲。(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