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用愛守護生命 向護理師致敬

 今日是母親節,母愛慈暉的照耀,是孩子安心成長的泉源,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裡,且讓我們大聲向母親說出自己心中的愛;同時,5月12日也適逢一年一度的「國際護師節」,母親和護理師,也許在角色上扮演有所不同,但在關懷、陪伴與照護面向上,仍有許多相似之處。我們自襁褓及至成長,得之於人者總是太多,所以,應常懷感激敬謹之心,向許許多多協助、照顧我們的人,表達最誠摯的謝意。

 國際護師節的由來,源於佛羅倫絲.南丁格爾女士感人至深的故事。她在1820年5月12日出生於英國上流社會家庭,卻願意一生為護理工作奉獻。克里米亞戰爭(1853-1856)時,她率領38位志願護士,赴野戰醫院照顧因戰爭而傷病的人,因此被喻為「克里米亞的天使」。為了感念她的偉大情操,全世界將這一天定為國際護師節,表彰護理工作的使命與專業。

 護理的意義,指的是用愛守護生命、陪伴人們一生,是無比崇高的志業。一個人從出生到老死,甚至當社會上遭逢重大災害之際,每一階段都有護理人員們堅守崗位,提供傷病患者最好的照護、支持,更陪伴家屬度過每一個人生的難關。因此,在感謝護理人員守護我們,共度生老病死與災難傷病的人生急危之餘,也應體認,護理人員在迎生送死、清理創傷的犧牲奉獻同時,必然也承受許多有形與無形的照顧負荷。

 近年來國內頻傳醫病糾紛,總讓眾多身處第一線的醫護人員感到挫折與無奈。我們應以同理心,設身處地對醫護人員的關懷與照顧,表達謝意;以更多包容的愛來回饋白衣天使,也要不吝向身邊的護理人員說句謝謝您、辛苦您,願意繼續在護理崗位上奉獻心力,讓傷病得到救贖。

 護理師的工作之所以如此偉大,我們可以舉2016年9月30日「敘利亞美國醫學學會」在社群中發布的一則影片為例。當天敘利亞遭到空襲,波及許多無辜百姓,一位男童從爆炸倒塌建築物瓦礫堆中被救出後,不斷嚎啕大哭、死命抓著身旁護理師,此時此刻,所有的戰爭爆炸聲、受傷呻吟,甚至死亡民眾家屬的傷痛與哭泣哀嚎聲音,瞬間轉換成護理工作的背景音。當然,戰爭的危難與傷害,不只存在於敘利亞的時空,也曾在兩世紀以前南丁格爾的心中,留下不可磨滅的替代性傷痕,這些無謂的私利爭奪造成的負面影響,足令那些窮兵黷武、輕啟戰端者卻步。

 對護理師來說,每天的日常,都身處於極度高壓環境中,一切皆需以傷病患者權益為優先,不僅要快速安撫滿臉鮮血、驚恐萬分,甚至熊抱住自己的受傷孩童、民眾,以便快速護理創傷;更要快速穩住個人備受驚嚇的心緒,才能不慌不亂的做出精準判斷及醫療處置。在眾人驚慌失措之際,看似柔弱的南丁格爾,必須冷靜堅毅又溫柔地照護創傷,這背後種種,其實是護理人員被專業角色「剝奪悲傷」宣洩的權利,她們在心理上多因直視慘不忍睹的慘狀,或感人所苦而平行在受苦的辛酸,容易衍生「愛心疲乏症」,甚至造成了「替代性創傷症候群」,鮮少被社會大眾關注。

 因為身歷其境、因為看見病患的痛苦掙扎、因為助人工作的使命與責任感,護理師與傷患者間,無形中會產生情感連結,也易深深同理進入其創傷;而經歷「替代性創傷」,這是身為重大創傷事件第一線救助人員常見的困擾。尤其,一旦身處戰亂或重大天災,護理師面對巨大困頓衝擊的場面,專業訓練雖能讓其快速專注幫助患者,並適切壓抑自身情緒,避免因個人的過度悲傷影響自己及傷患,卻會因而產生「悲傷剝奪」感,因無法訴說或哀悼,益增壓力。

 我們必須了解,當整個社會氛圍始終將護理職業看成一種「願意偉大奉獻的天職」,可能會助長剝奪護理師尋求悲傷宣洩的可能;當一個人無法適當抒發長期以來的心神耗能,為了不讓自我保護機制因此而潰堤,可能轉而讓護理人員自我壓抑,變得冷陌且具隔離感,直到成為不輕易感受情緒的專業角色,才能繼續工作。但護理師未必想成為這樣的自己,社會大眾必須有所體諒。

 綜言之,透過對護理師工作的深入介紹,我們可以體會護理師照護病患的付出與辛勞,我們應以更深刻的同理心,感謝所有護理工作者。在歡慶母親節與護理師節之際,我們真切感受,身為母親與護理師,最大的共通點,就是具備了寬容與無私奉獻的愛,因為有這樣的大愛,社會因而祥和美麗,我們的人生也因而美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