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史回顧

【戎裝名人錄】無役不與的海軍上將弗萊契

◎雲陽

 法蘭克‧傑克‧弗萊契於1885年4月29日出生於愛荷華州馬歇爾鎮。年輕的弗萊契於1902年進入美國海軍官校就讀,1906年2月12日在116名畢業生中,以第26名的優異成績畢業,先在軍艦實習2年後,正式派任少尉軍職。

 一戰至二戰前經歷

 美國於1917年4月加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弗萊契前往奇爾沙治號戰鬥艦任槍砲官。1918年2月到達歐洲後,弗萊契先接任亞倫號驅逐艦指揮權,5月轉調指揮班漢號驅逐艦,期間因在北大西洋護航任務盡責表現,獲海軍十字勳章。一戰進入尾聲時,弗萊契被調回舊金山,負責監督聯合鋼鐵廠為美國海軍建造的克蘭號驅逐艦。不過,他還未來得及接任艦長時,又被改調監督格里德利號驅逐艦的建造,並在該艦1919年3月8日完工交付後接任艦長。然而僅僅1個月後,弗萊契又被調回岸上,在華盛頓擔任海軍航海署徵召部主任,直到1922年。

 1922年9月,弗萊契再度回到海上,被調到美國海軍太平洋分隊,先後擔任惠普爾號驅逐艦、沙加緬度號巡邏砲艦,與彩虹號潛艦母艦等艦艦長,以及位於菲律賓甲米地的潛艦基地指揮官。1925年3月,弗萊契調回美國,服役於華盛頓海軍工廠。1927年調任科羅拉多號戰鬥艦副長,在戰艦上執勤2年後,弗萊契從1929至1931年間,先後在紐波特的海軍戰爭學院和華盛頓的陸軍戰爭學院深造,研習更高深的指參與戰略學識,為日後擔任指揮及將官之路奠定基礎。

 畢業後,他於1931年8月被任命為美國亞洲艦隊總司令的參謀長,以上校任官在海軍上將蒙哥馬利.泰勒麾下服務2年;並藉此機會在日本入侵中國滿洲時,獲得觀察日本海軍早期作戰行動的機會。2年後,當弗萊契回到華盛頓,進入海軍作戰部長辦公室任海軍部長克勞德·斯旺森的助手。

 1936年6月,弗萊契終於成為戰鬥艦艦長,他獲得第3戰鬥艦分隊旗艦新墨西哥號的指揮權,直到1937年12月再回到岸上,成為海軍檢查委員會成員,並在1938年6月出任海軍航海署副署長。1939年9月再調回太平洋艦隊,晉升中將(因當時美國海軍並未設置有海軍少將一職,因此許多將領均跳級由上校直升2星中將)並先後擔任巡洋艦第3戰隊和第6戰隊指揮官,直到二戰爆發。

 第二次世界大戰

 日本突襲珍珠港時,弗萊契為第6巡洋艦戰隊指揮官,搭乘明尼亞波利斯號巡洋艦在歐胡島南方巡弋,不在珍珠港內。

 隨著美國加入二戰後,弗萊契接到命令,率領以薩拉托加號航艦為核心組成的第11特遣隊,與萊辛頓號航艦的第12特遣隊會合,前往威克島阻止日本攻擊。但在抵達的前一天,威克島已被日本占領,於是弗萊契奉命取消任務返航。

 1942年1月,回應日本偷襲,美國決定反擊。尼米茲命令「公牛」海爾賽率領第8特遣隊,協同弗萊契所指揮,以約克鎮號航艦組成的第17特遣隊,在2月向馬紹爾─吉伯特群島發動攻擊。過去一直擔任水面艦隊指揮官的弗萊契,對於航艦的運用並不熟悉,因此透過這次攻擊行動,向海爾賽學習在大洋使用空中武力。美軍這次攻擊包括1個月後由威爾森.布朗上將所領導向沙拉毛亞和新幾內亞萊城發動的攻擊,雖未能對日軍擴張產生遲滯效果,但至少達到提振美國民眾和美軍士氣的效果。

 珊瑚海之戰

 隨著日軍在1942年5月初開始威脅到新幾內亞摩士比港,弗萊契奉太平洋艦隊總司令尼米茲命令,並獲航空專家奧布里.菲奇中將和萊辛頓號航艦的增援,進入珊瑚海準備攔截日軍。在5月4日對圖拉吉的日軍進行空襲後,弗萊契由美軍偵獲的情報得知日軍艦隊即將來襲。

 經過2天空中搜索後,弗萊契在5月7日發現日軍蹤跡,史上首次航艦會戰正式展開。在一整天的戰鬥中,美國萊辛頓號和約克鎮號2艘航艦都被擊中;日軍翔鳳號航艦被擊沉,翔鶴號被3枚炸彈擊中,但仍能航行,瑞鶴號本身無損但艦載機損失嚴重。最後,萊辛頓號於當天下午因艦內數次嚴重爆炸而被迫棄艦,由驅逐艦將之擊沉。

 在珊瑚海之役中,雖然美軍船艦損失較日軍大,但日本聯合艦隊司令部決定中止進占摩士比港,這是從太平洋戰役開始以來,日軍的推進首次被擊退,可視為盟軍一關鍵的戰略勝利。

 中途島之戰

 珊瑚海之戰結束後,弗萊契帶著約克鎮號返回珍珠港進行維修,但是美軍在獲知日軍將發動對中途島的攻擊,日軍的山本五十六企圖傾麾下航艦兵力,一舉擊潰美軍航艦部隊,然而其無線電通訊密碼遭美軍部分破譯。所以尼米茲即據以制訂反埋伏作戰,並指派弗萊契指揮中途島的防禦之戰。於是只能在港口短暫緊急維修整補的約克鎮號與第17特遣隊,與史普魯恩斯率領,擁有企業號和大黃蜂號的第16特遣隊會合後,於6月4日對日本艦隊發動打擊。

 經過激烈戰鬥,美軍擊沉日軍的加賀、蒼龍、赤城和飛龍號等4艘主力航艦,但本身也付出約克頓號沉沒的代價,弗萊契被迫轉移至阿斯托里亞號重巡洋艦上指揮。

 中途島海戰成為盟軍在太平洋戰場的關鍵勝利,美、日海軍航空戰力間的差距大為縮小,日本海軍失去開戰以來的戰略主導權,自此轉為守勢作戰。

 所羅門群島的戰鬥

 弗萊契在1942年7月15日晉升為海軍三星上將,隨後奉尼米茲之命,指揮第61特遣隊,執行進攻土拉吉島與瓜達康納爾島,掩護海軍陸戰隊第1師於8月7日的登陸行動,免於受日本陸基戰鬥機和轟炸機的威脅。但弗萊契擔心燃料和飛機的損失,在陸戰隊登陸後次日的8月8日,將航艦從該地區撤離。這一決策引發爭議,因為其迫使兩棲部隊的運輸艦在卸載大部分補給和砲兵之前撤離。結果當晚負責掩護登陸部隊的盟軍巡洋艦隊遇上日本巡洋艦隊,爆發薩沃島之戰,造成盟軍4艘重巡洋艦被擊沉,1艘重巡洋艦與2艘驅逐艦受重創,幸好攻擊沒有延伸到運輸船與岸上部隊。

 此外,缺乏火砲、彈藥不足,又沒有海軍航空兵力掩護的陸戰隊,頻受日軍從包拉爾基地發動的空襲,以及巡洋艦不時的岸轟干擾。

 之後持續在瓜達康納爾島東南方巡弋的第61特遣隊,遭遇日軍南雲忠一中將指揮,擁有翔鶴號、瑞鶴號及龍驤號3艘航艦的第3艦隊,於8月24至25日爆發東所羅門海戰。此場戰役結果,弗萊契再次擊沉日龍驤號輕型航空母艦,但企業號受到嚴重損傷。這場戰役雖然不算有決定性的結果,不過一般認為迫使日本放棄大規模支援瓜達康納爾島的計畫,轉而用驅逐艦和潛艦小量分批的運補行動,有利於美軍在島上的戰鬥。

 二戰末期至戰後

 東所羅門海戰後,海軍作戰部長金恩上將嚴厲批評弗萊契未在戰鬥結束後積極追擊日軍。8月31日,弗萊契的旗艦薩拉托加號又被日軍潛艦I-26的魚雷擊中受損,弗萊契也受到輕傷,不得不返回珍珠港。11月18日,弗萊契調任總部在西雅圖的第13海軍區和西北海邊境。1943年11月,再調任北太平洋部隊司令,指揮包含陸軍航空隊與海軍部隊對日本千島群島的轟炸與岸轟任務,直到戰爭結束。

 戰後,弗萊契於1946年任將官會議主席,至1947年5月1日退休,並在同日晉升為四星上將。弗萊契於1973年4月25日病逝於比塞大海軍醫院,並安葬於阿靈頓國家公墓。(作者為軍史作家)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