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政府、媒體合作 全面扼止假訊息

 國內近年來假訊息不斷,日本大阪關西機場去年受到颱風影響,導致許多旅客受困。救災過程中因網路「假訊息」瘋傳,導致我國駐大阪辦事處處長不堪壓力輕生,引發國人開始關注假訊息的影響。根據2019年聯合國《新聞處理手冊》,假訊息已升級成有組織、有系統的攻擊,正在建構一種假的「主流民意與社會共識」,傷害國家民主法治甚鉅。

 學者認為,假訊息就是一種揑造、扭曲、纂改或虛構的不實訊息,以新聞、民調、廣告、數據、事件等形式,透過大眾或網路媒體散布,引起社會大眾錯誤認知,進而傷害社會。這樣的行為,除了透過媒體識讀提升民眾的分辨能力;如何進一步立法規範媒體業者,及有組織散布假訊息的個人或團體,已成為未來假訊息治理的重點。

 綜觀各國對假訊息的因應作法,大概有4種形態。包含推動公民識讀教育,提升全民對假訊息辨別能力的「識假」;經由第三方查核機制,發布假訊息報告以正視聽的「破假」;結合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與媒體平台合作,在假訊息產生之初,就阻絕傳播的「抑假」;最後是從假訊息的溯源管理,追究傳播假訊息法律責任的「懲假」。前三者我國與世界各國步調一致,均有專責機構與機制負責。然而在源頭管制部分,如何經由獨立司法審查,以避免扼傷民主國家言論自由價值的假訊息責任追究罰則,是我國能否組織完整資安社會防護網的關鍵。

 在立法上,結構性的規範相當重要。原因是一旦假訊息在網路散布,由事實查核中心所發布的報告,效果通常不佳。點閱率、分享率可能僅為假訊息的零頭;包含馬來西亞與愛爾蘭在內的國家,則是與臉書、推特等平台合作,希望在國內重大選舉時,暫停境外勢力透過網路散布仇恨性言論,但依靠業者自律的效果依舊不彰。政府對個案涉入層級一旦提升,隨之而來的就是傷害言論自由的質疑。在真新聞無人聞問,媒體平台合作又效能不佳的情況下,在結構方面通盤檢討立法規範,而不淪於單一個案的罰則,是各國努力的目標。

 以最早開始立法防範假訊息影響社會穩定的德國為例,政府認為包含俄羅斯在內的國家,將假訊息以資訊戰、複合式戰爭的形態,影響國內重要公共政策。德國議會在2017年通過《網路執法草案》,認定網路散布的假訊息,是影響德國社會間彼此仇視的重要因素。這種仇恨影響重大,無法單由業者自律,因此規定社群媒體平台在收到假訊息通報後,必須於24小時內刪除仇恨言論。未能執行者最高罰金5000萬歐元。

 政府管制假訊息賦權最強勢的當屬法國,其「最高視聽委員會」有權認定廣電媒體直接或間接受外國所操縱時,直接處以停播處分。這個在民主國家眼中看似激進的作法,主因是法國政府已掌握俄羅斯網軍企圖影響總統選舉、社會運動在內的重大社會事件;在亞洲,則以新加坡《防治網路不實和操縱內容罪》最具代表性,主要目的是防範特定國家會組織資訊操縱假訊息,包括影響國安、公共安全、公共衛生、金融秩序等。

 以我國現況言,假訊息的政府管制修法,並無法靠單一法律管制到位。目前政府的修法計畫包含《災害防救法》等7項修法草案,以及《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等修法,目的是針對散布災害防救與重大選舉議題的境外勢力,進行結構性的防堵。然而這樣的修法,目的只在政府機構本身,並沒有落實於假訊息監管機制中。吾人因此期待,未來能將政府與媒體機構(如臉書等公司)的責任串聯起來。

 未來修法監管方向,可朝《數位通訊傳播法》方向修正,督促媒體平台建立不實內容回覆機制;在重大公共政策討論執行期間,如果遇到有人檢舉,媒體24小時內要回覆給使用者,並在平台上加註警語;如果沒有如期執行,需要將審查機制移交給法院。如德國、法國,法院需在24小時內進行裁罰認定,罰則也必須加重,直到足以對媒體平台產生積極影響,據以配合處理假訊息的標註及下架。

 綜言之,我國面對假訊息的影響與攻擊情勢嚴峻,主要原因是中共正以認知作戰的方式,積極透過假訊息散布,影響我國社會穩定與國家安全,對維持不易的民主體制而言,破壞力極強。在假訊息的立法規範,需要有跨部會、統一事權的監管視野,以立法手段從源頭管制,並結合媒體業者、政府、公正審理機關之力,徹底阻絕境外網軍的假訊息攻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