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提升陸戰隊戰力 肆應未來任務(中)

◎蔡馥宇(譯)

(接上文)

 美國陸戰隊的困境:編制與部署

 當前的美國陸戰隊現役員額為18.5萬名陸戰隊員,其共有3個師編制,下轄總共24個營(含各種兵科),另有同時包含固定翼、旋翼與傾斜旋翼機的3個航空聯隊,以及龐大的作戰後勤單位,基礎設計建設與運作單位,除此之外,陸戰隊還建立一支特戰部隊與一個網路指揮部。

 陸戰隊的基本架構與陸軍、空軍大致相同,地面作戰單位以師、團、營、連編制,航空作戰單位則以聯隊、大隊、中隊為編制,但美國陸戰隊實際作戰時,往往以其獨特的「陸戰隊空地特遣隊」(MAGTF)為編組執行行動,在此編組下,所有作戰單位都具備地面作戰、空中作戰與支援,以及與之相關的後勤能力。

 MAGTF的關鍵是,其成員都屬同一軍種,擁有共同文化、歷史與教範,因此其能在提供全方位的能力的同時,將內部磨擦減至最低,其亦反映陸戰隊的文化與作戰經歷─常在最偏遠、最嚴峻的作戰環境下獨立作戰,獲得外部支援亦少之又少。

 MAGTF架構已在無數例子中被證明是有效、具凝聚力且可靠的單位,其亦有少數缺點,最具體的就是對其他軍種的排他性(無論是組織、架構與思維皆然)。但最重要的是,美國陸戰隊在面對未來戰場時,可能需要進一步擴大對組織設計的思考,甚至必須以「開放的心態」探索、發展與實驗「在不適合MAGTF的戰場時需要的編制」。

 除了組織問題之外,自911事件後,美軍被迫在欠缺足夠預算資金與人力下,持續執行長時間海外輪調部署,以執行包括反恐、綏靖等「非本業」任務超過15年之久。

 這樣的情況,不只有美國陸戰隊出現,其他軍種也面臨同樣的情況。各單位必須持續在「參與海外部署」、「部署結束後的休整」與「準備下次部署」間輪換,這代表各單位只能在有限的時間內,持續進行部署所需的專業技能訓練,幾乎無法進行其他技能培訓,無論其為溫習兩棲作戰技能,還是更大規模的作戰實驗或驗證。

 這種持續不斷的部署作戰方式,會對人員和裝備造成損害,從而產生壓力,導致熟練陸戰隊員留營率降低,這也會進一步加速導致裝備的老化與損壞,無論是飛機和車輛等主要載台,還是步兵手中的步槍。無論是人員的損害還是裝備的損害,都會產生巨大的成本,包括人員招聘、培訓與提高留營誘因的獎金,還是物資裝備的維護、修理與壽期縮短,導致提早汰換的成本增加。

 除此之外,兩棲艦艇的不足,也進一步打擊了陸戰隊訓練的效率,1990年時,美國海軍擁有59艘兩棲艦艇,這代表幾乎所有的陸戰隊員都能執行作戰部署、單位訓練與演訓,現在美國海軍只有32艘兩棲艦艇,但只有一半處於備便出動,執行海外巡弋與部署狀態,美國國會稽核處(GAO)稱此情況是「阻礙陸戰隊訓練的最普遍因素」,這也導致陸戰隊近年來在執行相關投射,或快速反應行動時,愈來愈少與兩棲艦艇搭配行動的關鍵原因。

 回歸大國競爭的挑戰

 2018年1月,時任國防部長馬提斯發布了2018年國防戰略(NDS),其將在未來數年內成為五角大廈與美軍戰略規模與建軍的基礎與重點。當然,完整的NDS目前仍是機密文件,但五角大廈公開NDS的摘要。

 該文件最重要的一句話是:「長期戰略競爭的復興、技術的快速擴散,以及超越傳統衝突場域的戰爭和競爭等新概念下,美國需要一支能夠與現實相匹配的聯戰部隊。」

 換言之,俄「中」與美國的長期戰略競爭,已對美國的安全和繁榮構成巨大威脅,因此,軍方必須持續變化,並投入相應的資源,已透過各種測試驗證,找到「真實而非想像的問題解決方案」。

 此思維反映至陸戰隊上,就會讓人驚訝地發現,其上一次大規模兩棲作戰的計畫,已是將近30年前,即1991年,第一次伊拉克戰爭的事情,其動員1.8萬名陸戰隊員與36艘兩棲作戰艦艇,而對於為遂行如此龐大作戰行動,所需進行涉及跨軍種與各種高司單位的大規模協調規劃工作,對現在的陸戰隊官兵而言已經「非常陌生」。

 在這將近30年的歲月裡,美軍的規模與其存在都大幅縮減,駐歐美軍兵力從將近20萬人,變成現在的2萬6500人,美軍現役兵力人數,也從1988年的77.6萬人縮減為2017年的47.5萬人。

 當然在此之間,蘇聯已經解體,華沙公約組織也隨之崩潰,但北約軍隊的規模和質量也隨之下降,因為,成員國將其主要力量,已轉移至投資與維持國內社會經濟發展。

 不幸的是,自2014年併吞克里米亞半島以來,俄羅斯已重新在歐洲事務扮演「嚴重軍事威脅」的角色,可是北約同盟的軍力和戰力卻未獲得相應增加,甚至因為美軍的裁軍更形惡化。至於陸戰隊則與其他軍種「一起被裁」,還因為「其他任務」而備多力分。

 當然這不只是美國陸戰隊面臨此困境,幾乎整個美國陸軍,包括國民兵與後備部隊都在進行輪調部署,其目標不只是針對伊拉克與阿富汗境內的叛軍與恐怖分子,還包括赴歐陸嚇阻俄國西進,以及赴南韓嚇阻北韓南侵。

 在此情況下,歐陸因其地形關係勢將由美國陸軍主導,同時也是陸軍集中進行戰爭準備的地方;在同樣的概念下,與共軍的可能衝突勢將涉及印度洋與太平洋廣闊的水域與群島之間,這樣的作戰場域應該最為適合海軍與陸戰隊的全面關注。

 當然美國陸軍已經持續推動「多領域作戰」,利用戰區彈道飛彈防禦能力、短程彈道飛彈與砲兵火箭等能力的貢獻,尋求在印太地區增加作戰影響力,但其勢必會減損在歐洲對抗俄國的戰力規劃與能力建構。

 至於陸戰隊所需的,應是投入時間、精力與資源,確定未來在印太區域發動,或協助海上戰役,並且確定在2020與2030年代執行兩棲登陸作戰所需的規模、兵力與方式,進而讓陸戰隊依其應有的任務,來引領美軍走上勝利之路。(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