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提升陸戰隊戰力 肆應未來任務(下)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蔡馥宇(譯)

(接上文)

 在印太新環境作戰

 與冷戰甫結束的1992年相比,現在印太地區許多爭議性的近岸,或濱海地區大致相同,但科技進步已讓許多武器具備更遠的射程與更優異的精確度,讓這些近岸與群島水域「更加致命」。

 對中共與俄國而言,其軍事力量雖無法在公海上爭奪制海權,但他們亦無需爭奪,相反地,俄「中」只需尋求控制對其國家安全利益具有直接重要性的海洋區域,這些區域幾乎都在近岸地區,且擁有原材料、成品和能源(石油產品和液化天然氣)移動的航道,也讓爭奪這些區域的制海權時,情況將更加複雜。

 為了在已知環境下面對新局勢與新科技的挑戰,美國陸戰隊在相當短的時間內創新與思考出相當多的概念,如1996年兩棲部隊開始利用擴大「艦岸運動」,讓海洋成為廣大的機動場域,讓其超越敵人所在的位子優勢。與此概念相關的建軍項目,包括已經取消的「遠征戰鬥載具」(EFV)、MV-22魚鷹式傾斜旋翼機與F-35B匿蹤戰機。

 911事件,一度打斷陸戰隊發展近岸作戰概念與能力的努力,直到2005年,才出現一篇以「分散式作戰概念」尋求在高強度作戰中,對抗實力相當對手的論述,但該篇論述最重要的關鍵,並非其提出的解決方案,而是其提出的問題,當敵軍具備岸基海洋控制能力,包括長程反艦巡弋飛彈、攜帶魚雷與飛彈的岸基巡邏機,以及能夠掛載其他各類彈藥的戰機時,這也代表兩棲部隊具備在濱海地面作戰中,協助海軍奪取制海權的可能性。無論其是利用地面作戰打擊敵方海洋控制能力,或是陸戰隊建立類似的控制能力皆然。

 美國陸戰隊在2016年出版了最新版的作戰概念文件,並針對未來作戰環境性質與美國陸戰隊能力相對衝擊等部分建立概念框架,並且進一步評估當前美國陸戰隊的現況與建軍情形,其結論如下:

 美國陸戰隊欠缺組織,訓練和裝備,以應對未來以複雜地形為主的作戰環境需求,或是在技術擴散、資訊戰之作戰場域,乃至於與戰力愈來愈接近的海事作戰領域皆然。

 後續美軍提出的兩個作戰概念,「爭議性的近岸與濱海環境下的作戰行動」(LOCE)與「遠征高級基地作戰行動」(EABO),則進一步驗證陸戰隊在海上戰役中的作用。

 LOCE假設未來的敵人能夠控制海洋關鍵通道與地形,或是在持續擴大的範圍內,對己方兵力施加「無法接受的風險」,從而達成對己方在近岸或濱海地區行動自由的「拒止」。在此情況下,美國陸戰隊需要執行以下任務:

 ●攻占與保衛前進海事要地,以確保後續聯戰行動的進行。

 ●在近岸城市地區展開複雜的遠征作戰。

 ●執行兩棲作戰任務,以確保海軍與後續兵力的行動自由。

 至於EABO概念,則是透過陸戰隊設立陸上基地,由於地面基地可安裝的感測器與火力的數量,勢必遠超過海上載台所能安裝的上限,其既能成為前進情監偵中心,亦能進一步分散殺傷能力,而且在陸戰隊的機動能力下,勢必能在「爭議性的濱海環境」,以低成本建立一機動遠征偵察與打擊基地。

 總而言之,美國陸戰隊的關鍵概念與角色,是透過阻止敵方使用濱海地區的能力,同時確保美國海軍這麼做的自由,從而對海上戰役的發起與執行作出貢獻。

 改變美國陸戰隊

 依目前美國陸戰隊的編制結構,其在以下領域面臨嚴重缺陷,美國陸戰隊應盡速調整其兵力架構以解決以下問題:

 ●美軍當前兩棲作戰艦隊主要是「少數、大型艦艇」,而且其相對分散於世界各地。

 ●陸戰隊欠缺足夠的武器或情監偵系統,以協助海軍在濱海,或群島水域爭取,或奪得制海權。

 ●陸戰隊只有短程野戰防空能力,沒有中程防空系統。

 ●陸戰隊只有一支小艇連(隸屬於駐日陸戰隊第31遠征支隊),且欠缺實戰經驗。

 ●當前陸戰隊移動作戰車輛與火砲的能力,受到運輸載具(包括直升機與登陸艇)的限制。

 ●當前針對新作戰概念的戰術、準則、兵力架構重塑及訓練計畫,皆付之闕如。

 此報告認為,解決美國陸戰隊的前述困境,能夠透過多種形式,包括組織調整、裝備採購與準則修訂等方式修補,以下則是一系列建議,讓美國陸戰隊能夠以中共為假想敵,更加有效準備爭議性近岸或濱海地區海上戰役:

 ●積極投入密集與持續的驗證:雖然自1990年以來,美國陸戰隊已進行多次新概念驗證,但其規模、範圍與持續時間都相對受限,陸戰隊需要進一步認清其最重要角色與核心任務—兩棲登陸,並分配足夠資源發展相關能力。

 ●開發新測試與訓練靶場:陸戰隊應在印太地區美國領土建立新訓練場,因其最能反映陸戰隊未來遭遇作戰環境。

 ●調整採購順序:陸戰隊當前最優先需求應為反艦與防空系統,以及登陸艇、小型船艦與戰鬥車輛,這些裝備是兩棲作戰上岸與站穩腳跟的關鍵,此外,後勤系統也需更加靈活,減少成本與補給週期。

 ●重新定義兩棲運輸與支援能力需求:陸戰隊與海軍應研發更小、更低成本的艦艇,以更加符合LOCE所需的分散式作戰概念,陸戰隊還需重新取得小艇操作能力。

 ●避免研發其他非本務之作戰種類與範圍,進而避免陸戰隊得執行更多「其他任務」。

 ●收回現有承擔的「多餘任務」:包括現有的特戰指揮部、網路指揮部之規模,以及針對特定氣候作戰(如高寒地作戰)的投資評估,以確定是否符合作戰效益。

 ●擴大與海軍的整合:未來數十年內,兩軍種勢必得共同發起任何海上戰役,因此,研發相關裝備、載台、戰術與準則,應由兩軍種有意識地共同投入與合作。

 結語

 一如二次大戰,兩棲作戰能力對戰爭勝利至關重要,但相關資源極其有限,此報告呼籲陸戰隊在每次決定投注資源時,必須回到本務目標,自問「此舉是否有利於陸戰隊發起海上戰役」與「此舉是否有助於在印太地區贏得未來戰爭勝利」?如果答案是「否」或處於模糊的「可能」,那麼陸戰隊應果斷放棄,並將這些資源重新投注至最重要之處。(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