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花落梅成時

◎蔡富澧

 許多年來,總認為李白〈長干行〉中的名句「郎騎竹馬來,繞床弄青梅」,說的是兩個年幼的伴侶,小男生騎著長竹竿的木馬,繞著女生睡懶覺的小床逗她玩兒,想不透的是,小床旁邊哪來的青梅好弄?莫非折了帶青梅的嫩枝?後來搞清楚了,原來長干是建康(南京)南方五里處商人聚集的村鎮,而弄的那「床」,是井上的石欄,兩個小孩子繞著水井,騎著竹馬邊跑邊玩,確實兩小無猜。由於〈長干行〉詩句流傳,這些年來對於青梅總抱持好奇和期盼。

 社區有個中央公園,前年才發現草地上種了好多棵梅樹,每年到了一月份,光禿禿的枝椏上先開滿了雪白和粉紅的梅花,那是料峭春寒的時節,梅花枝頭綻放,象徵美好的一年又要展開了。這幾年,我總會選在梅花盛開的時候去拍照,留存人間美好的光景。也許一陣大雨過後,也許幾天強風來襲,梅花就開始墜落,枝頭的花影少了,枯枝疏落,撐月清涼,屬於梅花的季節總是在不知不覺間結束。

 萬木競秀,一草知春。梅花往往在我們不知不覺間飄落,沒幾天,只見禿了的枝頭長出新葉,青嫩嬌柔一片,引人流連。再過一陣子,就見枝葉扶疏間長出了一顆顆青綠的梅子,長長的梗連著細瘦的枝,彷彿寫意的水墨一夜之間換成了色澤飽滿的攝影。我們還是照常在夜晚或清晨前去周邊步道健走運動,也看看那兩隻長年盤據那塊地盤的黑冠麻鷺,聽聽隔著遠距離發出的鳴叫聲。

 後來想到,兩個從小在都市出生的孩子長這麼大了,也許還沒看過真正長在樹上的梅子吧?應該問問他們,也該帶他們來看看。老大每天一早出門,總是在錄音間待到好晚才回家,問了他,「我沒看過!」這不能怪他,我是在大學時期應同學邀約至嘉義梅山,幸運地見到梅子長在樹上,而且第一次就看到滿山滿谷梅樹結果的景象。

 孩子沒機會到梅山,就看看公園裡的梅樹吧!

 趁著老大休假,中午帶他去公園,那天下著小雨,看到滿樹青梅一顆顆彷彿帶淚,映著鮮綠透明的嫩葉,煞是好看,這是我的感受。看了一會兒,他就說要去附近逛逛。

 隔一星期,老二學校放春假回家,他說:「只有在電視上看過,真的梅子沒見過!」當天下午,父子倆就騎著機車到公園,向晚的陽光射穿葉隙,照在一顆顆飽滿的青梅上,孩子順著我指的方向,第一次親眼看到樹上的青梅,還伸出手指輕觸一下青梅表皮滲出凝結的透明汁液,表面雖然看不出驚奇的眼神,心裡卻想必有著不同的體驗。

 「牆角數枝梅,凌寒獨自開。遙知不是雪,為有暗香來。」王安石的詠梅詩〈梅花〉,與此時此地的青梅沒有一句相合,卻讓我暗中吟誦了起來,一遍又一遍。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