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初夏紅葉鋪滿階

◎熊仙如

 看見大自然的美,其實不需要在意什麼季節、什麼角度。

 馬致遠說:「愛秋來時哪些:和露摘黃花,帶霜烹紫蟹,煮酒燒紅葉。」張可久說:「雁啼紅葉天,人醉黃花地。」李煜說:「冉冉秋光留不住,滿階紅葉暮。」是啊!秋天的紅葉,不管入眼、入畫、入詩,都不只是一個「美」字了得!但如果場景換成夏日已然降臨的山中小徑呢?會有什麼美景可言?

 想像中是一片欣欣向榮的繁茂綠意?腳落塵起的風沙飛揚?還是林間無風悶熱的橫斜光影?都不是!如果你將自己放進一片桃花心木林裡,那麼眼前所見的景色將會讓你產生短暫的時空錯置感──怎麼,現在是秋天嗎?這滿地紅葉加上光禿禿的樹榦讓陽光傾洩而下是怎麼回事?而這稍縱即逝的奇妙景致最多也只維持在四月初的兩週間。

 腳下踩的不是因缺雨而乾到發白的泥土路,而是由一地紅、黃、綠葉和蜷曲的落瓣交織鋪成的落葉小徑。聽著身後窸窸窣窣的腳步聲,因為可以享受雙腳踩下時不會直接接觸乾硬地面的輕柔滑順感,讓人不禁腳步也輕快起來。不過卻也得小心提防下坡時因為紅葉地毯太厚太乾而不小心滑跤的危險。

 我特別喜歡一路上刻意去尋找並踩碎桃花心木的果實落瓣,就像小時候走路無聊時超喜歡找顆石子一路踢著前進一般,有一種莫名的開心與快樂。被曬到酥硬的落瓣總是乾枯爽脆地發出「喀茲」一聲便碎裂了,無緣再蜷曲成地上的雲朵。終究是要化為泥土再護樹的,這一地的落葉啊!正在漸漸碎裂的過程中,我告訴自己這也幫了它們一點小忙吧!

 泰半時候林子裡是無風的,但偶有清風拂來時,便可看見前方到處都是「無邊落葉蕭蕭下」的美景,這與我第一次看見四、五月間油桐花在我眼前隨風旋轉著落下時是一樣的感動!我常常抬頭望見時便自然停下了腳步,直到風定葉停。偶爾會有一整顆落果像石頭般「叩」一聲摔落地面,感覺如果有人經過被砸到一定會很痛吧?可是年年來來往往,這意外卻從未發生過!總是那麼剛好、算準了似地在人們已然走過或尚未到達時墜落到地面,硬殼飛散四處,沒傷到任何山客,只有因驚嚇落荒而逃的石龍子。

 還不算太熱的初夏時節,隱隱透著缺水的不安氣息。我每每納悶好奇:山中落葉無人掃,為何卻不知不覺地消失在山徑上?後來想想,也許是風吧?因為無雨,所以風掃落葉變得特別容易。但還是來一陣大雨吧!才能化腐朽為神奇地讓落葉成灰成泥,滋養馬上就綠葉成蔭的母樹啊!內心總是這樣祝禱著。

 因為心靈嚮往,不管清明時節是否細雨紛紛,我依然會年年走上這條種滿桃花心木的小徑,奔赴這場與初夏紅葉的美妙約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