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共諜罪形同外患罪 嚴懲護國安

 為避免共諜罪輕判事件重演,立法院日前三讀通過《刑法》部分條文修正案,將「中」、港、澳及境外敵對勢力或其派遣之人等,納入外患罪規範;亦明訂未獲政府授權與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他國約定者,一旦危害國家安全,可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徒刑。以往《憲法》及《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將中共統治領域界定為「大陸地區」而非「外國」或「敵國」,導致共諜案無法以外患罪處理,刑法保護國家法益的目的幾被架空,易讓國安產生漏洞。

 現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針對未經政府授權與中國大陸簽訂協議者,僅處新臺幣20萬元以上、200萬元以下罰鍰;情節嚴重者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50萬元以下罰金。與刑法第113條私與外國訂約罪,可處無期徒刑或7年以上有期徒刑相較,實在過輕。

 鑑於目前我國對間諜行為之處罰,《刑法》、《陸海空軍刑法》、《國家安全法》、《國家機密保護法》及《國家情報工作法》均有規定,惟規範主體有別、保護對象各異、刑度輕重有別。情工法規定之從事「間諜行為」;軍刑法規定「為敵人從事間諜活動」或「幫助敵人間諜從事活動」;刑法規定「為敵國之間諜」或「幫助敵國之間諜」;以及國安法規定「為大陸蒐情或發展組織」,不一而足。而「間諜活動」定義,又遠較「間諜行為」(如為敵人蒐情)廣泛。以為敵人發展組織(尚未蒐情之前置行為)為例,軍人依軍刑法第17條可處死刑、無期徒刑;非軍人依國安法第2條之1及第5條之1,僅處5年下有期徒刑,更因「發展組織」定義欠明,很難據以定罪。

 反觀中共2014年制定《反間諜法》專法,明定4款間諜行為與1款概括規定,看似限縮、實則擴大間諜定義,除追訴一切從事間諜行為者,對曾具我國情報人員身分者亦可追訴,且追訴期為終身;其現職情報人員刑度可達無期徒刑或死刑,一般情報協助人員,亦可達10年以上。兩相對照,誠可謂輕重懸殊,也確實對反制間諜工作不利。此次我國的修法,主要在解決現行共諜案之司法實務,未來共諜案件若據以處斷,將可產生嚇阻作用。

 針對軍民刑度落差過大,《國家情報工作法》民國104年6月間修正加重非軍人之刑度,已稍解刑度落差現象。本次修法,非特就《刑法》進行處理,亦就《國家機密保護法》部分條文修正,其中第26條針對離、退職人員之出境管制期間維持為3年,但只能延長不得縮短,最長不超過6年;而國安法存在的刑度落差,係因現行條文將刺探或蒐集、交付或傳遞,或發展組織的法定刑,均定為5年以下有期徒刑,惟此三種情狀,惡性並不相同,法律評價亦應有別,始符罪刑相應原則。

 吾人認為,欲解決共諜案屢屢「輕判」問題,程序配套亦應考慮偵辦共諜案能否進行監聽;若修法後發展組織罪最輕本刑仍少於3年,則可考慮於《通訊保障及監察法》第 5 條第1項,增列違犯國安法發展組織條文,作為得實施犯罪通訊監察的列舉罪名,以發揮護衛國家安全的實質效果。

 我們必須了解,外患罪為侵害國家外部存立條件的犯罪類型,對國家的獨立自主權傷害極大。國民對國家本有忠誠義務,一旦違反即涉及背叛國家;外患罪不僅為不忠罪,亦為亡國罪,不論本國人、外國人或無國籍人,亦不問其犯罪地在國內或國外,均應一律適用!

 近年來中共不但制定《反分裂國家法》,並用數千枚飛彈對準臺灣。面對其政軍壓力及共諜無所不在的滲透、攻堅與破壞,為強化國安防線,政府及國人應建立敵我意識防線,才能維護國家安全於不墜。誠如鎮小江案法官判示:「鎮員聽命中共指示,吸收、引介國軍軍官予大陸軍職官員認識,期間甚長,次數亦繁,引介人數非少,此不但動搖、瓦解國軍士氣,一旦該等危害國家安全之組織繼續發展,將逐步瓦解國軍向心力及對敵對政權之作戰決心,足使國家安全逐瀕瓦碎、陷於危殆之境,自不得輕縱。」臺灣是成熟的法治社會,有完備的司法制度,相信經本次修法後,爾後類案法院當會做出合理判決。

 綜言之,修法強化國家安全及機密保護,藉提高刑度擴大適用範圍並延長管制期限,都有其必要性,旨在維護國家安全和民主自由,亦可對極少數忠誠意識和保防觀念淡薄者先期制約,讓渠等引以為戒。然規範再嚴,若不違規,刑必不上守法者;即使無律法約束,對國家永矢忠誠又何須爭辯?要禁絕共諜案件,國人應時刻以「保密防諜,人人有責」自我警惕,切勿掉以輕心,才能真正確保國家安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