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孤挺花開思親

◎莊雲惠

 母親節剛過,但自從家母辭世後,我已不過這個節日了!只是陽台那盆母親生前親植、後來囑我帶回照料的孤挺花,就在此時如火如荼綻放,睹物思人,不禁喚起我深深的懷念!

 前年花開時,母親因病住院接受治療,我用手機拍下照片,她看了輕輕地說著:「開花啦!」微漪般的淡笑霎時波動,很快又歸於平靜;儘管我心底湧起無數個期望,盼她能安然出院,但願望終究落空。去年花開時,再也不能與母親分享,反而怨怪孤挺花絲毫不理會人間悲苦離滅,兀自綻放,讓我無端充塞一股喚不回、得不到及不復擁有母愛的失落感!

 但我對這盆孤挺花藏有特殊情懷,因為它是母親灌注心血結晶栽植過,有她含情凝視的身影,交付時叮嚀的餘音,還有對老人家無法言說的眷戀……孤挺花,我的母親花,它是一種象徵,有滿懷寄情,還有默默傳遞綿綿親情的深遠意義!

 今年,火紅的孤挺花如赴約似地準時盛開,而且以更熱烈又浩大的聲勢,伸長一枝枝莖幹,像火般同時綻放十餘朵,彷彿要把蘊蓄多時的激情一次燃燒!可是它開得愈壯盛,我愈在紅艷艷的光彩中陷入深沉思念,昔日與母親共處的片段一點一滴敲打著記憶之門,在夜闌人靜獨處時刻流竄心頭……

 於是,我藉著手機拍下花開景致,想要留住唯一的華美。拍著、拍著,淚水竟如潰堤潮水洶湧而來,濕了眼眶,也淹沒了內心深處以為封存得穩妥的濃烈思情!

 有時,我覺得思念是無聲的折磨、無形的傷痛,所以我不敢、也不能任由自己落入思念沼澤,難以脫身,我知道必須走向陽光燦爛處。畢竟,生活中,我有身為人母的重負;工作上,還有身為人師的責任,必須兼顧學生的學習和情緒,因此得保持冷靜,面對現實的每一天。平時,也許忙碌使我顯得活力充沛;或許,歷練教人趨向平靜;但此刻,揭開層層武裝後,我終於看見自己最柔弱的真實情感,那是隨脈搏跳動、血液流淌,隨母親飛升的人子情懷……

 望著開得艷紅的孤挺花,彷彿看見母親的笑靨與她捎來的祝福!我心裡這樣想著。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