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假科技管理之名 行監控全民之實

 美國新創科技產業重鎮舊金山,日前立法通過,禁止政府機構使用「臉部辨識技術」,這項美國地方首例決議的意義,並非意在反對先進技術,而是要避免相關辨識科技遭到濫用,讓市民有免於受到政府監控的權益與生存自由,也能防範各類種族歧視的發生。

 與此同時,大陸廣西省某高中校方,竟向學生家長推廣一款可依需求設定不同操作需求,具備執行網路資訊過濾、記錄通話與信息傳遞、追蹤行蹤等「監控」功能的「華為」手機。在中共「全面貫徹黨的教育方針」、「堅持教育為共黨治國理政服務」的政策原則下,明顯企圖透過校園生活管理,將社會監控的黑手伸向學子,果然一如中共所說,「教育」要「從學校抓起、從娃娃抓起」。

 案例兩相比照,反映的正是民主國家公民社會的法治追求與依循,及對自由、人權的尊重,與專制政權只想利用科技之便,恣意監視人民的天差地別。固然美國政府曾有針對查緝恐怖主義活動的「稜鏡計畫」,用以鎖定追查特定人士通訊,但事實上,這是在嚴格限制條件下進行的司法工作,不僅要先經過民選國會立法同意,具體個案也必須經由法庭嚴正審定,才能交由國家安全機關慎重執行,舉世民主法治國家皆然。先進科技於此,是偵辦犯罪、維護公眾利益的防線;對中共的極權統治來說,卻淪為限制言論、整肅異己、迫害少數民族,以維持政治私利的工具。

 中共對科技與社會監控的認識及結合,可謂源於恐懼、成於經濟發展機運。1999年發生的「425上訪事件」可謂開端。當時有上萬名法輪功成員,某日清晨忽然聚集在北京中南海特區的「國家信訪局」周邊,抗議中共鎮壓法輪功、侵犯公民合法權益,儘管當時還沒有智慧型手機與即時通訊群組,但憑藉手機簡訊,法輪功成員成功組織規模龐大的無預警「上訪」行動,震驚中共當局,也使其意識到,必須採取相應手段,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否則勢將直接危害政權,而憑藉高度經濟成長,中共在成為「暴發戶」後,更有充足資源可挹注相關技術開發。

 中共「公安部」早在2004年就啟動「科技強警示範城市建設」,以所謂「平安城市」計畫,帶動影像監控系統產業的發展;直到現在,虛擬世界有「金盾工程」,現實生活有「天網工程」,還有「信用積分」數據分析、生物辨識系統等資料庫輔助,已構成包覆大陸社會的天羅地網。我們雖然知道中共遲早會將社會監控措施滲透到大陸每個角落,但我們很難想像,中共竟然還有專門針對廣大農村,名之為「雪亮工程」的監視系統,表面是要求民眾連結家中電視與手機,協助監看偏遠地區,以達「全民監控」目的,然官員其實也能藉此查看民眾在家的一舉一動,這就是中共所希望達到的「無死角、全覆蓋」監管模式。由此我們不禁想問,如果在中共統治下,連最基本的個人隱私權都能消滅,那麼大陸民眾還能奢望擁有什麼權利?

 因此,問題的本質從來都不是科技本身。科技進步本應帶動人民生活的福祉,這同時也是科技進步的真正動能,而不是為了保衛專制政權,所以,在同樣擁有人臉辨識技術的民主國家,絕不會將這種能力用來追蹤定位每一個公民。因為,只要存在可能傷害人權、民權的疑慮,政府就不能恣意妄為;問題的關鍵,在於政權的性質,像中共這樣的極、專政體,雖然經常刻意形塑運用人臉辨識、生物特徵比對等科技,有助大幅提升維護社會治安效率的表面印象,但其實監控愈嚴、手段愈多,更證明這一切的發明創造,都只是要將民眾綁縛在極權壓迫的牢籠罷了。

 1960年代,浙江省諸暨縣楓橋區,曾因採取「發動基層群眾相互嚴密監視及舉報」作法,獲得「社會秩序良好」成果,而被中共標榜為所謂的「楓橋經驗」;不過從近期中共再度要求加強社會「維穩」力度,強化「積極預防、妥善化解」各類社會矛盾,卻以這樣的經驗作為範例來看,我們一方面立即了解,中共利用科技監控民眾的思維邏輯,源於其統治本質,另一方面卻又不解,中共究竟是沒有進步,還是持續退步?

 中共一貫無視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無需爭辯的普世價值,在「高層領導之意即為黨意,黨意又凌駕民意」的結構下,總是認為只要民眾有飯吃就好,其他一切都不重要;也自然將民眾看作奴役對象,變本加厲遂行科技監控,理所當然亦無懸念。只是我們必須提醒中共,物極必反,更何況,違背世界文明價值潮流的結果,往往會自墜於萬惡深淵。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