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五四運動百年省思

◎王漢國

 爆發於民國八年五月四日的一場跨世代運動,迄今適逢百年。正如孫伏園所說的:「五四運動的歷史意義,一年比一年更趨明顯;它的具體印象,卻一年比一年更趨淡忘了。」

 回顧跨越整個二十世紀的「五四」運動,在這段漫長而悠邈的歲月裡,無疑地,它對整個中國方方面面的影響是極為深遠的。或許國人多只記得「德先生」、「賽先生」,在此中吹起了嘹亮的號角,其實,我們遺忘的可能更多。因此,筆者嘗試為它所造成的影響,說幾句公道話。

 首先,在文化思潮上,自「五四」運動以來,其所強調的「新舊文化觀」,採取的是一刀切式的文化態度和手法。譬如,為提倡新文化或新文學之故,乃極力排斥舊文化,視文言文、傳統詩詞、復古尊孔言論,乃至文言小說等鴛鴦蝴蝶派的作品,均為落伍和腐朽的象徵,棄之唯恐不及。

 然而,在所謂「非新即舊」的二元背反思維下,一味打破傳統或否定傳統所付出的代價卻是極其昂貴的。百年後的今天,從追求現代化的過程中,國人應不難發現「一個文明社會的整合與福祉高度地依賴其與傳統之間的連續性」,而其中「固有的道德理想或宗教情操均扮演著很重要的角色」(英儒Burke語)。

 其次,在思想觀念上,「五四」運動多從西方理念出發,如「天賦人權說」、「社會契約論」等,在全面頌揚西方優點否棄中國制度的反傳統思維下,遂成為一種自詡為進步的「國民」觀念。惟流風所及,不論在學術思想或庶民觀念上,以「西人為師」的結果,對民族自信心的斲喪,可謂既深遠且巨大。

 此誠如王汎森在〈兩個五四,及其影響〉一文所指出的:探究一個歷史事件,必須要能「前後左右」。這正說明了在評估歷史事件時,須做到回顧與前瞻兼顧,過去與未來並重,以免流於「以管窺豹」或「瞎子摸象」之弊。畢竟,思想觀念之間的激盪和影響,往往是「無心插柳柳成蔭」的。

 至於在歷史進程的影響上,則更為彰明顯著。不容否認,「五四」運動帶來了新的視野、新的風氣及新的生命形式。吾人若將「五四」視為新的坐標,則不論文學、藝術、政治或歷史等,都必須要做出有意義的詮釋。因為,民族的靈魂是需要安頓的。

 本文最後要強調的是,「五四」運動雖已屆百年,但伴隨它的「啟蒙與反啟蒙」、「政治與文學」、「傳統與新潮」等爭議,仍不免會繼續下去。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