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破碎修成圓

◎邱素玉

 當風兒溫柔地吹拂,不禁想起寂寥或繽紛的歲月,我倆度過的愜意日子。若非你的參與,我仍是飄泊異地的小蝴蝶,孤單驕矜、自生自滅。

 你出生在一個竹節高聳、群樹環繞、土埆厝錯落的小山腰上。常笑你瘦削傲骨的身形,儼如一株野林冬竹的縮影,二十八歲的你看來滄桑老成,長得溫和的暖男臉,頗得我的姊妹淘及長輩青睞。

 後來,你帶我履閱嘉明湖、東埔溫泉、東勢林場、草嶺古道、中橫南橫北橫等祕境,日沉暮醒於繁華都會的我才領悟到站在大山前,人心自然會變得隨和謙卑。

 你的心思縝密,只喜歡藉由足跡去印證土地的脈動,縱使重遊多回,在觀賞曙光的剎那,仍喜悅澎湃如浪花濺石。

 多年來凝望這段往事,常以「莫忘初衷」叮嚀自勉。不擅開源理財的你我,難以跨越現實的鴻溝,鍾愛隱居於山林深處,漫步於桃花源裡。

 悄悄珍藏著我倆一起走過的足跡,儲存於心靈的視窗裡。走過青春年華,想起清代鄭板橋的名詩:「咬定青山不放鬆,立根原在破巖中。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心境也逐漸澄明。

 天上明月有時圓滿有時殘缺,沒有霧霾時就皎潔剔透,不管身心浪跡至何處,最終還是回到原鄉,將破碎修復成圓,重返最初擁有的歸屬。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