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提親

◎楊崢

  明星的婚姻問題和媽祖顯靈事蹟延燒整座島,但對他來說那都太遙遠,目前最重要的事是提親。

 關於提親這個帶著不安全感與可能爭執的課題,他逃避了十一年。

 在一起第二年他就想求婚了,但是看著哥哥姊姊們因為提親與被提親被刁難的樣子,他幾乎跨不出那一步。

 其中姊姊和姊夫幾乎「冷靜」了將近一年才結婚,起因只是因姊夫堅持反對新郎在未吃完訂婚宴前便須先離開的習俗。

 是啊,提親這天要合八字,要決定大小聘禮,還有一百多件你想得到或想不到的禮俗談判和協商。

 「可以不要,我們去法院公證一下就好。」女友這樣對他說。

 「怎麼可能!」他笑答。

 女友的父親是軍人,平常到她家他連呼吸都小心翼翼,怕吸多了他父親周圍的空氣肺會結冰。

 如果他和女友「偷偷」到法院公證,恐怕隔天戰車就會開到他家樓下。

 女友的媽媽幾乎是個半職業媒婆,號稱以肉眼掃瞄過男女朋友就知道會不會結婚。

 「我女兒未來的幸福就麻煩你了。」第一次見面時,女友媽媽就直接言明。

 「那是客套,哪是特異功能。」他後來提起未來岳母的神預言,女友嗤之以鼻,但他還是言之鑿鑿地堅信並且弘揚。

 也許就是因為太相信,所以才恐懼。

 「也許你並不那麼愛我,所以才會跨不過。」

 「不是這樣的!」他直接反駁。

 女朋友是他的第一任也應該是最後一任,身為資深宅男的他,二十八歲才鼓起勇氣首次對女孩子告白。

 幸運的是,他第一次告白就成功,讓他誤以為只要鼓起勇氣告白就可以抱得佳人歸,很可惜目前看來他沒有機會再放一次大招。

 女友個性可愛又有趣,雖然不是看一眼就令人銷魂的美女類型,但擁有耐看的瞅瞅美,而且還很有個性。

 「您好,請問今天要怎麼洗?」

 「一般就好。」

 「那要木梳洗嗎?價格只多了九十元,但是我們會用木梳針對您頭皮的淋巴做疏通與舒緩。」

 「一般就好。」通常她說第二次的時候,臉色就會像是被北極熊撲過一樣。

 洗完頭後,換設計師會問:「請問今天想要什麼造型?」

 「吹乾就好。」她會這樣簡單地回答。

 「只要吹乾?」英雄無用武之地的設計師通常會強調地重問一次。

 「對。」她通常也會給對方一個肯定的答覆,心情好的時候會多說:「我髮質不好,不希望過多吹整。」如果白目設計師繼續吹風修整,她的臉部溫度會降到冰點;結帳時她會多給小費,然後從此不再踏進那家店。

 她追求的只是在這繁華複雜的世界裡堅持一點簡單,他理解女友,所以深愛並且無法自拔。

 該來的總是要來,終於要上場了,進門之前他深深地呼吸了好幾次,差點讓姨婆以為要去借氧氣筒。

 剛坐下,看見女友父親的臉,他的腦袋一片空白,最後究竟怎麼走出來的他也忘了,只記得在場所有人都在笑。

  他們在法院登記,當天晚上在鎮上最大的餐廳請了三十桌……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