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打擊極端主義 社群平台責無旁貸

 紐西蘭基督城今年3月發生恐怖攻擊事件,28 歲的澳籍槍手塔蘭特先是在推特等平台,上傳長達74頁的「白人至上」主義宣言;然後在前往犯案地點的車上,戴起頭戴式裝置開始臉書直播,連續於兩間清真寺執行血腥屠殺。這是社群媒體直播上線後,首度被用來直播恐怖攻擊。兇嫌選擇使用社群媒體直播的方式宣傳仇恨,震驚世人。

 雖然臉書發言人宣稱,事發後已立刻將 17 分鐘的直播影片撤下,並刪除槍手帳號,然而槍擊影片已被下載備份。24 小時內,臉書發現並刪除超過150萬部相關影片;YouTube 與推特等平台也被上傳大量經過剪輯的槍擊直播片段,致仇恨勢力開始在全球蔓延。

 事實上,早在2012年,恐怖組織即開始以相機紀錄與宣傳恐怖攻擊行為,並透過Youtube平台傳播。無獨有偶,2016年法國巴黎警察遭殺害時,恐怖分子也利用推特直播。這使得擁有廣大用戶的社群媒體,已然成為恐怖分子散布極端仇恨理念的重要工具。

 基督城清真寺槍擊事件後,在紐西蘭總理阿爾登、法國總統馬克宏的倡議下,包含臉書與推特在內的主要社群媒體業者,自發響應「基督城請求」計畫,未來將參加網路極端主義的治理活動,善盡媒體社會責任。但我們認為,極端主義的網路治理,絕非單純「配合」即可遏止,媒體業者應有更主動積極的作為。

 過去,許多國家對網路平台的責任規範,都依循美國《傳播法》精神,認為社群平台業者對社會大眾在網路平台產製的內容,僅提供傳輸、瀏覽服務,無須為內含的恐怖、極端仇恨言論負責。但有效的網路治理,不能僅自許為傳遞訊息的郵差,也需要為極端暴力的內容,肩負起重要責任。

 澳洲國會在上述社會責任基礎上,迅速通過一項實質規範社群平台的法律,要求類似紐西蘭清真寺槍擊的極端暴力內容,業者須在1小時內移除相關訊息,否則,可對社群平台業者處以年營業額10%罰鍰;情節嚴重者,更可將媒體平台的管理階層移送法辦,以涉犯刑責3年以上的重大犯罪行為論處。

 除了紐澳等國,一向重視言論自由、對管制網際網路較保守的歐盟,在跨國性媒體平台被極端與恐怖分子濫用後,也開始思考如何納入實質規範。進一步舉例,如「伊斯蘭國」(IS)等恐怖組織,已不再需要實際人際互動,僅透過線上社群媒體或影音網站,就可將西方穆斯林社群與極端宗教思想密切結合;嚮往「聖戰」者也不必加入恐怖組織,只要在家中就可接收攻擊指令。網路上的匿名特性,讓社群媒體成為全世界治安的嚴峻挑戰,亟須設想一套不同於既往的全新治理作為。

 另如德國與法國已通過管制社群平台訊息的法律,雖引發箝制言論自由的疑慮,但歸納起來,對跨國媒體平台業者的管制共識,在全世界已逐漸成形。社群平台在極端暴力、種族仇恨或恐怖主義的活動中,可以是推波助瀾的角色,也可以扮演遏止的執行者;其次,大型社群媒體業者也不能只求營利,或以「僅是中間人」來搪塞,推卸自家平台上出現仇恨與極端內容的責任。

 臉書創辦人祖克伯曾投書《華盛頓郵報》,呼籲各國政府儘速提出明確的社群平台管制法律。在此一趨勢下,我國如何從技術面及法律面,防範社群平台被特定境外勢力利用,散布仇恨與爭議訊息,並與全球網路治理接軌,可說是十分迫切的網路政策議題。

 雖然社群媒體平台多是跨國企業,但在極端言論治理上,仍須落實在地化企業社會責任。社群媒體需自我覺知,身為一個營利事業,要致力投入打造適應國情、民情的平台,並負起監管責任,提升媒體形象,維持社會大眾信賴程度,才是擴大影響力及永續經營的正確路線;再者,社群媒體業者與我國公民社會,也需更緊密合作。像臉書在亞洲地區的主要夥伴,是多數國家的非政府監督聯盟,我國也有一些公民團體性質與此類似。如何加深與我國第三方團體合作,是快速提升社會大眾信賴,並為國內特殊社情,量身打造網路治理機制的當務之急。

 綜言之,我國在網路治理實踐上,一向對新聞自由甚為重視與尊重,並視為民主自由國家的核心價值。政府面對爭議訊息與極端言論的網路治理,從來就不是、也不應獨立判斷訊息真假。向世界網路治理思潮接軌的方向,是思考如何建立機制,以敦促業者建立新聞真實查核機制,與偵測極端仇恨言論,並借鑑其他國家打擊網路恐怖主義的經驗,妥善制訂因應對策,才能確保網路安全。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