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售政策 對經濟、人權與安全影響(上)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巫穎翰(譯)

 軍售對美國而言,不只是單純的商業行為,其亦是國家安全與外交體系在外交政策實踐與區域安全平衡的具體作為之一,美國智庫國際政策研究中心日前特地撰文分析2018美國軍售趨勢,青年日報特別節譯如下,以饗讀者。

(編按)

 前言

 川普執政後,一再強調他身為商業經營者與尋找大筆訂單的能力,並指示外交官將推動軍售作為優先政策,足以凸顯川普將軍售作為其執政的核心目標。川普在前兩年任期中,也批准數百億美金的軍售案,鞏固了美國世界主要軍火出口國的地位。

 根據斯德哥爾摩國際和平研究所(SIPRI)最近的數據顯示,美國在2014至18年的5年間,占全球軍火市場總額的36%,其次是俄羅斯21%、法國6.8%、德國6.4%與中共5.2%。鑑於尚有許多軍售案正在規劃,美國很可能於未來幾年保持甚至擴大其頭號武器出口國的地位。

 此報告主要目的為整理2017年與2018年間美國軍售政策,並將焦點置於其對經濟、人權與安全的影響。

 美對外軍售買家區域分析

 一、歐陸部分:

 2018年度的最大單筆交易,是向義大利提供107億元的商業許可,為F-35戰機設立最終組裝廠,該計畫代表美國繼續授權外國合作夥伴自行生產美製武器。第二大則是比利時,在美國對歐洲軍售的430億美元訂單中,義大利與比利時的F-35戰機採購金額占了總額的40%。

 其他部分,則包括售予瑞典價值32億美元的愛國者飛彈防禦系統、對斯洛伐克出售29億美元的F-16戰機,以及對德國出售14億美元的C-130J運輸機與KC-130J空中加油機。

 川普所宣稱美國對歐洲防禦所承擔的不公平包袱,部分已被歐洲國家向美國採購武器所帶來的資金抵消,這是他在批評北約時所忽略的。只要F-35的軍售項目維持正常,歐洲盟友們就會有穩定的軍購資金流向美國。

 二、中東與北非部分

 川普雖然宣稱要在任期內,進一步擴大對北非與中東的軍售額,但實際上過去幾年,軍售總額卻是走低趨勢。即使如此,美國依舊是該區主要軍火供應來源,從2014至18年間,沙烏地阿拉伯有68%的武器進口來自美國,同時期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則有64%武器來自美國,卡達則是64%。

 對北非的銷量降低是週期因素,歐巴馬政府時期簽署的軍售案,尚在談判與交貨過程,前幾年銷售累積,造成新軍售案減少。畢竟一般國家不會每年都大量購入主戰系統,換言之,中東與北非的軍售市場,已因歐巴馬政府時期交易呈現飽和狀態。

 五角大廈的數據亦顯示,過去的軍售仍有數百億美元的案子處於交貨階段,如歐巴馬執政期間的2009至2017年,美國與沙國間的外國軍售案協議達760億美元,使該國成為迄今為止,該地區最大的軍購國,同一時期,該區的其他軍售只有220億美元。但在新的軍購案成案前,尚有數百億美元的合約與交付尚未實現。

 2018年在中東與北非區域,美國武器的最大採購者是沙烏地阿拉伯(45億美元)、以色列(21億美元)、巴林(14億美元)、埃及(13億美元)及摩洛哥(13億美元)。若是對沙國的榴彈砲與阿聯的空對地飛彈軍售案完成交貨,這些武器勢將用於干預葉門,對沙國的5.79億元槍枝軍售,以及對阿聯的3200萬美元槍枝軍售亦是如此。埃及採購的直升機與戰車彈藥,也明確地被用於對西奈半島的反恐活動,並遭致了造成平民死亡的批評。

 三、亞太地區

 美國對亞太區域國家的軍售額,也從2017年的191億元下滑至2018年的110億美元,其中有90%的軍售,來自日韓兩國(72億與28億美元)。

 對日軍售的最大交易,包含E-2D空中預警機(31億美元)、波音777-ER運輸機(7.04億美元)、標準飛彈與艦載防空飛彈(合計6.94億美元),也包含F-35戰機發動機的一系列製造與組裝等交易項目(5.93億美元)、MK-45 Mod 4艦砲(3.46億美元)及MK-46型魚雷(2.46億美元)。

 對韓軍售的大筆交易則有兩項,一筆21億美金的P-8A反潛偵察機訂單,與用於愛國者三型系統的分段增強型飛彈共5.01億美元。

 另有一項金額不高,但卻可能產生嚴重人權後果的則是對菲律賓出售2240萬美元的手槍彈,菲國軍警進行非法殺戮與刑罰造成數千人傷亡,2016年歐巴馬政府已經停止向菲國交付半自動武器,但尚無證據顯示菲國已停止軍警的非法行為。

 2018年度,美國向亞洲盟友提供的海空監視與作戰軍售,都與中共構成的潛在安全挑戰相關,中共已成為川普新國防戰略的主要競爭對手。但與東亞地區的銷售相比,其餘地區的銷售明顯低落,顯示美國的軍售與安全協助工作,尚未符合政府制訂的新戰略方向。但此一論述需要透過對武器銷售的週期性來進行驗證,2017年,日本只收到一個價值64億美元的愛國者三型飛彈防禦系統項目報價,而2019年的美國對東亞的一至兩項戰機或飛彈防禦系統的軍售,可能將銷售額度提升到2017年的水平甚至超過。其中已通過的重大協議,即為2019年1月向日本提出21億美元的陸基神盾飛彈防禦系統。

 四、西半球區域

 與其他地區相比,近年來美國對西半球區域的軍售量較低,在2018年依舊如此,總額僅達22億美元,不到美國全球軍售的3%。2017年以來,最大的發展是加拿大決定暫停52億美元的F/A-18E/F戰機採購案,用以報復川普政府對該國飛機製造商龐巴迪所課徵的重稅。該筆戰機交易是美國向該地區提供所有軍售的2.5倍。

 截至目前,該區域最大軍售是對墨西哥出售12億美元的MH-60R直升機,但墨西哥新總統上任前,宣稱目前墨西哥狀況,無法負擔此交易。其他值得關注的交易,則是向加拿大與秘魯提供1860萬與290萬美元的槍枝與相關設備。

 五、南亞與中亞

 2018年美國向此區域提供的軍火銷售少於其他區域,僅13億美元。但該數字不能完全反映美國對此區域提供的軍火轉移,因為,這只包含了直接外國軍售與商業銷售下的軍售案。

 在此同時,阿富汗以安全部隊基金的形式,在美國藉介入該國事務的過程中,接收了數十億美元的武器與訓練計畫,這部分不在此報告的分析範圍內。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