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我愛向日葵

◎林疋愔

 在我的記憶裡,向日葵是梵谷藝術與生命極致的象徵。他將那升起在普羅旺斯熱帶氣候中輝煌的太陽,以自文藝復興以來畫家們鮮少使用濃重渾厚的耀眼金黃,賦與畫作永恆的生命。來到法國阿爾勒的梵谷,正是因為有如此燦爛的太陽,孕育了嶄新的畫風,他的風格從原本用色黯淡逐漸轉為明亮奔放。畫作「向日葵」被認為是梵谷在精神狂亂狀態下揮灑出的創作,但仔細欣賞後,發現其畫作構圖穩定,不失條理;他善用黃、紅、藍三原色做出對比,彰顯向日葵綻放時閃爍、活潑的張力,鮮明的色彩造就整幅畫不凡的靈魂。

 我也曾聽說過關於向日葵的淒美傳說,希臘神話中水澤女神柯萊蒂暗戀太陽神阿波羅,卻遲遲盼不到他的眷顧回眸。後來,眾神同情她的癡情,就將她變成了花,以便可以永遠追隨太陽,由於它終日隨著太陽移轉,所以被稱為「向日葵」。有人說這是一個動人的淒美故事,在我聽來卻是不忍和心疼。也許是受梵谷的影響,也許是因為水澤女神的傳說,讓我對向日葵有一份特殊的情感。

 住家附近有一座農場,隨著季節變換,種植各式花草供人參觀和購買,有向日葵、金魚草、大理菊、玫瑰等等,而向日葵是最受大家歡迎的。向日葵的枝梗既壯碩又高大,花色艷黃且大朵,彷彿所有的陽光都聚集在花裡。農場主人告訴我,向日葵是他妻子生前最愛的花,建一座向陽農場是愛妻一生的心願,即使後來被診斷出罹患癌症,她並沒有因此頹廢喪志,仍親自設計規劃、監工,卻在農場完工前幾日辭世。農場主人傷心難過時,這片向日葵花海陪伴他度過寂寥,在充滿盎然的生機中,獲得撫慰與重生的力量。

 聽完園主的故事,我便買了幾枝向日葵帶回去給母親,剪短了枝梗,插在一個大陶瓶裡,金黃的花朵讓整個客廳瞬間明亮起來。母親近來受病痛所苦,心情也變得憂鬱,我把農場主人的故事分享給母親。面對向日葵燦爛的笑顏,我對母親表示,雖然我無法治癒她的病,但會陪她一起面對,希望她樂觀加油,母親消沉的心終於逐日振作起來。

 仔細想來,人生的旅途中,又有誰能時時順遂呢?思及梵谷命運多舛的一生,顛沛流離,歷經坎坷,生前的畫作乏人問津,死後才聲名大噪,一幅「向日葵」的畫作價值連城,可惜無助於梵谷生前的窮困逆境。梵谷是寂寞的,那種不被理解的蒼涼,又有幾人能承受得住?命運的操弄,沒有所謂公平不公平,與其怨天尤人,不如正向思考。

 感謝梵谷以脫俗、充滿故事性的作品讓我重新認識向日葵,在平凡中創造感動,他所留存於世間的藝術熱情,如燦爛千陽,永駐人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