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美軍售政策 對經濟、人權與安全影響(下)

◎巫穎翰(譯)

(接上文)

 美對外軍售種類項目分析

 2017年,包含飛彈防禦系統在內的炸彈與飛彈占直接軍事銷售與商業銷售的52.6%,2018年下滑到27%。但飛機與發動機則大幅提高,從2017至18年間從33.%提升至60.2%。炸彈與飛彈、飛機與發動機兩項目,占2018年度所有軍售案的87.2%。

 飛機與發動機

 2018年度,飛機與發動機占比提高的主因是以下5項重大交易:義大利價值107億美元的F-35生產線、對比利時出售65億美元的F-35A、對斯洛伐克出售29億美元的F-16、向德國出售24億美元的人魚海神無人機系統,以及對日本提供21億美元的P-8A。這5項就占2018年度軍用機交易一半以上,其中,大部分來自對義大利與比利時的F-35軍售。

 飛彈與炸彈

 2018年,飛彈與炸彈的銷售額下滑,主要原因在於飛彈防禦系統的推銷不如預期。2017年沙烏地阿拉伯對美採購價值150億美元的戰區高空飛彈防禦系統,波蘭也採購105億美元的愛國者三型系統,羅馬尼亞採購愛國者飛彈也花了39億美元。但在2018年,較具規模的是土耳其35億美元的愛國者系統,但這筆交易明顯是土耳其對先前採購S-400的討價還價,而且是否成案至今仍有變數。

 槍枝出口與人權議題

 雖然槍枝價值遠低於主要作戰系統,但槍枝出口對人權議題有重大影響,因為槍枝往往是用以鎮壓或內戰的要角。鑑於菲律賓軍警的用槍狀況,美國對該國的槍枝軍售特別關注。

 川普政府軍售政策變化

 川普政府其實大幅增加外國在許可與共同生產協議下,自行生產美國武器的交易數量,這些交易允許海外生產,使競爭對手建立自己的國防工業,從2017至2018年,美國武器的海外生產許可件數與其產值翻了近一倍,2018年的生產許可與相關製造的交易占該年度所有美國軍火總額的25%以上,證明愈來愈多的軍售,是以聯合生產或是工業合作協議方式,在海外進行。

 共同生產協議,是銷售給外國客戶的武器一部分在該國進行生產。工業合作則是美國軍火公司投資購買國的經濟,以補償其購買美國軍品的成本。工業合作可能涉及聯合生產,或幫助該國發展軍火工業與其他經濟領域,某些狀況下,投資的現金支付應該用於經濟發展,但也可能另作他用。

 目前已知利潤最高的軍售交易普遍與F-35相關,除了與許多軍售對象有零組件生產之外,日本與義大利都建造了最終裝配檢測線工廠,以便大量生產。此外,川普政府還大幅增加了外國在許可生產與共同生產協議下,在外國自行生產美國武器的交易數量,這些交易都允許海外生產,並幫助潛在對手建立自己的國防工業,這些生產許可與產值在2017至18年間翻了一倍,2018年的生產許可與產值,占全年度美國軍售報價的25%,證明海外生產的武器愈來愈多。

 川普政府還提出外國軍事融資計畫,使美國的盟友更容易購買美國軍火。美國國務院在2020財政年的預算提案中,要求80億美元的FMF貸款與擔保,包含了透過「彈性利率」來提供比外國競爭者更具競爭力的融資條款。

 軍工企業獲益甚巨

 近年美國達到5億美元以上銷售的前5大軍工企業分別是: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波音公司、雷神公司、諾斯洛普格魯曼公司與貝宜系統公司(在北美的分公司)。

 這5家軍工企業銷售的武器裝備,涵蓋F-35、F-16、C-130、AH-64、CH-47、魚叉反艦飛彈、愛國者飛彈及拖式反戰車飛彈等。

 值得注意的是,所有金額都流向這些軍火商,後續服務與相關承包商會吸收交易中的部分資金。但這些數字明顯反映哪些軍火商從外國軍事銷售與商業銷售中獲得最大收益,其中洛馬公司以F-35獲致最大收益。

 國會介入強化人權保護

 過去幾年,美國國會增加了對軍售案的審查力度,以回應美國人民對武器出口政策對安全與人權議題影響的憂慮,引起最大關注的就是殘酷的葉門戰爭。獲得歐巴馬政府與川普政府支援的數百億美元軍援,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在葉門行動,並遭致數千平民傷亡,與百萬人陷入饑荒。美國還為沙國與阿聯對葉門的空襲提供支援與油料補給。

 經過從2016年開始的一系列努力,參議院在2018年2月,根據戰爭權力決議案投票表決,終止美國對沙國與阿聯兩國,在葉門戰事中的油料補給與目標獲致的軍事支持。類似的表決在眾議院曾被擱置,但在2019年,民主黨主導眾議院後,終於以248對187票通過。而由於新會期之故,2019年,參議院再次以54票對46票通過該案,而眾議院需要再次表決是否通過參議院的決議,若是通過,將上呈川普總統決定是否簽署,或否決此一決議。

 與此同時,參議院也提出了2019年沙烏地阿拉問責與葉門法案,除非能證明兩國正在避免平民傷亡,並允諾不受限制的對平民提供人道援助,並確實執行談判以結束葉門戰火,否則將阻止政府向沙、阿兩國銷售攻擊性武器,其中一項關鍵,則是為期2年無條件中止向2國提供銷售炸彈類型武器。

 由於擔心沙國為首的聯軍在空襲中造成平民傷亡,2018年時參議員Robert Menendez暫緩了精準導引彈藥的銷售,而在哈紹吉遭殺害後,這強化了輿論與國會對美國軍售沙、阿兩國的反對力度,這筆交易已遭無限期擱置。

 參眾兩院的外交關係委員會,已向國務卿與代理國防部長提交信件,要求調查美國向沙、阿兩國所提供的武器,由政府流向極端民兵組織的狀況,CNN也和葉門當地的人權維護者合作調查,以及國際特赦組織的調查,都發現了上述的武器轉移現象。

 國會另採取措施,阻止F-35交付至土耳其,2019年財政年度的國防政策法案規定,在國防部向國會報告,土耳其採購的俄製S-400所可能帶來的風險前,禁止向該國交付戰機。根據這份報告的摘要,如果土耳其購入S-400,則可能在美國的F-35計畫中除名,並可能受到制裁,而無法購入美國武器。

 同時,國會也正在採取行動,以阻止川普政府透過放寬物品管轄權之方式,鬆綁槍枝出口的企圖,這些槍枝在安全與人道因素所受的審查並不嚴格,同時也難以追蹤。亦將停止出現超過1百萬槍枝採購,才需要向國會報告的做法,並提供有關在槍枝上進行3D烙碼的相關做法。眾議院的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也正在努力提倡法案,以便讓國會有更多時間就軍售採取行動。(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