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日記寫心路

◎鄭郁蓉

 國小二年級時,媽媽送我一本漂亮的日記本,色彩豐美的封面和內頁很吸引人,讓我對它愛不釋手,養成天天書寫札記的習慣。從剛開始的短短幾句話,到記錄生活點滴和抒發心情,這一下筆就是二十幾年。

 國小穿插注音的隻字片語,表達著幼童時期的無憂無慮,以及對新鮮事物的好奇與探索;國中時的文句,開始出現升學壓力下的沉重心境;創意爆發的高中時代,讓我瘋狂沉迷在文字旁畫上插圖增色。

 升上大學後,日記裡的內容更多元了,也兼具行事曆、收支簿等功能,讓新鮮人澎湃的心境得以宣洩。貼入電影票根,甚至蓋印旅遊紀念章,以繽紛的彩筆在字裡行間上色,標註燦爛無敵的青春。

 抽屜裡,收藏了多年來各款寫滿的日記。隨著年紀漸長,愈來愈清楚自己的個性與喜好,到書店選購新書,成了接近年底時最興奮的事。它代表過往的一年札記本已裝滿回憶,歡欣地期待迎接新年度的精采。

 結婚懷孕後,我便不再使用花稍的日記,僅用封面樸素的記事冊,將日常的大小瑣事寫下。現在記錄的,不只是個人的呢喃,更多了老公的排休日期和孩子的成長過程,雖單純平凡卻也更貼近寫實人生。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