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心靈補給站】重返現實樂活

◎龍青

 四月的山道上,黃花風鈴木開得正耀眼,晚發的櫻花也這裡一叢、那裡一簇,更別提那些快活肆意的杜鵑、九重葛了!這座城市是如此美麗,你不由得咧了嘴,發自內心地微笑。

 這座城市擁有它的歡娛,我穿過喧囂的街道,太陽耀眼之處,已經開到荼靡的杜鵑們像極了正走向凋零的火焰,美麗眩目,卻怎麼都覺得不忍和不安起來。

 「春天要過去了。」你說。

 這座城市即將迎來這一年更為熱烈和豐沛的季節,每一天都有新的枝葉誕生,同時也有著老去和凋零。正是這些每天所見的植物,賦與我們一些新的東西,在自覺與不自覺之間,我們仰賴它們,從熟悉的、忙碌的事物之中脫身出來,看看它們的形態體貌,感受它們的美麗和芬芳,似乎就能生出一些無懼無畏的勇氣,來繼續自己平庸的日常。

 米沃什說:「在一個句子裡尋找我的家,簡明的句子,彷彿錘子敲擊在金屬上。不去陶醉任何人,不去贏得在後輩中持久的名聲。一種無名的需要,為秩序,為節奏,為形式,這三個詞對抗著混亂和虛無。」

 只要能每日對著窗外的群山們發呆一會兒,我不需要「這三個詞」就能對抗生活所帶來的混亂和虛無。對我而言,萬事萬物皆有其秩序、節奏及形式,植物們隨著季節發芽、吐蕊、綻放、結果然後凋零,這是它們不可抗拒的命運使然,而觀者如我們,也在其中一一看得明白:每一過程同時也都是我們自己的血、肉和骨。

 工作過於繁重時,即使在睡眠時間也在自己艱深的夢中跋涉,那樣的失重和漂浮,是因為在現實中陷入得太過深重。這樣的時刻往往需要抽離,親近自然,親近遠山和浮雲,什麼都不說,便能減輕重負。

 我試圖透過植物面對的那些來領悟到更多關於生存的東西,透過眼見的,它們每日所傳達的,我再透過語言描述出來,讓所有的生息之間再也沒有祕密,讓所有的身體和語言之間都能產生好的、健康的、良善的回應。

 即使沒有人想要知道從遠方過來的人到底喪失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即使人們關起門來,仍是不關心任何一個別人,那又如何?只要有這些植物,現實的歡娛和悲哀永遠都會得到供應,它們的氣息將會化為人們所需的芬多精,我們呼吸著它們,它們的一切也就進入了每個人的身體。

 回到現實中來,一切並不遙遠。發個呆的時間我就已經穿越了這片大海隔開的兩座島嶼。現實中再也沒有值得斤斤計較的事,要知道身旁這些從不發出聲音的樹木、花兒、小草們,它們使我超越了自我對抗的底線,於是我又成為一個快樂的人。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