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軍事論壇

【軍事論壇】淺析英法派艦南海「自由航行」戰略意涵

英國皇家海軍2萬2千噸級補給艦「海神之子號」,在航向越南之前,行經西沙群島,刻意宣稱是藉此維護「自由航行」權利,挑戰北京在南海「過度的主權聲索」。(取自英國皇家海軍網站)
英國皇家海軍2萬2千噸級補給艦「海神之子號」,在航向越南之前,行經西沙群島,刻意宣稱是藉此維護「自由航行」權利,挑戰北京在南海「過度的主權聲索」。(取自英國皇家海軍網站)

◎魏光志

 近年來,中共在南海的軍事崛起與擴張動作,不僅讓美國亞太駐軍頻繁派出機艦以「航行自由」為名,無害通過附近島礁作回應,也引起歐洲的關注,尤其英、法相繼派艦出航亞洲,以「軍事演習」、「遠航敦睦」為由,其航線和美國「印太戰略」所宣稱的水域一致。在南海國際爭端白熱化之際,可從英、法軍艦亞洲行派出的裝備等級,間接分析其未來對亞洲的戰略企圖。

 英法維護自由航行權

 首先,英國皇家海軍2萬2千噸級補給艦「海神之子號」(HMS Albion),在航向越南之前,行經西沙群島,刻意宣稱是藉此維護「自由航行」權利,挑戰北京在南海「過度的主權聲索」。 從國際法的觀點分析,各國軍艦在西沙海域是否享有「航行自由」,或者在行使領海「無害通過權」時,之前無須取得中共許可,英國採取與美國、法國、澳大利亞等國相同的立場,認定中共主張「越權」,不符合《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之內容。

  英國國防部表示2019年擬向亞太地區派出3艘軍艦,很可能包括新建造的航空母艦,甚至搭載F-35B戰鬥機,向亞太地區航行自由的重要性發出「最強烈信號」,英軍此舉是30多年來首次長程部署,實際上歐盟各國已經開始動員更廣泛的力量支持美國亞太的「航行自由」主張,德國觀察員也已經登上法國船艦。這些「北約」組織主要成員國的海軍都將派出船艦遠航南海實行「航行自由」,自然受到美國支持。

 同樣,法國軍艦在南海進行「航行自由」,亦是因應中共在南海爭議水域不斷擴大的軍事化,也配合美國計畫增加在南海的「航行自由」。當今亞太地區,尤其是南海島礁水域,是國際博弈的熱點,英法派艦行動表明不願失去對亞洲地區的「影響力」。但與美、英相比,法國鑑於自身目前的南太平洋屬地利益,「航行自由」顯得相對低調。

 法已將巡航重點置於印太

 2018年6月29日,法國《海軍新聞網》透露,法國海軍已圓滿完成「印太」部署和南海「自由航行」任務。這趟法艦隊的航行並未引起中共高調反彈,對於法國而言,將船艦投諸南海「自由航行」實際上興趣不大,因為它和英國在亞太的戰略利益仍有差距,目前法國在太平洋地區還擁有殖民地,幾乎每年都會派遣軍艦在南太平洋地區進行部署任務,也幾乎每年都會有法國海軍的艦艇訪問中國大陸的海港,在數量上,法國也是歐洲國家海軍訪問中共數量最多的一國,並不少於俄羅斯,在現階段的遠洋戰略利益上,仍然不宜全盤仿效英國直接挑戰中共海權。

 1970年代以降,隨著法屬美洲領地的局勢逐漸穩定,而中東─東亞─西太平洋局勢卻逐漸複雜化,法國海軍將巡航的重點置於印度─太平洋地區的航線,以應對法屬南太平洋領地周邊的演變。近年觀察,2015年「聖女貞德」行動(Mission Jeanne d'arc)法國海軍「迪克斯梅德號」兩棲攻擊艦(Dixmude,L9015)和「烏頭花」號巡防艦(Vendémiaire,F734)擔任了針對葉門局勢突變的緊急撤僑任務、2016年「聖女貞德」行動的「雷電號」(Tonnerre,L9014)兩棲攻擊艦和「蓋普拉特號」巡防艦(Guepratte,F 714)解救了被索馬利亞海盜劫持的挪威商船,2017年法國海軍還派出「孤拔號」巡防艦(Courbet,F 712)出訪上海,「西北風號」兩棲攻擊艦(Mistral,L9013)訪問日本橫須賀軍港,顯然,法國相較於英國更加善於處理亞太事務。

 美與歐亞多國遏阻中共擴張

 法國和澳大利亞海軍在南海舉行聯合演習,也是對該地區「航行自由」承諾的一部分實踐,2018年9月26日,法國國防部長帕利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派恩舉行會談,雙方討論海軍合作的未來。澳大利亞最近參加了與其他亞太國家一起在南海的航行活動,法國也期待在未來幾年與各國一起參與,雙方都有一個共同的觀點:南海是「國際水域」,歐洲各國有權按照自己認為合適的方式航行。

 至於在南海主權議題上,法國不會選邊站,反而希望自由航行權間接得到保障,所以每年都要航行幾次。但考量對中共的外交,法國將繼續對與中共對話持開放態度。歐美各國2019年在南海舉行軍事演習,阻止中共在爭議海域進一步擴張。澳大利亞、法國、日本和美國都在2018年派遣船艦到這個面積350萬平方公里的海域。各國相信,漁業和化石燃料儲量豐富的南海是國際航道,但是中共宣稱對大約90%的南海擁有主權,並在一些島礁上進行了軍事建築和部署。

 「南海行為準則」有新變數

 從稍早幾年歐美各國的布局來推測,外國軍演、海軍軍艦通過和停靠南海周邊國家(越南),以及美國B-52H轟炸機的遠航飛越,有效地阻止中共繼續擴張,亞洲的其他5個聲索國也反對中共的島礁軍事化。派往南海進行航行的軍艦次數2019年會創新高。在2017年美國海軍曾經8度派遣軍艦在南海航行,2018年4月,澳大利亞3艘軍艦穿越南海,對越南進行友好訪問,日本預計2019年像去年一樣,再次派遣「出雲級」直升機航艦通過南海。2017年,東盟10國的軍事官員曾登上日本「出雲號」(DDH 183)直升機護衛艦。菲律賓則從環太平洋軍演中,配合與各國軍事合作事項。

  隨著英、法軍艦由歐洲不遠千里航抵南海,加入由美國主導,牽制中共在南海不斷增大影響力的巡航行動,未來南海的對抗頻率和規模必然會愈趨升高,對此,相對於北京當局先前宣稱,要將南海轉變為一個「和平、合作、友誼之海」的目標,恐怕愈來愈遠,而「外力介入」也為「南海行為準則」的通過投下新的變數。而美國也意識到中共的多項軍事行動,影響其在亞太地區地位,近期通過臺灣旅行法,促進臺灣與美國間的高層級交流,及美國軍艦通過臺灣海峽,藉由政策及行動表達捍衛的決心及其影響力。

  再從歐洲對南海派艦巡航的主張,可見英、美、日各國軍艦在南海進行艦隊航行活動,暗喻著亞太地區出現新戰略安全同盟的發展趨勢,和美國提出「印太戰略」的概念和構想不無關聯。由於歐美政策走向牽動我國的安全與發展,後續情勢變化值得持續關注。

(作者為前空軍官校教官)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