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只有香如故

◎蔡富澧

 歷史上最有名的詠梅詩人是北宋詩人林逋,人稱和靖先生,他的詠梅七律〈山園小梅〉頷聯「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把梅花神清骨秀、高潔端莊、幽獨超逸的特質寫盡寫絕,在藝術表現上可謂臻於化境,千百年來一直為人所稱頌。

 其實,我更喜歡陸游的詠梅詞〈卜算子.詠梅〉:「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已是黃昏獨自愁,更著風和雨。無意苦爭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尤其是那兩句「零落成泥碾作塵,只有香如故」。別說陸游那般愛國詩人以梅自況,就算是我們這些在艱難世道之中,一生輾轉掙扎的市井小民,心裡仍有那麼一點不屈的傲骨,即使身心備受摧殘,際遇歷盡坎坷,卻仍想保持一份絕不媚俗的堅貞志節,猶如梅花不褪的幽香。

 社區中央公園那一排梅樹,經過寒冬的摧折,綠葉落盡僅剩枯枝,每天早晚人來人往,沒有人會投以關注的眼神。總要等到冬盡春來,那一絲大地春回的氣息才會喚醒深藏枝幹深處的花苞,一朵朵雪白粉紅的梅花陸續綻放,這才是詩人詞家歌詠讚嘆的風情。

 一兩個月後,枝頭勝似白雪的梅花漸漸凋落,嫩綠的葉子也鑽了出來,然後,一顆顆青綠的梅子便在原先梅花開放的地方冒出頭來。梅子性味甘平,中醫認為梅子具有生津、止渴之效,亦可解酒,也因此才有古代曹操「望梅止渴」之舉。可在社區,家家戶戶近在咫尺,實在沒有望梅止渴的必要。

 我帶著孩子來到梅樹下,手指著嫩綠透光的葉片間或隱或顯的青梅,說:「你看,這就是梅樹長出來的梅子,醃漬後就是我們吃的酸梅。有沒有?」已經成年的孩子仔細端詳了一下,露出驚喜的表情說:「嗯!真的有耶!」這是他第一次親眼看到梅樹上結了梅子。

 這次的青梅比上個禮拜少了些,正納悶時,卻發現樹下的草地上掉落了一些青梅,有些果實很小,還不到可以採摘的大小,十幾顆被人集中放在一塊兒,顯然有人採摘後又把它們任意丟棄。一個略顯蒼老的聲音在背後響起:「這些是被人採下來的,我就看過有些人來採,甚至連樹枝都一起折下來,太可惡了!」老先生約莫六七十的年紀了,忿恨不平地說:「市場一大袋才兩三百塊,捨不得去買!這些梅子是要留在樹上給人欣賞的,太沒公德心了!」

 一番對談下來,梅花、梅樹、梅子的美感幾乎蕩然無存,那些隨意採摘社區青梅的人,缺德的行徑確實掃興。老先生對我說,把掉落的梅子放入口袋會愈放愈香。我撿了一顆,青梅漸漸變熟,香氣也真的愈來愈濃,梅樹熬過艱難的歲月,梅花綻放,青梅成熟,果真只有香如故啊!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