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人生況味百千層

◎林念慈

 從前必經的路上,有一棵高大的白千層,樹榦柔軟斑駁,沒公德心的人經過,總要扒它一層皮;但所有撕心裂肺的疼痛,都不能阻擋屬於它的花季,每年秋天,那一朵朵雪白的小瓶刷,摩娑著風與雲,為城市帶來溫柔的風景。

 白千層樹皮特殊,每年都會向外長出新皮,同時把老樹皮推擠出來,所以愈往深層的樹皮愈是潔白純淨;也因其外形、質感都與相思樹相似,因此又被稱為「相思仔」。傳說若是拿即將掉落的樹皮抒寫情書,那段感情便能天長地久,倒也不負相思之名。只是自己的愛情應當由自己負責,不論哀傷、遺憾、衷情……都是自身的功課,寫在樹皮上總覺不道德,也於心不忍。

 彼時我曾愛過一個人,他的歲數已年長,佇立時也像棵沉默的樹,還時常望著那棵白千層,彷彿生命裡也有層層的心事。可惜當時我正年少,不能理解無語問蒼天的處境;只記得每當風起時,瓶刷上的小花便吹散如雪,令人怔忡而不能言。那是我的花季,自然由我記憶,無須刻劃在誰的心上。

 後來再經過那棵白千層時,它的「傷口」上已被一塊鐵片固定,看起來有些突兀、缺乏美感,但誰不是如此呢?當我長大成人,經歷種種悲歡離合,便像個傷患被層層包裹;而那最純真柔軟的部分,早已深藏心靈深處,再不與人言。

 有人說,樹皮可以拿來當橡皮擦,我卻明白已經發生過的事,抹不去、擦不掉,總會留下痕跡;那就留著吧,勇敢注視過往的謬誤及錯過,寫下逐日結痂的歷史,等待風來,再說與它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