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際瞭望

【國際瞭望】加強國際合作 打擊新型態恐怖主義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古明章

  原名「錫蘭」的南亞島國斯里蘭卡成了「印度洋上的淚珠」,今年4月發生史上死傷最慘重的恐怖攻擊事件。8起連環炸彈攻擊,重創首都可倫坡等3個大都市及3座基督教堂和4家飯店,造成約253人死亡,將近500人輕重傷的慘劇。

 此案為斯里蘭卡自2009年內戰結束以來,最嚴重的暴力事件,恐怖分子特地選在宗教重要節慶的復活節,而且鎖定知名教堂與外國人較多的大飯店犯案,五星級飯店遭到恐攻,也意味著攻擊目標瞄準上流階級和外國觀光客,使該國安全再度受全球關注。

 全球恐攻升級 旅遊國家變調

 南亞的斯里蘭卡,以錫蘭紅茶出名,不僅是世界3大茶葉生產國,更是著名的寶石王國。2019年4月21日早上8點45分,第一大城可倫坡發生爆炸,3家五星級飯店(香格里拉、肉桂樹和金斯伯里)同時受創,死傷慘重。同樣遇襲的還有正舉行復活節彌撒的百年地標—聖安東尼教堂。

 另外,西部港市內貢博的聖巴斯提安教堂、接著東部沿海的巴提卡洛阿,也有一座教堂遭到攻擊。境外恐怖組織與境內宗教激進分子結合,成為這次恐攻的焦點,伊斯蘭國(IS)出面承認是他們幕後策動,動機為報復今年3月15日,在紐西蘭基督城的清真寺攻擊案。代表IS即使在敘利亞的根據地被消滅,但其極端主義思想和殘餘勢力仍然猖獗,且透過網路鼓譟,使這次恐攻被視為「恐怖主義3.0」,為對全球化的嘲諷,因為犯案者多來自中上階級和良好教育分子,能充分接受到境外勢力的訊息,嚴重威脅全球安全。慘案發生後,該國實施宵禁和禁止使用社群媒體,以阻斷假消息亂竄,總統斯里塞納也下令禁止婦女穿戴將臉遮住的頭巾,以免恐怖分子藉此隱藏身分。

 宗教種族衝突 斯國再蒙陰影

 由於斯里蘭卡的地理位置非常優越,從4世紀開始,便是東西貿易往來重鎮,造就種族與宗教多元。阿拉伯人和葡萄牙人都曾到此經商,17世紀中期遭到荷蘭人占領,之後淪為英國殖民地,直到二次大戰後1948年獨立,當時以錫蘭為國名,1972年才改名斯里蘭卡。種族上以信仰佛教為主的僧伽羅人占了7成以上,印度教的泰米爾人不到2成,還有將近1成是阿拉伯人的後裔、也就是所謂的摩爾人,信奉伊斯蘭教。至於這次被攻擊的基督教天主教信徒,合計只占人口約7%左右,其中又以西元1世紀就傳入的天主教為主。

 這座面積將近臺灣2倍大,人口2200多萬的南亞島國,在獨立後即陷入內戰。早在1830年代,北部的泰米爾人除原住民外,還有一批為英國殖民時由印度南部遷入的移民,且在英國刻意扶植下,英語能力較優的泰米爾人大權在握,導致僧伽羅人埋怨。獨立後,身為少數民族的泰米爾人在1972年成立了泰米爾之虎組織,企圖獨立建國。1983年斯里蘭卡內戰爆發,直到2009年才結束長達26年的內戰,期間至少7萬人喪命。

 除種族衝突,宗教紛爭也是該國隱憂,佛教徒和穆斯林也爆發衝突,2018年3月全國還進入緊急狀態。一些強硬的佛教團體指責穆斯林強迫民眾皈依伊斯蘭教,並破壞佛教遺跡。反穆斯林暴動造成死傷、數十座清真寺和房屋受損。此次傳出重大傷亡的尼甘布為歷史數百年的商港,有65%的人口都是天主教徒,號稱「小羅馬」,當地的穆斯林和佛教徒都占不到2成。恐攻造成聖巴斯提安教堂、至少上百名信眾喪生。在伊斯蘭國家,基督教堂常淪為攻擊對象,但斯里蘭卡是佛教國家,同為少數的伊斯蘭教徒攻擊基督教信徒,「弱弱相殘」更受人訝異。

 由於斯里蘭卡種族、宗教多元化,在內戰後,多元文化的文明古國加上風光明媚的大自然美景,近年逐漸成為旅遊熱門,為吸引國外旅客到來,降低簽證和入境手續門檻,使境外恐怖組織有機可乘。慘案發生後,可倫坡五星級飯店門可羅雀,士兵比遊客多,且要經過重重安檢。這對這幾年偏重旅遊財的斯里蘭卡造成重大經濟傷害。斯里蘭卡基本上是個後段班的島國,在恐攻發生後,預期該國觀光收入與觀光人次將減少3成,外匯收入約損失15億美元。

 府會政治紛爭 引發憲政危機

 戰後10年來,斯里蘭卡力求經濟成長,中共力推「一帶一路」政策,在該國建立漢班托塔港,使其捲入國際政治角力。斯里蘭卡目前是半總統制國家,在這之前總統原任期6年,任期滿4年之後可以提前選舉,2015年初大選前,前總統拉賈帕克薩已擔任2屆總統,卻利用國會多數優勢修憲,讓總統得連選連任,不受原本憲法規定只能連任一次的限制,同黨秘書長斯里塞納出走,與在野聯盟結合,以終結獨裁為由,成功擊敗拉賈帕克蕯。

 斯里塞納政府原本為解決向中共過度借貸的困境,但仍在2017年因為無力償還14億美元的基建貸款,被迫向中共割讓漢班托塔港及周圍15000英畝的土地,租期長達99年。2015年斯里塞納選上後也再度修憲,限縮總統權力,總統任期改為5年,只能連任一次,國會任期也5年,但要任滿4年半才能解散國會。2018年10月底,斯里塞納以生命受威脅為由,反而任命昔日政敵的親「中」派前總統拉賈帕克蕯擔任新總理,引爆總統與國會的政爭,11月總統又宣布解散國會,提前大選,結果被最高法院裁定違憲。

 12月時立場較親印度的總理維克勒馬辛哈回鍋,但府會裂痕已深,難以彌補,其被認為是這次恐攻事件中,政府忽略國安預警的主因;然而,總理卻點名國防部長和警察總長該辭職下台。總理人馬抱怨政爭後,即未能參加國安會議,總統則認為總理未將情報轉告,國內不斷的政爭,亦是外界視為慘劇發生的原因。此外,斯里蘭卡為擺脫中共債務陷阱,近來加強與印度、美國合作,也顯示出該國政治發展,容易受強權影響。年底即將改選,拉賈帕克蕯之弟宣布參選,在恐攻後,前強人總統政治勢力是否捲土重來仍受到國際關注。

 消弭恐怖主義 全球治理難題

 2009年內戰結束後,10年來斯里蘭卡大致維持和平穩定,僅偶爾傳出零星極端佛教組織攻擊穆斯林,但此次穆斯林極端組織攻擊天主教徒讓人意外。「伊斯蘭神教團」和「伊布拉欣真信會」本是極端草根性宗教組織,若未與境外勢力勾結,也沒能力發動這麼大規模的連環攻擊。

 慘案後,警方攻入主嫌哈希姆創辦的「伊斯蘭神教團」總部並發生衝突,再度造成重大傷亡。當局最後確認9名自殺炸彈犯身分,從卡車司機到工程師都有,且確定其中1人受過IS訓練。這顯示出,世界恐怖主義出現重大變化,「伊斯蘭國」以全球化的網路,從各地吸引並招募極端主義分子,對其進行培訓之後,再將其送回所在地製造恐怖攻擊,導致恐怖分子分散化、草根化及個體化現象更明顯。哈希姆曾到過日本講道,讓日本也十分憂心,會與本地宗教組織搭上線,因為連伊斯蘭教社群很小的斯里蘭卡都發生重大恐攻,這種全球性恐怖主義,未來會在哪一國、哪一地區,都無法預測,唯有建立全球治理平台,才能有效反恐。

 結論

 打擊恐怖主義,除了國際反恐合作,加強聯合國等國際組織的效用和行動能力,從斯里蘭卡的悲劇,一國政爭容易導致外力趁虛而入,國家安全必需建立在穩定的政治經濟社會環境,值得世人記取教訓。未來,全球反恐合作體系,應該要與反海盜、航空安全體系連結,也要把反恐與各國的經濟社會發展、文化交流(包括民族、宗教的尊重與包容)連接,方能建立區域性、綜合的非傳統安全合作體系,讓地球村能消弭恐攻悲劇一再上演。(臺灣戰略研究學會研究員)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