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全民國防

【全民國防】臺海特戰秘史 成就今日繁榮

◎鄒文豐

 今年入春後,共軍再度恢復「遠海長航」機艦協同演訓,包括3月31日2架戰機蓄意跨越海峽中線;4月15日更兵分兩路經宮古海峽、巴士海峽直撲西太平洋,固然中共海、空軍轉向「跨軍種、跨戰區」聯合操演的變化確實值得關注,但國軍皆能精確掌握共軍動向,且有周全預應準備,面對中共刻意營造「擾臺」武嚇宣傳效果,國人實在無須隨之起舞。

 冷戰時期,政府積極籌備反攻大業,中共則亟謀「解放」臺灣,在此武力威脅下,臺海不僅是自由世界對抗共產暴政的最前線,更爆發多次知名戰役;其中,為進一步達成情報與政治作戰任務,協力軍事戰略遂行,1950至60年代,國軍多次向大陸東南沿海發起滲透破壞行動,當時國軍雖掌握臺海主要優勢,然由於這些行動皆以小部隊深入敵境方式秘密進行,故在予敵沉重打擊同時,難免也有一定傷亡。隨時空環境變遷,兩岸情勢面貌已截然不同,不過這些海上無名英雄的英勇事蹟,除證明臺海從過去到現在,絕非共軍予取予求之地,過往的海上特戰歷史,對當前全民國防教育依然深具意義。

 政軍背景與行動模式

 中共於1950年大致底定占據大陸態勢後,逐步進軍東南沿海島嶼,連取海南島及舟山群島,惟韓戰爆發,促使共軍將主力移往東北,國軍駐守的金門、馬祖與浙東諸島獲得整備良機。1953年,在韓戰簽署停戰協議前夕,國軍大規模奇襲東山島,為我方最後一次對大陸正規登陸行動,隨後中共再將重心調回東南沿海,為蓄積反攻大陸能量,即漸轉為戰略守勢,並發動沿海游擊與突襲戰術,以牽制干擾共軍。

 1955年一江山失守,政府撤回大陳地區軍民,在共軍沿海作戰能力已有成長的情況下,反攻大陸計畫在戰略條件上的不利因素日益增加,成為彼時政府的難題。1960年代初期,大陸正逢「大躍進」政治運動帶來的嚴重飢荒,加上「中」、蘇衝突表面化,使政府評估認為反攻大陸時機已到,遂於1962年起加緊進行對大陸沿海的偵察活動,以為後續作戰開創有利態勢。

 當時國軍以陸、海軍及情報局為主,成立數個性質接近但各有不同任務屬性的特種單位,進行組訓專業戰力與執行實際任務的工作,突擊範圍北至山東榮城,南迄廣西北海,主要方式包括:

 一、武裝滲透:以小部隊對敵襲擾,利用天候或雷達盲區進行兩棲滲透,前往內陸山區建立游擊基地,發展武裝力量,伺機配合反攻大陸。

 二、兩棲突擊:登陸襲擾大陸沿海共軍陣地,旨在進行威力搜索、測試共軍反應與擷取所需情報,並擴大政治影響。

 三、海上襲擊:操作噸位小、速度快、機動性佳、火力強大的快艇,專門襲擊在東南沿海出沒的共軍艦艇,形成共軍海上航線威脅。

 後因突擊頻率增加、範圍擴大,中共反擊趨於強烈,不僅嚴格管控出海漁船,也迫使中共「中央」下令加強戰備動員準備,防範國軍進襲東南沿海。

 任務摘述與烈士事蹟

 事實上,在過去檔案逐年解密及口述歷史漸受重視後,國軍曾在臺海執行的各項秘密行動,已陸續公諸於世,考量任務代號、內容、次數龐雜,僅摘整3大類任務各一件,俾供參照。

 一、敵前偵察:1953年8月後,浙江沿海情勢漸趨緊繃,大陳防衛司令部所轄特種工作大隊,本有偵察、突擊、破壞與補俘之責,1954年間,因接獲空照情報,指周邊地區共軍調動頻繁,為有效掌握共軍兵力動態,遂命特種大隊以海上滲透方式前往石塘等地探查,並執行破壞通訊網及補俘等任務,偵察隊不久即發現共軍已於我軍對岸興建砲兵陣地,即發起強襲摧毀,後由海軍艦艇實施岸轟掩護撤離成功。

 二、敵蹤追查:1962年12月,諜員情報指共軍艦艇一批自青島向南調動,數量、動機不明,研判將威脅我外島運補及敵我態勢,因空軍在馬祖以南偵察未果,即由海軍派遣水中爆破隊特遣隊,針對馬祖北面黃岐半島至羅源灣周邊地區偵察,特遣隊以橡皮艇半潛特性實施海上滲透,夜間進抵目標區潛伏,至隔夜始展開任務,果然發現共軍艦艇數艘泊於灣內,撤離時回程航道竟有共軍巡邏艇,特遣隊即以橡皮艇欺近緊靠敵艦舷邊方式於外海脫離,順利為我方接回。

 三、滲透護航:1964年7月,情報局編組「羅漢特遣隊」,護送「廣東省反共救國軍」一部突擊大陸,10日抵達越南北部灣海域,臨時接獲行動暫緩指令,即奉令繞道返航,12日午間航至海南島榆林西南海面時,突遭7艘共艇包圍,指揮官何蔻棠與副指揮官宋德淳旋即率領隊員開火抵抗,然仍不敵共軍火網,宋烈士英勇陣亡隨船入海,手中仍緊握手槍,此役多人被俘,為歷年兩棲滲透突擊行動重大損失。

 全民國防意涵

 不可謂過去這些海上突擊任務沒有意義,就當時而言,正因為有這些行動,使政府的政策與戰略得以延續,告訴國際社會,中華民國仍持續奮戰,並且讓中共不敢輕越臺海雷池。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那些發生在遙遠海域的突擊任務也許鮮為人知,但行動本身背負的依然是國家為求生存發展、捍衛自由與人民福祉的期望,烈士們以自己的青春及生命,為那個時代做出貢獻,才有今日我們享有的和平。

 即使國軍已不再主動襲擾大陸沿海,但不變的是,國軍仍以保衛臺海安全為首要職志,只要國家與人民有需要,國軍依舊會秉持有我無敵、我死則國生的信念,站在保家衛國的第一線,執行艱險任務,而這一切需要仰賴全民支持,攜手保衛國家安全,這也是全民國防的真切意義。

 結語

 戰史為國史的一部分,光輝勝利的一面當然引人矚目,但對國人而言,無論成功與否,都不可忘卻為國犧牲者與眷屬的血淚,是以戰史,更可謂國家的血淚史。期以初探過去所發生的、多數無名的臺海戰紀,緬懷過往的海上英雄們,烈士不曾想過自己是否留名,國家後來的繁榮發展,卻是他們存在的最好證明。

(作者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暨戰略研究所博士班)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