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識破中共「對臺31項措施」洗腦伎倆

◎黃秋龍

 中共國臺辦於今年2月27日發布《關於促進兩岸經濟文化交流合作的若干措施》(簡稱:「對臺31項措施」)滿周年實施成效及影響,宣稱「給臺企在大陸的投資興業和臺灣人民在大陸的發展,都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取得了良好的效果。一是提升了臺灣人民在大陸各地學習、工作、生活的便利化;二是臺灣人民享受同等待遇,在更大範圍和更多領域得到了落實;三是臺灣人民有更多的參與感、獲得感和融入感,進一步促進了兩岸經濟社會的融合發展。」

 事實上,其所謂融合發展看似公共治理政策,但所指「歡迎並支持兩岸城市開展多種形式的交流合作」看來,其仍以「一個中國」原則做為政治前提,才「在『31條措施』加入兩岸城市交流的相關內容」。然而,中共慣用對內收縮卻又同時向外擴張的戰略策略交互應用手段,不僅很容易識破,尤其,當「對臺31項措施」涉及兩岸公共治理政策時,勢必得經過我國民意政治與國會法制監督內國化程序。

 中共慣用政策背離客觀現實

 我國去年「9合1」選舉前後,中共為發展兩岸關係,「融合發展」顯然不僅成為持續構築與促進兩岸經濟社會交流的政策主張,也做為統戰策略調整之措施方向。其中既有戰略部署思維,亦包含多項策略操作。這些意圖,一方面應對著當前兩岸政治關係與官方互動;再方面,則針對經濟活動與社會往來,卻相對熱絡的新形勢下,所設計的一套「融合發展」戰略。此項戰略思維,不僅在呈現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對當前兩岸互動的新理念,更是做為繞過我國政府,直接在「可操之在我(陸)」部分,加大兩岸社會交流力度的理論原則與政策核心。

 然而,兩岸社會交流日趨頻繁,反而在政治層面更加分殊化之現象,從而有關兩岸社會認同之議題,乃成為我學術、民調與大陸涉臺機構研究論述之新興主題。

 質言之,即使兩岸的群際接觸,未必直接受到兩岸政治關係低盪、官方互動缺位的制約,然而卻在「社群」生活方式與認同層面上,逐步出現相對獨立性。其所呈現的形式,僅朝向彼此生活方式與社群理念層面上的融合,而非強調兩岸「社會」之差異對比,與政治制度上的比較認同。我國「9合1」選舉後,逐步出現轉變兩岸認同方式。包括對兩岸統獨的合法性之認同,不取決或受制於任何一方的霸權主宰,即使臺灣與大陸在經濟社會上朝向「融合發展」,也不等同於認同中共統治的黨國體制或其價值體系。

 換言之,務實的兩岸交流互動,不再是黨際互動模式或統獨選擇,而是務實的往來,認識與承認在兩岸政治與經濟社會上,可以進行策略性差異選擇。亦即,新小資產階級觀點中的兩岸務實政策,是相信自己有能力的參與,並能對政策發揮影響力,而非服務於特定意識形態或政治霸權。可見,中共慣用的戰略策略交互應用手段,只是為了迎合其片面主觀的黨國體制意志與統一戰線框架,卻低估策略性差異選擇的客觀現實,甚至置若罔聞、視若無睹,更無需大陸民意政治支持與國會法制監督。

 意在跳過官方拉攏民間

 探究「對臺31項措施」的內涵,還繫於體現政府跨部門與公私協力的合作空間,不可能刻意忽略政府角色,僅片面的偏重民間往來。即使當前中共轉向強調「融合發展」,仍有其侷限性。

 一、「融合發展」不等同於對政治體制之認同:事實證明,即使過去對臺工作曾擴大深化兩岸交流,但主張統一的臺灣民意反而出現負成長。一方面,主因為兩岸利益連結呈現出「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的割裂局面,以及陷入自我內捲化的困頓,無法形成普遍的共同利益。再方面,過去中共以「入島」方式企圖影響臺灣輿論或選舉,產生反效果遭抵制。如今,這些經驗教訓總是容易被選擇性遺忘,中共官員又藉「海峽兩岸關係學術研討會」、「海峽論壇」、「探索『兩制』臺灣方案」,對我政府框定「政治基礎」或「惡意歸責」,企圖用「融合發展、經濟實惠與社會文化軟性訴求」影響、控制及改變臺灣對大陸的態度或行為。顯然,中共倡議「對臺31項措施」周年,不能忽略其中的結構矛盾關係。即使兩岸社群認同做為「融合發展」的新興動力,並不等同於對中共政治體制之認同。

 二、兩岸融合與分離發展博弈,向來同時並存:從中共對臺工作看來,「融合發展」只是一種形式或手段,「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才是實質與目的。

 可見,「對臺31項措施」所附帶的「融合發展」,不能反映真實的兩岸關係,也非中共片面定義的兩岸關係;相對地,是兩岸融合與分離發展博弈的同時並存。中共如此對我政府設定「政治基礎」或「惡意歸責」,不僅無法理解臺灣政黨輪替的和平民主多元價值,也背離「融合發展」主軸,讓人們合理質疑中共所標榜的「兩岸融合」、「心靈契合」。相對地,卻反映「融合發展」與分離發展博弈的對抗化和深化,成為進程新階段的主要特點。因此,所謂「融合發展」的實質內容,除了展現對臺工作「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的固有經驗模式外;同時,對中共而言,對臺工作仍必須應對更多新形勢挑戰。

 結語

 中共若仍「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則大陸之經濟利益誘因,將會讓國人與國際社會更加看清楚,繞過或貶抑我政府角色功能,僅片面與民間往來,勢必讓對臺政策缺乏可持續性且流於表面性。所謂融合發展的內涵,在於體現政府跨部門與公私協力的合作空間,不可能刻意抹去政府職能,僅片面與民間往來。因此,融合發展是在不變動既定制度結構前提下的制度創新,不僅意謂心智結構與行為模式的自發創新,也是社群意識創新的集體表徵。事實上,融合發展的精髓,應該表現在超越政治現實的跨域治理上,讓彼此互異的部門,能體察到為何必須採取合作,相互理解彼此的目標與優先權。鑑此,中共應調整「把自己的意志強加於人」的慣性,兩岸互動關係才能永續發展。

(作者為中央警察大學兼任副教授)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