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氣吞萬里如虎

◎文景

 「茅檐低小,溪上青青草;醉裡吳音相媚好,白髮誰家翁媼。大兒鋤豆溪東,中兒正織雞籠,最喜小兒無賴,溪頭臥剝蓮蓬。」─辛棄疾〈清平樂〉

 這是南宋大詞人辛棄疾辭官歸故里後所描述的村居生活,詞裡歲月清平,實際上卻是金兵步步進逼、南宋即將滅亡前夕。辛棄疾是山東濟南人,南宋末年隨朝廷南遷,因此這闋詞中有「吳音相媚好」的句子;通篇詞意是說:我住的茅屋,屋檐既低又小,屋前有條小溪,溪邊長滿了青草。閒來沒事喝口老酒,矇矓醉意裡,看不清是誰家的老翁或老媼,帶著江南口音說著家常話。平常時候,都是大兒子在溪水東邊鋤地種豆;二兒子編著雞籠,只有小兒子最可愛,斜著身子邊搆著溪邊的蓮蓬、邊剝著蓮子大口地吃著。

 若只讀辛棄疾這闋〈清平樂〉,還以為辛棄疾是生在承平時代,事實上,辛棄疾一生都在南宋與金的戰亂中,流離顛沛。我們可以從他的另一闋〈永遇樂〉讀出他的雄心壯志:「千古江山,英雄無覓,孫仲謀處。舞榭歌台,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斜陽草樹,尋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當年,金戈鐵馬,氣吞萬里如虎。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得倉皇北顧。四十三年,望中猶記,烽火揚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鴉社鼓。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這闋詞若和〈青玉案.元夕〉「眾裡尋他千百度」並讀,可能會讓人懷疑寫出如此柔媚詞句的竟會是同一人!「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先從〈永遇樂〉說起,開篇提到孫仲謀;孫仲謀就是三國時的孫權,曹操曾說:「生子當如孫仲謀」,可見,即使奸雄曹操都稱讚的孫權,早隨著歷史湮遠;斜陽草樹、尋常巷陌,竟然是宋高祖劉裕的故居(劉裕乳名寄奴),這些人當年是如何意氣風發,帶兵打仗氣勢如虎,敵人望風而逃。可惜,元嘉年竟因準備不足,被敵人打敗,皇帝在長江邊上登樓北望,悔恨無比。已經六十六歲的我,而今登上北固亭,眺望南方,不由得想起四十三年前,我也曾帶兵討伐逆賊、抗金保國的往事,現在佛狸祠下一片寧靜,誰還記得烽火狼煙?更沒有人來問我這個老廉頗,是否還能帶兵打仗?

 沒有受過敵人欺凌的人,是不能體會國破家亡的悽苦,辛棄疾一生為南宋免於戰火兵燹的愛國精神,留下的悲壯詞章,值得我們再三誦讀。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