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抵禦複合式威脅 波海3國優化防衛策略(中)

◎賴名倫(譯)

(接上文)

 擴大區域安全合作因應俄羅斯威脅

 在烏東衝突之後,波羅的海3國也意識到安全威脅正日益升高,俄國擴張也促成3國強化合作與加速國防改革計畫,更表達尋求在北約、歐盟和北歐框架內進行波羅的海區域跨國安全合作的積極意願。

 3國政府自2015年起便建立一個聯合參謀小組,以更系統性方式協調跨國防務規劃,甚至更同意聯合組建一個半永久性的聯盟營級戰鬥群,以因應波羅的海地區遭遇武裝襲擊,或參與北約快速反應部隊的具體措施。3國也積極協調北歐國家擴大防務合作。並成立由包括冰島、挪威、瑞典、丹麥、芬蘭與3國合組的北歐—波羅的海8國非正式區域政治和安全合作網路(Nordic-Baltic Eight,NB-8),擁有輪值主席以推動區域性的防務合作對話和跨國演習。

 在2016年北約峰會上,北約意識到複合式威脅已逐漸涉及到北約集體防務的規範義務,進而批准一項對抗複合式威脅的戰略構想與改革計畫。在2018年布魯塞爾峰會上更進一步促成整合跨國的反複合式威脅因應小組,以協助北約成員國政府應對複合式威脅。北約的這項跨國合作決定更擴及各個歐盟成員國,並將因應範圍納入包括邊境和海上安全等內政議題領域。雖然民事準備仍屬各國的內政議題範疇,但各國政府也同意支持北約協助成員國制定共同防禦規範,以及評估和加強其關鍵相關領域能力。

 波羅的海3國軍事力量各有長處

 植基於上述安全議題的改革構想,蘭德在這份專文中,也分別檢視3國的國防概況與組織架構。值得注意的是,考慮到國情與地理環境差異,例如愛沙尼亞和拉脫維亞的防務,都著眼於大規模的潛在非傳統威脅。但立陶宛則更加關注來自白俄羅斯和加里寧格勒的地面部隊威脅,3國在軍力結構與因應策略上,亦因時制宜地採取不同建軍方針。足堪各國借鏡。

 愛沙尼亞近年來的國防改革著眼於俄國持續拓展對其境內少數族群的影響力,因此在其國防報告中指出,國防安全應涵蓋6大支柱—軍事防禦、國際行動、國內安全、國家和社會關係、民間支持,以及民眾心理建設。做為3國中最早開始因應複合式威脅的國家,愛沙尼亞擁有最建全的全面防禦體系與後備部隊動員機制。

 愛沙尼亞國防軍(Estonian Defense Forces,EDF)現有約6600名常備部隊,主要作為培訓義務役訓練和預備役動員組織幹部,在戰時並可動員約6萬後備部隊。此外,建立在二戰與冷戰時期抵抗運動基礎上的愛沙尼亞國防聯盟(Kaitseliit),則是一個類似美國國民兵體制,隸屬於正規國防軍下的半常備編制。它由約16000名志願成員依照行政區(縣)組成15個營,負責特定區域防務,戰時則轉隸國防軍並作為動員部隊的編制骨幹。專文指出,儘管愛沙尼亞部隊無法單獨擊敗入侵部隊,但其實力亦足以有效擾亂和推遲入侵行動,而構成一定程度的嚇阻力。

 拉脫維亞在2004年加入北約後曾大幅裁軍,但國防部自2017年起,已擴大採取總體防衛戰略。其戰略指導強調7項議題:確保軍事力量、促進公私協力、推動社會教育、擴大民防訓練、推廣戰略指導,同時也強調經濟彈性和民眾的心理建設。這些行動伴隨著國家安全法的修訂,進一步深化國家與社會共同應對威脅的橫向整合,並明列國家在面臨戰爭或占領時的義務和權利。

 拉脫維亞受限於金融風暴與國家財政困難,因此在2007年放棄員額龐大的義務役制,改採志願役與國民兵合組的專業部隊。其軍力由6500名國家武裝部隊和8000名國民兵、3000名後備役幹部所共同組成。此外,也在高中課程中引入國防相關課程,藉由凝聚社會責任感,社會向心力和訓練國防相關技能,鼓勵國民在戰時支持防衛行動。

 值得注意的是,其國民兵劃分為3大行政區域,除作為正規軍戰鬥支援和後勤輔助力量外,也有因應不同任務,包括網路安全、核生化防護與心戰通資電專長的小型專業單位。未來並計畫至2027年時擴充達12000人。顯示其國民兵的重要性正逐漸上升。

 立陶宛強調自主民防能力與集體安全

 2017年新頒布的立陶宛國家安全戰略,要求應加強危機管理能力、民防準備,以及提升「民眾捍衛國家的意願與全面準備」,不僅明確指出國民應尋求實施非暴力抵抗策略的必要性,也明言正積極加強與北約的安全合作。

 立陶宛擁有3個波羅的海國家中最大的武裝力量,其近2萬名常備部隊中特戰部隊的編制較大,包括有反恐、兩棲作戰與專業後勤等獨立部門以迅速應對各種非傳統衝突。相較之下,其後備部隊編制與重要性則相對較小,僅擁有約5000名全職的志願役後備幹部體制,他們以每年3個月的基礎訓練作為正規軍的輔助力量。但為了同時因應自白俄羅斯境內,以及加里寧格勒發動的鉗形攻擊,立陶宛也自2015年起,恢復役期9個月的義務役制以提高後備兵源數量,並積極尋求和北約與波蘭擴大安全議題對話與合作。

 另一方面,立陶宛政府將資源投注於民防議題上,除積極加強公眾教育外,也設立集體避難/防護建築,以提供戰時的平民避難需求。此外,更積極印製與公開推廣民防指南,提供對於民眾自我防衛能力與措施的建議,以及在遭遇入侵情境下一般民眾如何因應武裝行動與實施非暴力對抗措施。這些作為顯示立陶宛十分關切領土所遭遇的直接威脅,並積極針對戰時的社會與民眾安全提供因應策略。

 針對俄羅斯可能攻擊策略建立應對策略和情境兵推

 與冷戰時期龐大的蘇聯軍力相較,目前俄羅斯軍演內容,以及近年來的頓巴茨衝突,顯示俄軍已將對手國的非傳統防禦和抵抗能力,確立為規劃軍事行動時的考慮因素,這顯現在俄軍組織中民兵和非傳統部隊數量的增加,以及以「反恐」為名對武裝分子,由邊防與內政員警安全單位展開的宣傳、治安掃蕩等非傳統行動的普遍化趨勢中。

 對此,自2016年起,北約和歐盟領導人也承諾加強合作,並於2017年12月就一系列具體合作構想達成共識,指出北約應與北歐和波羅的海國家加強安全合作,並尋求包括改善情資監偵能力、協調戰略構想、強化訊息傳遞機制和系統,同時也應改革危機管理機制、強化民防準備和擴大物資儲備等必要行動等多項改革方針和具體措施。

 總體而言,上述的措施已由傳統的武裝軍事衝突防禦對策,擴展至非戰時狀態下的即時危機管理和安全嚇阻機制。但是面對新戰爭形態帶來的挑戰,對於波羅的海3國的總體防衛和非傳統安全性原則,以及俄羅斯可能對策的評估,仍然有待更進一步的深入模擬和兵棋推演。(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