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暴政肆虐 民主理想無期

 去年,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廢除任期限制,成為繼毛澤東之後最強勢的領導人;但迎接他的,並非欣欣向榮的太平盛世,而是內憂外患的風暴危局。這是長期漠視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種下的惡果,中共卻仍以愈發嚴厲的社會鎮壓應對,可見其不僅已黔驢技窮,更是飲鴆止渴。

 中共與美國的貿易大戰進行年餘,已讓大陸40年來的經濟增長疲態盡露。各地基礎建設熱潮趨緩事小,地方債務危機更是下一顆未爆彈。儘管北京當局不斷宣稱,大陸經濟一切如常,不過識者皆曉,中共運用宣傳工具傾全力抨擊美國,根本是對內喊話壯膽。官員愈強調商業、金融、匯率穩定,代表問題之大,恐非大眾能夠想像。特別是經濟問題已向政治問題延伸,尤其今年正值五四運動,西藏、法輪功問題等眾多大事件的「逢十」周年,種種敏感的政治與社會議題,在在都能引起外界對中共政權的質疑。其中最重要的,正是「六四天安門事件」30周年。

 30年過去了,中共面對「六四」的態度,始終視之為「別有用心的一小撮人」,企圖打倒共產黨、推翻社會主義制度,建立「附庸西方的資產階級共和國」的顛覆行動。因此,中共一貫封殺所有相關訊息,並以迴避、淡化的方式,試圖讓曾經歷那段時期的人遺忘記憶;讓不曾經歷那段時期的世代,無從記憶。只是,中共固然可憑藉極權專制的黑布,蒙上自己的雙眼、摀住自己的雙耳;在某種程度上,也能成功地讓大陸民眾催眠沉寂,但實質上遮不住全世界的批判目光。

 回顧30年前,天安門廣場的那群學生、工人、群眾,與現在的大陸民眾並沒有本質上的不同。當年的背景與現今情況,卻有歷史性的弔詭相似。物價同樣不停上漲,貧富差距從未縮減,中共高喊「致富光榮」口號,真正富起來的仍是權貴階級。當年大陸民運人士魏京生曾說:「我們不僅需要官方提出的工業、農業、科技、國防4個現代化,還需要第5個現代化,就是民主。民主不僅是社會發達的結果,更是社會進一步發達的前提」。「六四」的學生與群眾,爭取的是民主、自由、公平與正義,可惜他們全然不知,中共這種獨裁、貪婪、自私的封閉式黨天下政權,根本上即是反民主;從來就只會為鞏固自己的政治利益,不惜一切消滅所有敵對者。悲劇因而早已注定,民主之於大陸社會,依舊是望穿秋水仍不可得的海市蜃樓。

 有人認為,「六四」之後,中共進行驚人的經濟轉型,讓大陸脫胎換骨成為世界強權;然缺乏民主法治的政治體制,卻是醞釀社會事件接連不斷的絕佳溫床。大陸民眾在極權壓抑下,只能從爭取政治權利的奢望中,退而求其次,卑微地希求基本權益的確保。但當表達希望擁有公正的社會制度、安全健康的生活環境、不受侵犯的個人隱私等人權訴求,都落空之際,我們對於中共在「建政」滿70周年前夕,仍須採取高度監控、收緊輿論,舉全黨之力打「政治安全保衛仗」,嚴防「顏色革命」危及中共政權的作為,就不會感到任何意外了。

 中共總喜歡將「養活13億人」當作偉大功績,認為只要滿足這種原始生活條件,就是仁至義盡。但即便動物也有生存權,人之所以為人的「人權」,在於擁有思想、言論及免於恐懼的權利。今日大陸民眾距離此基本人權愈來愈遠,倘若這可視為大陸社會群眾不滿情緒的根源,我們更可就此理解,為何中共對人民抗爭的恐懼,經年累月持續加劇。如今,「維穩」不僅成為中共的囈語,更是共黨政權的執念。是以,中共從「中央」到地方,總能毫不猶豫動用所有手段,鎮壓民眾訴求與意見,這也才是中共本來面目。

 中共不會不知道,用最極端的手段避免動亂,結果只會適得其反,將民心愈推愈遠。如此,或能讓共黨政權苟延殘喘一些時日,但距離帝國崩解,已是指日可待。一個把人民當作最主要威脅的政權,捍衛的絕不會是廣大人民的權益,而是「一小撮」共黨權貴的既得利益。「六四」之時,人們曾對中共的改革寄予厚望,甚至認為大陸可以走向民主;但從現今全面性社會監控體系、關押百萬人的「再教育營」等,愈顯諷刺。

 中共統治大陸迄今,已給民眾帶來太多災難,凸顯其完全是個沒有反省能力的政權。如果我們已無法再對中共有更多的奢求,只能期盼中共的本質能早日被認清,讓大陸人民早日獲得真正的民主與自由。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