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回首六四 中共拒改革、走絕路

 昨日是中國大陸「六四事件」30周年。蔡總統曾在接見「海外民運人士認識臺灣民主人權」參訪團一行時指出,兩岸都曾站在十字路口,但臺灣很堅定地選擇走上民主自由這條路;中國大陸在人權自由上,卻受到很大的限縮。這個對比正是中華民國普受國際支持、中共卻遭到國際隱性圍堵的根本原因。也顯示自由民主是我國對抗中共打壓及侵略,最有效的政治防禦武器。

 無論「六四」或我國的民主化,都不能脫離美國著名政治學者杭廷頓所說的「第三波民主」國際框架。「六四」發生前,東歐共產世界已發生劇變。1989年2月,波蘭團結工聯取得合法地位,民主化浪潮逐漸蔓延到前華沙條約組織國家;另一方面,蘇聯在戈巴契夫上台後,推出開放政策並推動政經改革,進一步助長共產世界的民主火苗。這股「蘇東波」也傳到了中國大陸,當時在天安門廣場帶領群眾爭取民主的學生領袖,以東歐的民主運動,證明政治改革須由下而上,也認為這股潮流無法阻擋。

 然1989年6月4日,為東歐與中國大陸的民主化運動,劃上了一條命運迥異的區隔線。波蘭團結工聯在議會選舉中以壓倒性優勢,擊敗執政的統一工人黨;接著匈牙利、東德等前共產國家,也紛紛走上民主大道。同一天,中共卻派出共軍進入天安門,大肆屠殺自己的人民,粉碎了國際對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抱持的幻想,也使中國大陸好不容易出現的民主種子胎死腹中。

 當中共鐵蹄鎮壓民主,我國卻堅定地走上自由民主道路。1987年宣布解除戒嚴,是我國民主化的起點。主導廢除戒嚴體制的蔣故總統經國先生,在1986年說了一句名言:「時代在變、環境在變、潮流也在變」,這句話開啓了我國民主化之路,也揭示當中共違逆世界潮流、殘酷剝奪人民自由權利時;我國則選擇站在世界民主的浪頭,與自由民主國家相伴而行。接著1991年國民大會改選、1992年立法院改選、1996年首次總統直選、2000年首次實現政黨輪替,一連串的里程碑,讓我國民主政治發展,不斷攀越高峰。

 回顧兩岸政治發展的對比,「六四」事件絕對是重要的分水嶺。「六四」之後2年,我國於1991年進行第1次修憲,直到2000年共6次修憲。一如其他民主國家,國內對憲法內容仍有不滿意的聲音,但總體來看,我國每次修憲,都讓民主政治更上層樓。相較之下,中共的修憲則是愈修愈糟。「六四」之後,中共總計進行了4次修憲,每次修憲都將權力抓得更緊。去年初最近一次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使中國大陸從共產黨極權,走向習近平的個人極權,也讓國際對中共的政改,從失望變成死心。

 兩岸的政治發展南轅北轍,效應也延伸到兩岸關係和國際關係上。就兩岸關係言,中共改革開放40年,在經濟上取得巨大成就,固然志得意滿;甚至認為經改累積的巨大財富,可以買下臺灣民心,讓其不費一兵一卒就可「統一」臺灣。但中共不僅失算且大錯特錯,「六四」歷史和中共對於大陸自由民主與人權的箝制,早讓臺灣2300萬人民戒慎恐懼,不可能將好不容易獲得的自由民主,讓中共買斷。這正是中共不斷加碼「惠臺措施」、鼓吹「一國兩制」,卻不能讓臺灣人民心動的主因。

 在國際關係上,我國的自由民主成就,普受讚揚,也匯聚成為支持中華民國的龐大力量。例如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今年2月在致「密克羅尼西亞地區總統峰會」書面致詞中,讚揚我國「是民主的成功故事、可靠的夥伴,以及世界上一股良善的力量」,此一肯定也是近年美臺關係快速提升的主要動能。相對之下,中共近年來在國際上益形孤立,特別是與美國關係急劇惡化;殘害民主與人權,也是重要原因。這從美國副總統彭斯去年10月,在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演講時,重批中共的言詞即足以體現。

 「六四」雖已過了30年,但它就像是一座警鐘,提醒我們防備挑戰自由民主的惡勢力,珍惜既有的民主成就。面對中共與日俱增的威脅,誠如蔡總統所言:「臺灣絕對會守住民主、守住自由,絕對不會在壓力下屈服。」這既是對埋下民主根苗先人的承諾,也是對後代子孫責無旁貸的使命。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