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伊朗發展飛彈戰力 嚇阻區域威脅(上)

◎李華強(譯)

 當前中東戰雲密布,美、伊於波斯灣對峙叫陣,緊張情勢一觸即發。伊朗戰力成各界亟欲了解和分析的關切議題,其中以飛彈戰力最為重要。以色列智庫國家安全研究院,針對伊朗發展飛彈的現況和未來趨勢進行專題研究,青年日報特節譯如后,以饗讀者。(編按)

 前言

 伊朗已建立中東地區最大的飛彈軍火庫,主要分布在伊朗境內,其他則歸敘利亞、伊拉克、葉門等地代理勢力掌控,且以黎巴嫩的真主黨為大宗。對伊朗而言,飛彈儲量係目前嚇阻敵方與捍衛自身的最重要手段;對於限制其飛彈計畫的相關提議,伊朗都堅定反對。近年來,伊朗致力於提升其飛彈和火箭品質—延伸射程並提高精準度;截至目前為止,伊朗僅在若干場合,自行發起或透過當地代理勢力,有限度運用飛彈對抗敵方,包括以色列國防軍空襲敘利亞後,即以飛彈攻擊位於戈蘭高地的以軍部隊。伊朗的克制作為,或許不至於運用大規模報復性戰力,猝然對美國,甚至以色列發動飛彈攻擊;或若果真付諸行動,亦可能藉由代理者(尤其是真主黨)發動是類攻擊—至少在開戰初期。

 1980年9月,伊朗的嚇阻戰略徹底失效。伊朗最後一任沙王巴勒維長年投資建軍、發展尖端武器,且憑藉伊朗地理位置優勢的嚇阻戰略,仍不敵伊拉克海珊總統於1980年9月22日入侵伊朗,旋即捲入全面、冗長且生靈塗炭的兩伊戰爭,至1988年8月20日雙方由聯合國調停終戰。此挫敗源於伊斯蘭革命後軍隊戰備弱化(包括美國斷絕軍事援助、西方國家實施武器禁運、伊朗大舉肅清前朝軍官),以及伊拉克擁有優勢飛彈軍備的影響。伊朗革命後的領導階層,於戰後擬定新的嚇阻策略,並建基於不同領域:大量飛彈軍備、不對稱作戰、什葉派民兵(真主黨為首要),並在未來發展核武。

 最引人注目者,莫過於伊朗擁有大量飛彈儲量,以及為黎巴嫩境內真主黨建造的同樣可觀火箭與飛彈規模。此文探討伊朗飛彈計畫的本質與重要性、促使其運用相關武器的考量,以及後續對伊朗敵方可能造成的影響。

 背景

 伊朗飛彈計畫的濫觴,始於兩伊戰爭。1980年9月戰爭爆發時,伊朗毫無任何地對地飛彈。反觀伊拉克,戰前即打造出龐大的飛彈軍備,主要包括購自前蘇聯的飛毛腿B型飛彈(Scud—B),射程延伸至600公里。1982年10月,伊拉克開始向伊朗發射飛毛腿飛彈,迄1988年8月戰事結束為止,總計發射逾500枚,目標多為城鎮區和軍事陣地;1988年,伊拉克在史稱「襲城戰」(War of the Cities)的重要戰役中,向伊朗發射約190枚飛彈。

 兩伊戰爭前幾年,伊朗對伊拉克的飛彈毫無招架之力,轉而求助利比亞、敘利亞、北韓等收購飛毛腿飛彈。遲至1985年,伊朗始藉由收購作為,得以向伊拉克發射飛彈;迄1988年戰爭結束,伊朗計發射約120枚飛彈,大多發生在「襲城戰」期間。伊朗的飛彈劣勢,主要歸因於其飛彈儲量在1988年迅速消耗殆盡,後續更被迫在非預期的時間與條件下結束戰爭。

 「襲城戰」促使伊朗的領導階層決意傾力建構其飛彈武力。伊朗得到結論,「飛彈是可以贏得戰爭的武器」,1980年缺乏飛彈的軍備,弱化其足以嚇阻海珊的能力,導致後者發動戰爭攻擊伊朗;伊朗民眾憂懼伊拉克飛彈攻擊,尤其唯恐伊拉克可能以化武彈頭武裝飛彈。一瀉千里的全民士氣,嚴重影響領導階層的決策,最終灰頭土臉的結束戰爭。

 自1980年代晚期起,伊朗傾向於發展飛彈做為戰略武器,主要考量是伊拉克威脅。海珊政權引入飛彈做為中東地區戰爭的主要武器,除攻擊伊朗外,甚至在戰後維持伊拉克的威脅態勢。因此,伊朗在戰後旋即重建其軍隊,俾嚇阻伊拉克再次發動戰爭,並在伊拉克果真攻擊時不再重蹈覆轍。基此,伊朗在俄羅斯的大量武裝支援下,規劃建立一支現代化空軍、大規模裝甲部隊與先進海軍。

 然而,兩次波灣戰爭為伊朗的戰略武力平衡帶來顯著改變。1991年第一次波灣戰爭,美國重創伊拉克的軍事戰力;2003年第二次波灣戰爭與後續美國占領伊拉克期間,大多數相關戰力均遭摧毀殆盡。因此,伊拉克對伊朗不再是軍事威脅,自此也喪失反制與阻擋伊朗滲透和染指區域的能力。自1990年初期起,美國搖身一變成為伊朗的最嚴峻威脅,不僅因美國占領伊拉克和阿富汗等伊朗鄰國、在伊朗周邊擴張軍力,更因美國認為伊朗係危及其盟邦和利益的主要威脅。

 就伊朗而言,除美國威脅外,以色列係另一個新興威脅;鑑於伊朗政權揚言滅絕猶太國度的極端立場,以國對伊朗保持敵視態度。除了宗教基本教義派助長仇以態度外,伊朗領導階層亦認為,以色列煽動美國去攻擊伊朗、重創其經濟,並試圖推翻伊朗政權。伊朗視以色列為強勁的區域勢力,擁有顯著軍事戰力,處心積慮阻擋伊朗成為區域霸權。隨著美國與以色列威脅興起,以及伊拉克威脅不再,伊朗領導階層的關注焦點,從近接威脅轉變成遠距威脅,並仰賴一種長程武力應付新興威脅。

 區域威脅是第3個考量。自2001年起,敘利亞內部情勢即動盪不安。2014年起,「伊斯蘭國」(IS)奪占敘利亞和伊拉克大量土地所造成的惡化局勢,在在都對伊朗造成新的威脅。伊朗必須在遠離其國土數百公里外維持軍力,而其老舊落伍的空軍對此鞭長莫及;面臨的威脅態勢,據此改變伊朗建軍目標。江河日下的伊拉克威脅,大大降低伊朗建立大規模現代化空軍的迫切性;此外,就算在最佳情況,伊朗也無力抗衡美國與以色列空軍,遑論建軍所需的漫長歲月。沙烏地阿拉伯與若干波灣國家,係透過高價精密戰機來建立可恃空軍。反觀伊朗,其評估似傾向投資大量彈道飛彈,俾快速獲得足可遠程攻擊、嚇阻以色列與其他中東國家之能力,必要時甚至可對抗美國在歐洲與中東的目標。

 伊朗飛彈計畫的另一考量,就是提供飛彈和火箭與區域盟邦;其已為真主黨建立龐大的飛彈(火箭)儲量,當前目標則是提升性能,尤其是精準打擊能力。以國情報估計,真主黨擁有15萬枚飛彈與火箭,包括Fajr-3型(射程45公里)與Fajr-5型火箭(射程75公里)、Zelzal-3型飛彈(射程300公里),以及M-600型飛彈(伊朗「征服者」Fateh-110的敘利亞衍生型)。真主黨的飛彈與火箭軍火庫,係伊朗為其代理勢力建立的最重要且最龐大者。(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