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伊朗發展飛彈戰力 嚇阻區域威脅(中)

新聞圖片
新聞圖片

◎李華強(譯)

(接上文)

 前數家媒體於2018年報導,伊朗已轉移數十枚「征服者—110」(Fateh—110)、Zelzal,以及Zulfiqar飛彈(射程200至700公里)予伊朗關係密切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這些飛彈可用以攻擊以色列和沙烏地阿拉伯,並替補真主黨軍火庫。伊朗另在伊拉克協助民兵團體組裝飛彈,自2017年初,伊朗除轉移大量飛彈和火箭予葉門境內胡賽叛軍,提供零件供當地組裝,並輸出飛彈生產技術。2017年11月後,胡賽叛軍已向沙烏地阿拉伯至少發射8次飛彈與火箭,包括首都利雅德與其周邊主要國際機場。

 對伊朗而言,為代理勢力打造飛彈存在重要利益。伊朗得以在遠離國界外另闢戰線,首要目標就是以色列;其不但宣稱未涉入相關行動,更表明與此毫無關係,且代理勢力不過從事防衛行動。此舉拓展伊朗的攻擊戰力,並強化其嚇阻力道;可以確定的是,伊朗並未付諸任何實際行動,為其代理勢力建立空中武力,故建立強大的飛彈與火箭軍火庫,係為自身暨其代理勢力創造嚇阻力量的最適合選項。

 發展

 兩伊戰爭爆發時,伊朗不但沒有任何飛彈,更無生產飛彈的基礎設施或能力。打從伊朗決意打造大規模飛彈軍備起,即決定發展自製飛彈能力。該決策主要反映伊朗對現況的廣泛認知,冀求武器獲得能自給自足:此一目標源於兩伊戰爭期間的經驗教訓,甚至早在戰爭爆發前,西方國家就對伊朗施行全面武器禁運,即使前蘇聯亦在戰爭結束前限制對伊朗大量輸出武器。伊朗決定要發展技術實力,一開始是組裝,再來是生產和發展飛彈;計畫推動的前幾年,伊朗接受主要來自中共、北韓,以及前蘇聯的協助。

 在製造短程火箭的同時,伊朗的飛彈計畫同時進入重要階段:以北韓的蘆洞飛彈為原型,生產射程達1300公里的流星3型飛彈(Shahab—3);伊朗自1993年開始發展與改良該型飛彈,迄2003年達成戰備。後續生產的一系列彈道飛彈,不僅在性能上逐漸超越北韓,更大幅降低其飛彈計畫對北韓的依賴程度。

 伊朗最為外人注目的飛彈分為兩大類。第1組包括射程500至700公里的短程飛彈,用途係對抗在伊拉克、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以及波斯灣國家的敵對組織,另可自黎巴嫩與敘利亞發射,攻擊以色列境內目標。以Qiam飛彈為例,於2010年首度試射,採液態燃料運作,射程自700提升至1000公里;該型飛彈已轉移葉門的青年運動叛軍,並自2008年起多次自葉門發射攻擊沙烏地阿拉伯。此類飛彈中最重要型式係「征服者—110」,採固態燃料運作,由Zelzal非精準火箭研改而成,惟目前已具備相當精準度;其最初射程為250公里,最新型式射程則達700公里(稱Zulfiqar),被視為伊朗生產的最精準飛彈。

 第2類包括射程達1000至2000公里的中程飛彈,包括老牌的流星3型(非精準飛彈)、Ghadr飛彈(射程1600公里;試射時更達1900公里)、Emad飛彈(射程1700公里),以及採固態燃料,射程達2000公里,現仍在測試的2級式「泥石—2」飛彈(Sejjil—2)。2017年9月,伊朗宣稱其成功發射1枚可攜載多枚彈頭,射程達2000公里的「霍拉姆沙赫爾」飛彈(Khorramshahr),惟美方宣稱該試射失敗。

 伊朗已打造全中東最大的飛彈軍火庫,包括火箭、攻陸(船)巡弋飛彈、多款衛星發射器、超過1000枚短/中程飛彈,以及10種以上的彈道飛彈。諸如「霍拉姆沙赫爾」等型飛彈,可攜載核子武器;若干「精靈」火箭與飛彈則具備高精準度,尤其是征服者-110、Zulfiqar、Emad、Qiam等短程飛彈。目前為止,中程飛彈主要用來對抗大型目標,包括人口稠密區。伊朗可運用短程飛彈攻擊鄰近目標,尤其是位於沙烏地阿拉伯、波灣國家、葉門,以及伊拉克境內的敵對目標與組織;只要伊朗/什葉派勢力維持在敘利亞,就可以發射飛彈攻擊以色列或敘國境內反對勢力。此外,伊朗可在其境內發射中程飛彈攻擊以色列;儘管相距1200公里,伊朗不但可自其西部發射,亦能在深入其國境內部作業。

 如今伊朗可自其西部發射短程飛彈,攻擊面涵蓋波斯灣海域、波灣國家、沙烏地阿拉伯東部(包括煉油設施)、伊拉克大部,以及土耳其若干區域,以色列則在射程之外。自伊朗本土發射的中程飛彈,射程涵蓋面則不僅囊括以國全境,另包括伊拉克、敘利亞、約旦、土耳其、整個阿拉伯半島、埃及幾乎過半領土,甚至遠及歐洲東部。

 截至目前為止,伊朗並無任何洲際彈道飛彈(射程超過5500公里),但顯然傾向於發展該型飛彈。換言之,伊朗尚未具備能力,得以飛彈威脅西歐目標,遑論美國本土。儘管如此,西方國家憂心,若不限制伊朗的飛彈發展計畫,其終將成功造出洲際彈道飛彈。部分考量源於2008年起發生的事實:伊朗發射衛星進入太空,旨在情蒐、科學研究與其他目的,並為此打造至少2型發射載具。儘管伊朗的進展程度不明,探索該領域的活動似乎也遭遇困難;然而,外界認為,伊朗的衛星發射作為,與其發展洲際彈道飛彈息息相關,因為兩者運用類似技術,且發展太空載具可提供伊朗建造洲際彈道飛彈的經驗與知識。因此,美國情報機構內部相信,伊朗確實戮力發展洲際飛彈,藉此強化其嚇阻美國的實力。

 限制

 從一開始,伊朗的飛彈計畫就沒有包括在後續形成的2015年核協議談判中,故對此無任何共識。協議排除飛彈議題,源於伊朗的強烈反對;伊朗強調此與核子議題並無關聯,且其他夥伴國傾向於對飛彈議題另行磋商,憂心堅持討論飛彈議題將有礙達成核子協議。唯一有關伊朗飛彈計畫的限制,係達成核協議後立即通過之聯合國安理會2231號決議案:要求伊朗不得進行可攜載核彈頭的彈道飛彈測試。該決議案文字,係「呼籲」(call upon)伊朗,狀似強硬但欠缺決斷力,導致伊朗解讀為不具約束性。事實上,自核協議通過後,伊朗已進行一系列中程彈道飛彈、衛星發射器,以及巡弋飛彈測試;美川普政府對此表示,相關測試違反安理會決議。

 伊朗執意擴充其飛彈軍備的決心無庸置疑。對敵發揚大量飛彈火力之能力,是伊朗最重要的嚇阻與防衛戰力,尤其是對抗美國與以色列—至少在其擁有核武能力前。維繫與發展該戰力的需求,恰反映其拒絕討論任何限制其飛彈計畫的態度。伊朗前國防部長達甘尼於2015年8月宣布,伊朗將發展任何其自認適切的飛彈,俾強化嚇阻戰力,且不會同意任何對其飛彈射程或性能所施加的限制。基此,伊朗在國內多處建構地道、地下化存儲與發射設施,部分甚至公開媒體,俾宣揚其嚇阻戰力。這些地下化工程,係中東地區最大規模,可用於防護與匿藏飛彈計畫項目。

(待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