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美「中」對抗 牽動亞太安全形勢

 第18屆「香格里拉對話」,今年5月31日至6月2日循例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飯店舉辦。此一由英國智庫「國際戰略研究所」(IISS)、新加坡國防部「亞洲安全峰會辦公室」主辦,並邀請亞太地區為主的多個國家國防代表、軍方將領及政界人士共同參與的安全防務論壇,旨在加深亞太地區各國在安全防務領域的互信,自2002年起的討論議題,對亞太地區及全球安全環境,均有實質建樹。

 今年對話的重點,除了持續探討朝鮮半島安全、海事安全、軍事合作、區域安全秩序,也特別增加了區域基礎建設發展的安全意涵、南太平洋的戰略利益與競爭、國防工業發展的自主與合作,以及網路能力發展的防衛意涵等新議題。往年重點多置於亞太地區,今年則接續去年以印度洋、太平洋為中心的印太地區,並加上南太平洋為戰略要域,以及第四空間的網路能力。此一趨勢顯示印太安全的挑戰,正逐漸擴大,並已擴及虛擬空間。本次會議的焦點也匯聚在新加坡總理李顯龍的開幕致詞、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的演說「美國對印太安全的願景」,以及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的演說「中國(大陸)與國際安全合作」。

 今年的議題,經濟比重大幅增加,主要是區域國家對經濟前景憂心忡忡。李顯龍致詞時表示,小國無法影響大國,卻有許多機會深化經濟合作,因此多邊的經濟機制建置勢在必行,因為沒有任何國家可以置身事外;而多國的合作機制一旦建立,其集體的影響力便可形成,將可對區域內的貿易、科技,甚至安全議題產生重大影響。

 近來美「中」關係惡化,非常不利於區域政治經濟整合。李顯龍強調,印太地區的最大挑戰,就是美國與中共缺乏戰略互信。會中許多國家也認為,美「中」互疑之下,合作難以進行。近幾個月美「中」貿易戰已經延伸至其他領域,如科技與服務等行業,使得區域內國家人心惶惶,深怕受到波及。他強調,東南亞國家也是這個大賽局的一環,不能置身事外。尤有甚者,美「中」關係已從以往以合作為基調的「鬥而不破」,開始轉向以鬥爭為手段的對手關係。倘若這種模式持續下去,恐怕雙邊的「零和賽局」將會浮現。

 美國則對印太地區安全提出再保證的承諾。美國代理國防部長夏納翰指出,印太地區是美國全球戰略的優先戰區,印太地區的安全與繁榮,全繫於區域國家的共同合作、對安全秩序的支持,以及對於海事安全行為的自制,也就是說,印太區域的航行自由至為重要,任何國家都不應以軍事裝備進行危險行為;美國也強調了自己在區域內的領導地位。

 此外,美國也對區域內的盟邦,明確表達了安全承諾與政經合作的態度,自川普總統上任後,印太戰略就已經開始積極布局了。夏納翰在會中細數許多與美國有安全合作的印太國家,例如日本、南韓、印度、新加坡、澳洲、印尼、泰國、菲律賓等,並重申美國協助臺灣自我防衛的承諾。

 中共則重申其核心利益,並指出不惜以武力確保。2011年時,中共首次由當時的「國防部長」梁光烈出席香格里拉對話,今年則是時隔8年之後,再度由部長層級的上將帶隊出席。此次會議,中共「國防部長」魏鳳和以「中國(大陸)與國際安全合作」為題發表演講,內文圍繞四個面向,也就是「臺灣問題」、「南海主權爭議」、「朝鮮半島無核化」以及「美中關係」,然而,通篇並未真正提出任何建設性的合作建議,只是把中共的政治立場老調重彈,同時藉機批評美國干擾國際秩序,並以強烈的言詞強調,臺灣與南海是中共的核心利益,語帶威脅地表示將以軍事武力確保其核心利益。

 綜言之,今年的香格里拉對話可見三個新趨勢。首先,區域國家都不願見到美「中」雙方走向對抗,尤其是在安全與繁榮這兩個最重要的議題上,因為受害的將是區域內的其他國家,希望雙方能展現互信與合作,或至少能保持亦敵亦友的關係。可惜中共對其利益的強硬態度,不利於這個期待;其次,經貿安全議題也成為主軸之一,討論內容涵蓋國防工業、民生基礎建設,尤其是東南亞國家、發展中國家及南太平洋島國,最需要這些方面的發展。因此,香格里拉對話已經擴大與深入對話議題;再其次,是其涵蓋範圍,從原本的亞太地區,擴大至印度洋與南太平洋;代表的意涵就是,亞太與其他地區的安全繁榮,已是共生一體、息息相關。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