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寰宇韜略

【寰宇韜略】伊朗發展飛彈戰力 嚇阻區域威脅(下)

◎李華強(譯)

(接上文)

 伊朗明目張膽提升其飛彈射程與性能的作為,已動搖歐洲國家政府對其飛彈計畫應否施加限制的看法。儘管英、法、德政府不認同美川普政府對待伊核協議的立場,然基於伊朗飛彈已危及中東地區,且理論上同樣影響歐洲若干國家,故較過去更明白對伊朗飛彈計畫施加特定限制的重要性。

 基於此考量的另一重點,係伊朗對飛彈議題的立場展現若干彈性:在設定其飛彈的最大射程方面。自2013年11月結束伊核協議的首輪談判後,伊朗高階官員據稱將其彈道飛彈的射程限制在2000公里。然而,就在2013年12月通過伊核協議前,伊朗革命衛隊司令賈發瑞指稱,伊朗得發展射程超過2000公里的飛彈,且革命衛隊有意如此,但伊朗最高領導人柯梅尼指示,飛彈射程將限制在2000公里以內。賈發瑞對此表示,現階段該射程限制已滿足伊朗所需,因為其涵蓋以色列與鄰近伊朗的美軍基地。

 上述射程設定,顯然是一種自發性限制;若未明載於國際協議,則對伊朗毫無約束力。伊朗官員在談判期間提出的自我限制,可假定其目的係轉移欲將飛彈議題納入核子協議的壓力。事實上,伊核協議通過後,伊朗高層追求2000公里射程的態度即趨強硬。伊朗國防部長達甘尼在2016年8月表示,伊朗從未設限飛彈射程;2018年11月,革命衛隊副司令警告,歐洲國家若干涉伊朗的核子計畫,即對其形成威脅,伊朗將提升其飛彈射程,藉此涵蓋歐洲。

 影響

 實際上,伊朗飛彈計畫目前並未受到外界的任何限制,且伊朗仍持續進行不同種類的飛彈測試。對其飛彈計畫的任何限制,或意圖導向相關協議的談判,伊朗都堅決反對。然而,若經濟持續惡化,且若美國政府同意核子協議的框架,包括取消對伊朗重新祭出的制裁,則伊朗可能願意限制其飛彈射程,例如前述之2000公里。伊朗有2個主要考量:1.無論如何,飛彈射程須涵蓋主要目標,包括以色列、區域內美軍基地、沙烏地阿拉伯,以及其他波灣國家。2.相較於延伸射程,更重要的是提升現有飛彈的精準度。然而,就算伊朗願意做出讓步,基於川普政府對於核子議題提出更嚴厲的額外要求,以及伊朗在區域內的作為,迫使伊朗接受條件將極為困難,恢復伊核協議的可能性也令人高度存疑。

 若無任何管道可供限制伊朗的飛彈計畫,其未來恐將持續提升飛彈的質與量。未來10年內,伊朗飛彈命中軍事與基礎設施目標的精準度可望大幅提升。且若伊朗決意要發展核武,尤其是在伊核協議屆期後,將擁有足可發射這類武器的飛彈軍備。這項改變勢必為伊朗的宿敵造成顯著威脅,尤其是以色列、沙烏地阿拉伯,以及美國,迫使其發展或取得更先進的飛彈防禦系統。

 伊朗飛彈的威脅不僅止於此。除伊朗自身的飛彈軍備外,代理勢力真主黨擁有之大量飛彈與火箭、伊朗在敘利亞與伊拉克積極部署的影響力,以及支援葉門叛軍以飛彈威脅沙烏地阿拉伯的活動,都是伊朗多少依賴其飛彈優勢,戮力於開闢戰線,同時拓展其區域影響力和嚇阻戰力的重要明證。

 自兩伊戰爭結束以來,伊朗運用其國內飛彈儲量對抗外敵的例子不多;其從未自境內發射飛彈打擊美國、以色列或沙烏地阿拉伯。反之,2001年4月,伊朗發射數十枚火箭與飛彈,攻擊位於伊拉克境內的反伊朗組織「人民聖戰者」(People’s Mujahedin)基地;2017年6月,伊朗自境內發射6枚Zulfiqar飛彈,攻擊位於敘利亞東部的「伊斯蘭國」(IS)基地;2018年9月,伊朗發射飛彈,攻擊在伊拉克北部活動的伊朗庫德族反抗軍;2018年10月,其發射6枚Zulfiqar與Qiam飛彈,攻擊敘利亞東南方的IS目標,報復後者在伊朗國內發動的喋血恐怖攻擊。此外,敘利亞境內什葉派民兵,曾發射飛彈/火箭攻擊反阿賽德政權的組織;親伊朗的伊拉克什葉派民兵,亦接收伊朗支援的飛彈/火箭,攻擊伊拉克境內敵對勢力。伊朗為反制以色列空軍對敘利亞空襲行動,曾發射火箭攻擊位於戈蘭高地的以軍部隊:2018年5月,伊朗駐敘利亞部隊,向以軍據點發射32枚火箭;2019年1月,敘利亞境內「聖城軍」(Quds Forces;伊朗革命衛隊下轄境外作戰部隊),向位於赫爾蒙的以軍部隊發射1枚「精靈」火箭,幸都未造成以軍傷亡。

 結論

 在運用自身與其代理勢力的飛彈軍備方面,伊朗的考量如后:首先,伊朗無意進行如同「襲城戰」一般的大規模飛彈戰。因此,伊朗若決定發射飛彈攻擊敵方,或藉此反制敵火力攻勢,其可能動用有限之飛彈火力達到嚇阻目的。若伊朗認為,發揚猛烈飛彈攻勢對抗敵方為必要手段時,在大多數情況下,其可能希望由代理勢力發射飛彈—至少在衝突初期。由代理勢力發射飛彈,可提供伊朗更大的行動自由,得以迴避相關責任,降低敵報復攻擊伊朗目標的風險。

 其次,伊朗無意捲入衝突,與擁有強大報復戰力的敵人進行飛彈戰。基於此,預判伊朗將持續克制,不至於大規模飛彈攻擊美國在中東的各項目標,仍忌憚美國超強的軍事與經濟報復力道,包括其可能推翻伊朗政權的能力。伊朗也可能避免以大規模飛彈攻擊以色列,主要原因包括:以國擁有的多層式飛彈防禦系統會降低其損害;美國可能助以對抗伊朗;伊朗欠缺可反制以國空軍報復飛彈攻擊的能力。以色列可能對敘利亞境內的伊朗/什葉派民兵發動全面空襲,另藉伊朗飛彈攻擊的契機,堂而皇之攻擊伊朗境內核設施。

 這不代表美國的報復能力,將在任何情況下嚇阻伊朗挑戰美國。儘管美國擁有遠勝於伊朗的戰略優勢,伊朗仍可對美國發揮嚇阻效應,特別是其威脅沙烏地阿拉伯與其他波灣國家的飛彈戰力,包括對各國油田與波斯灣油輪航運的威脅,以及波斯灣一旦爆發衝突,恐擴大為區域戰爭的可能。

 對以色列而言,伊朗確實顧忌以色列在核心領域的能力,包括科技研發、空優、情報,以及自行研發的飛彈防禦系統,導致在以色列空襲敘國境內伊朗/什葉派民兵目標的大多數情況下,伊朗均克制未做反應。伊朗可能也明白,以色列同樣慎防捲入與真主黨和哈瑪斯的大規模衝突,避免火箭與飛彈襲擊以色列人口稠密區,甚或殃及戰略目標。此種相互嚇阻態勢至關重要,迄今有效防範情勢惡化成你來我往的飛彈大戰。

 綜上,伊朗傾向於不做出第一擊,自其境內發射飛彈攻擊美國,甚或以色列目標。然而,伊朗可能指示其代理勢力(尤其是真主黨),發射飛彈攻擊以色列,甚至擴及美國目標—若後者先發攻擊伊朗。在雙方激烈交火的情況下,伊朗則可能自境內發射飛彈攻擊以色列,甚或美國目標。(完)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