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中共輿論戰滲透 民主世界公敵

 國際人權監督組織「自由之家」日前公布「2019年自由與媒體:向下的螺旋」年度報告,指出全球媒體自由過去10年持續惡化,無論開放社會或獨裁國家都出現新的壓迫形式。其中針對中國大陸的個別報告,直指中共正透過友善媒體宣傳、施壓媒體左右觀點,或監控內容發布系統等方式,迅速擴大對全世界新聞媒體的影響力。

 報告中,我國名列媒體自由最高的4分等級,大陸則是最低的0分,反映出兩個面向。首先,無論媒體自由或新聞自由,事實上是指同一件事。中共箝制新聞自由從來不是新鮮事,只不過近10年來,大陸媒體環境每下愈況,國際新聞自由指數不僅墊底,名次且不斷向後,對政治與社會的衝擊值得關注。

 其次,中共變本加厲的,不只是持續掐緊大陸內部媒體的喉嚨,還企圖用各種間接脅迫利誘、直接竄改操縱等方式,讓國際媒體說中共想聽的話,抑或傳布中共刻意杜撰的訊息,以達致其圖謀的政治目的。這凸顯中共已然成為國際社會「非傳統安全領域」最新、最大的綜合型威脅來源,而「輿論戰」即是其主要攻擊途徑。

 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執政,是促使大陸新聞「不自由」惡化的重要參照點。幾年來中共前後「制定」約30部與管控新聞媒體有關的法律,其或認為這就是所謂的「依法治國」,但中共「憲法」既已明訂公民有「言論、出版、集會、結社、遊行、示威」自由,卻又以新聞媒體管理、保密法、取締非法出版品、約束新聞從業人員行業道德等,幾乎涵蓋所有面向的行政規章,大行宣傳領域的社會控制,顯示其不僅不懂「依法治國」,更遑論自由人權。由於中共擁有隨意解釋各級法律的「自由」,新聞工作者被控以「散布謠言」、「擾亂社會秩序」、「尋釁滋事」者有之;被恐嚇、羈押、監禁者,亦為數不少。

 中共控制新聞輿論的「兩手」就是宣傳與審查。前者在「中宣部」指揮下,由「新華社」、「人民日報」及「中央電視台」支配報導內容,指示所有媒體必須採取的報導角度,如要求轉載官媒通稿,甚至直接使用相同標題,就是大陸媒體一貫的「特色」。後者則是中共對媒體報導是否符合「主旋律」、有無迴避敏感議題的監控,這些都包覆在嚴控公共言論空間的大網之下。大眾傳媒當然是官方關注的焦點,但曾幾何時,「小熊維尼」也被視為網路社群嘲諷、反抗中共政權的象徵,成為被封殺的對象。只能說中共的新聞控制,已從疑神疑鬼,進展到被害妄想的程度。

 中共還將「積極防禦」的戰略思維,用在媒體操控上,並將黑手伸向全世界。之前強迫國際航空、商旅等企業,改變對臺灣稱謂的事件,就是顯著案例。中共一方面運用政經手段,投資、滲透各國主流媒體,由他們來講述包裝粉飾的「中國故事」,營造有利於中共的輿論氛圍;另一方面,甚至想建立干預他國政治、社會的渠道,從源頭直接消滅「傷害中國人民感情」的論述與政策,以期有朝一日扶植起「友『中』政權」。只是,中共削弱全球媒體自由與民主治理、破壞公平競爭、擾亂各國社會,乃至於干預包含我國在內的各國政情、選舉,儘管能擴大其作為國際最大專制政權的蠻橫「話語權」,卻也引起國際社會的極大反感。

 中共沒有意識到的是,大陸官場之所以愈反愈貪,社會之所以公安事故頻傳,正是由於缺乏輿論監督的緣故。只要大陸沒有新聞自由、沒有獨立媒體,就沒有能讓社會真正進步的任何條件;因為永遠無法得知真相,民眾就只能在官方構築的虛偽神話中猜疑、膽顫度日。而中共這種企圖向全世界延伸極權意識形態與言論控制,強逼、洗腦各國人民接受中共觀念認知與說詞,擴張其「銳實力」的做法,不僅正以「國際言論恐怖主義」威脅世界;其戕害人權、意圖操控民主政體的方式,更已是全球安全與穩定的公敵。

 析言之,中共正向全世界示範「什麼是標準的極權專制政府」,對新聞自由的箝制更危害全球。「自由之家」報告指明我國正面臨中共輿論戰滲透的挑戰,並建議民主國家,均應採取各種有力方式,因應中共壓制媒體、製造假新聞所帶來的負面作用。我們除須強化反制作為,堅定信念與正確認知;也要提醒中共,圍堵從來不是治水的良方。不允許一切自由存在的做法,只會促使社會持續蓄積自由的能量,只需一根劃破黑暗的火柴,摧毀極權的引信就會被點燃。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