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泉台不去隨

◎文景

 文字的力量是令人畏懼的,在戰場上,一份強而有力的文宣,能讓敵人棄械投降,一張生動的海報,更能激勵官兵的士氣;在承平時期,文字的力量或許不像戰爭時那樣有「威力」,但古代文學史上的確發生過唐代大詩人白居易曾因寫了一首詩,而讓一名婦人殉情的故事。

 白居易是中唐時期著名詩人,寫過無數膾炙人口的好詩。他曾在徐州守將張愔府中見過張愔的小妾關盼盼。關盼盼原是官伎,張愔為之贖身後成為他的小妾,並且為她築了一座名叫「燕子」的小樓,讓她住在「燕子樓」中;盼盼不但人長得美,歌唱得好、舞藝精湛,還會作詩,稱得上多才多藝。張愔去世後,他的妻小回原籍去了,盼盼戀著舊情獨宿燕子樓中,守節十餘年。

 為了抒發思念張愔之情,盼盼常寫詩悼念:「樓上殘燈伴曉霜,獨眠人起合歡床。相思一夜情多少,地角天涯未是長」;「北邙松柏鎖愁煙,燕子樓中思悄然。自埋劍履歌塵絕,紅袖香消二十年」。白居易讀到盼盼的悼亡詩之後,就和了一首:「滿窗明月滿簾霜,被冷香消拂臥床。燕子樓中更漏永,秋宵只為一人長。」白居易寫了這首詩之後彷彿覺得「意猶未盡」,再寫了一首:「黃金不惜買娥眉,揀得如花四五枝,歌舞教成心力盡,一朝身去不相隨。」詩裡暗喻張愔重金買了盼盼,對盼盼亦頗為憐惜,可惜的是:張愔死了,重金買的歌伎卻不「以身相殉」。

 關盼盼讀了白居易帶有譴責意味的詩後,哭乾了眼淚,絕食而死。死前曾對人說:她「並不是不想以身殉張愔,而是擔心後世的人誤會張愔是重女色的人,所以死後才有小妾殉葬。」一名官伎從良後,所思所慮皆是為了報答恩公情義,寧願讓白居易這樣的大詩人寫詩責備自己,也不肯讓自己的丈夫遭後世責難。就在盼盼下決心絕食時,特地寫了:「自守空房歛恨眉,形同春後牡丹枝。舍人不會人深意,訝道泉台不去隨。」

 也因為有這段故事,才有蘇東坡「燕子樓夢盼盼」的〈永遇樂〉詞:「明月如霜,好風如水,清景無限。曲港跳魚,圓荷瀉露,寂寞無人見。紞如三鼓,鏗然一葉,黯黯夢雲驚斷。夜茫茫,重尋無處,覺來小園行遍。天涯倦客,山中歸路,望斷故園心眼。燕子樓空,佳人何在,空鎖樓中燕。古今如夢,可曾夢覺,但有舊歡新怨。異時對,黃樓夜景,為余浩嘆。」

 蘇東坡這闋詞,寫情寫景寫人,藉著「夢盼盼」來「寄自己情懷」,儘管蘇東坡與關盼盼從中唐到北宋,相隔數百年,無論如何也不會「夢」到「盼盼」,我們只能說蘇東坡「借盼盼酒杯,澆自己心中塊壘」罷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