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花季未了

◎楊崢

 阿勃勒花季到了,又要下起黃金雨。

 是去年,在臺中,滿滿阿勃勒花穗迎風搖曳,一陣風過去,抖落的花瓣像在哭泣,他說不要再當她的男朋友。

 中興大學就在旁邊,路過的學生頻頻向她注視。

 他打敗了這個那個許多個追求者才牽到她的手,真的就要放手了嗎?

 沒錯,她承認自己驕縱有公主病,但是在一起後,她已經非常非常非常明顯地修正了。

 她不再要求一分鐘內已讀並回傳訊息、不要求每天接送;不要求晚上兩點要猜出她正在哼的是什麼歌;也不要求一定要吃到中壢夜市的水煮玉米……她什麼都不再堅持,也不再要求。

 她哭到顧不得髒,鼻涕和粉妝一起花在袖子上,狼狽,也可憐。

 他就雙手垂著站在原地,沒有想再說點什麼的意思,就看著她哭花了衣服和一張臉。

 「就算妳這樣哭,我也不想改變心意!」那麼堅決,多像當初的告白,那字字鏗鏘還在她的腦子裡織一張捕夢網。

 才兩年,美夢竟隨阿勃勒一起碎了滿地!

 她開始轉身走著,不知道要往哪兒,卻覺得無法再讓來往的行人側目,這樣雙眼矇矓的不知走了多久,彷彿聽見有人叫她。不是他的聲音,但叫的是她的名字。

 不想轉頭,那叫聲卻愈來愈急促,於是她轉頭。

 「我不想再當妳男朋友了,我想當妳的丈夫,嫁給我吧!」他跪在她眼前,也是滿臉的淚。「我太殘忍了,居然讓妳哭成這樣,我想給妳一個難忘的求婚,沒想到竟會讓妳這麼難過!相信我,此生我都不再讓妳掉一滴淚!」

 旁邊圍了一群手拿氣球和他一起打籃球的朋友大喊「嫁給他」,兩三個人拿著相機拍照錄影,整個太鬧也太荒誕。過程是很難忘,卻沒有她要的浪漫。

 「我才不要!我才不要嫁給你,你太壞太壞太壞了!你是全世界最壞最無聊的大笨蛋!」說完她便沿著阿勃勒花道疾跑,他和那群朋友手忙腳亂地在後面追。

 都是去年的事了。

 聽說今年的花開得比去年燦爛,整樹黃金雨滿滿掛在暖暖的五月,她最近想去一趟。

 緩緩地打了一個飽嗝。中午吃的是Hama旋轉壽司,雖然規定只能吃一小時,但是她光蟹膏軍艦就配著薑片吃了五盤,更別說其他。

 想當初她還沒懷孕的時候,三盤就喊飽了。自從懷孕以後,她什麼都變慢了,連微笑都慢慢的。

 結婚後他就調到金門,兩個月後她發現自己有了孩子。每天的視訊裡她老埋怨看不見他的眼睛,因為總笑瞇成一條線。她最愛的,就是他的單眼皮瞇瞇眼,滿滿的感情在裡面不會漫到別處。

 日子就這樣靜好地慢慢流淌。

 如果她知道下一秒將收到他出車禍的消息,不知道會不會請薩諾斯讓時間回到一年前,而她將繼續往前跑不要被追上,不要被套上戒指。

 花季未了。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