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夫妻章

◎陳玉姑

 那次的頒獎典禮,兩人從文字的迴圈裡走出來,結識了。

 他的書信與電話從此猶如報時器般敲打著她,主題全是他劈腿的女友,或是失聯一年以上的舊情人。

 她靜靜地聽他說話,把自己想成是被背叛的他,跟著千迴百轉而憂傷。這使她想起了一個若即若離的男孩,是她這兩三年來快樂的絆腳石。

 知道那反覆不定的男孩又來找她,他從此不再與她談及「需索許多愛」的劈腿女友,反倒寄了一封毛筆書信給她:「遲遲不肯上岸的人,僅僅可以成為一名小小的愛情卒子,在浪裡浪外浮沉,幸福於是愈來愈遠……」

 收到那張囑她寄來的喜帖剎那,他撥按熟悉的數字,捂著心哽咽地說:「喜帖收到了,妳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他將親篆的陽刻陰刻對章寄給她。陰刻是她的名姓,陽刻則是那善變男孩的姓名;它是新人對章,也是結婚賀禮。

 手握對章的那一刻,她終於真正明白,他最後愛的是誰。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