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岸論壇

【兩岸論壇】港強推逃犯條例修正案 民憂坐冤獄

◎鍾言

 今年3月底至今,香港民眾為《逃犯條例》修正法案數度上街抗議,不僅展開罷工、罷市、罷課,情勢愈演愈烈;昨日因《逃犯條例》修訂草案即將二讀,聚集大量民眾抗議,占領金鐘地區主要的8條幹道,重演2014年「占中」景象,立法會主席雖然宣布延後開議,但香港警方將活動定調為「騷亂」,並在下午展開強力驅離,造成抗議群眾受傷。這是香港繼2003年中共硬推《香港基本法第23條》立法、2012年強制實行「愛國教育」、2014年中共「人大」「釋法」阻撓真普選以來,香港民眾爆發的又一次大規模抗「中」人潮。儘管,歐美媒體大肆報導香港民眾的擔憂,但香港特區政府仍將一意孤行,視香港民眾的憂慮於無物。香港民眾所爭的究竟是什麼?他們擔憂的又是什麼?中共的「一國兩制」是否已到「圖窮匕見」之地?值得我們深思。

 香港民眾「爭」什麼?

 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正案,擬大幅放寬引渡條件,未來香港民眾可能會因任何罪名,被引渡到大陸法庭審判,一旦修正案通過後,香港民眾即使犯輕微罪行也會被遣送到大陸法庭審理。香港民眾擔憂,大陸的法庭「沒有程序正義、送到大陸那個地方法院也沒人知道」。這種沒有程序正義的事,即使中共當局自己都不諱言,也因此,香港民眾的擔憂就顯得更有理有力了。

 其實,香港在「回歸」前已有《逃犯條例》,其立法核心主旨就是「禁止疑犯引渡到大陸」,這個法條的精神就是「一國兩制」的基本保障,目前引發香港民眾恐慌的是,若照香港特區政府擬定的修法內容通過《逃犯條例》後,任何人都可能在中共以各種理由下「引渡回大陸」,在大陸移地審判制度下,這些人可能關在秦城監獄;可能關押在大陸任何一座城市監獄中,並且禁止家人探望,甚至連家人都不知道「犯人」被關在何處,也因此,香港民眾認為這遠比《基本法第23條》還要可惡、可怕!

 當然,香港民眾「不信任大陸的法律制度」,並且主張「無論涉案的人犯罪輕重,都不可、也不應該引渡」,因為中共慣於顛倒是非黑白;不少香港民眾都聽過:香港人在大陸境內做生意,明明是一樁「經濟糾紛」,中共法庭卻可以羅織成「刑事案」將「人犯關押起來」;此外,香港民眾更擔憂的是:「回歸」22年來,原本就已限縮的言論自由,在新的《逃犯引渡》條例下,任何人都可以被中共羅織的罪名「引渡到大陸審判」,完全破壞香港現有法律對港人的保障。

 不少香港民眾認為:即使《香港基本法第23條》設有相關的「言論自由」法律,觸犯該法的人士仍在香港接受審判,若是一旦《逃犯條例》修正案通過,這些主張「言論自由」人士必將被引渡到大陸法院審判,豈有活路可言?因此,香港民眾上街所爭的,只是一個免於司法黑白顛倒的空間!一個免於坐冤獄的基本安全保障!

 香港民眾「擔憂」什麼?

 香港民眾深深感到生活方式受到中共的威脅愈來愈嚴重,原以為香港「還有可以信任的司法制度,可以保障民眾的基本自由」,一旦《逃犯條例》修正案通過後,屆時連公平受審的基本權利都將喪失;不僅對新聞界造成衝擊,香港所有民眾都會有危險。一旦條例修正通過後,不用被引渡,香港也會出現很多「政治犯」,這絕不是香港民眾所樂見的。即以發生在2018年2月9日的「銅鑼灣書店」5名成員之一的桂民海在寧波市看守所公開接受大陸、香港媒體採訪為例:桂民海在鏡頭前公開承認自己是「因10多年前的一起酒駕肇致被害人死亡的交通事故」,「自願回國自首」,中共喉舌〈新華社〉配合此一消息,發布「桂民海因此案被判刑2年」的訊息。

 桂民海是怎樣被捕的?根據香港媒體報導:桂民海是與瑞典大使館人員在去北京途中,被中共以「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機密或情報罪」被刑事拘留,這與桂民海在寧波所說的「酒駕致人於死」顯然不同。儘管,桂民海獲釋後並沒有真正的重獲自由,他依舊在中共嚴密監視下遭到軟禁,中共的理由是「桂民海在服刑期間被發現有『非法經營』的線索」。

 與桂民海同案被捕的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的情況更離譜;據林榮基向記者表示,中共公安人員要求他主動交出客戶資料,林榮基對記者表示:「未應其要求,且不提出政治庇護」,因此,「被失蹤」近8個月;林榮基是在羅湖口岸過關時,遭中共海關扣留,先帶到寧波關押、再移至韶關,在被關押期間,不斷有人問他:「為何一直寄書及帶書到大陸」,還告訴他說這是違反「中國」法律,中共檢方可以就此做出檢控,林榮基向中共檢方強調:「在香港經營書店、把書賣到、寄到香港以外地區包括大陸,並沒有違反香港法律。」中共檢方並未採信林榮基的說法,硬是把他關押起來,在關押的這段期間,不論是桂民海、林榮基,在「被失蹤」初期,沒有人知道他們如何「失蹤」的,人究竟在何處,家屬尋親不著的痛苦,沒有人理會。

 在中共當政者看來,讓被關押的對象「公開認罪」,是最容易收到震懾人心效果的;不論是桂民海或林榮基,乃至目前無數關押在大陸監獄裡的犯人,凡是中共認為觸犯了法律,就得在公開場合悔罪,至於犯了什麼罪?完全取決於犯人態度,若是犯人配合度佳,就是「輕罪」,反之,就冠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洩漏國家機密罪。香港民眾就是因為太了解中共羅織罪名的手段,也因此,對這條《逃犯條例》修正案心懷恐懼,畢竟,香港民眾在「回歸」22年後的今天,已沒有多少安全保障,若連最後的司法防線都失去,「一國兩制」的空殼香港,還能「垂範臺灣」嗎?

 結論

 中共當局或許以為,讓犯人在電視鏡頭前公開認罪,能達到以儆效尤的目的,但中共當局必須清楚,在民主自由社會裡,「法律」是維繫社會運作、保障民眾安全的最後防線,任意逮捕人民、隨意羅織罪名,恣意關押民眾,故意讓被關押者的親人得不到任何訊息,這是任何國家都不能容忍的惡行;在酷刑和失去人身自由的脅迫下,「公開認罪」,除了激起人們對「認罪者」的同情外,更加凸顯中共政權的邪惡本質;另方面,香港特首若屈從中共淫威,執意通過這個《逃犯條例》,不久後,香港民眾必將人人成為政治犯,而被「隨意引渡」到大陸受審,這樣的香港,中共還能拿「一國兩制」來誇耀嗎?這樣的香港豈是香港民眾能接受的嗎?

(作者為大陸問題評論者)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