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社論

【社論】逃犯條例葬送民主 侵害人權、主權

 目前仍在持續進行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源於去年12月發生的一樁刑案,凸顯出臺灣與香港的司法合作漏洞,港府原有意與我方簽署司法互助協定,卻在今年2月提出《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趁機偷渡更具政治意涵的法律條文,引發港民一連串抗爭。這部草案之所以被稱為「送中條例」或「逃犯條例」,正是因為其中諸多爭議內容使然。

 首先,港府刪除原本「中華人民共和國或其任何部分除外」的引渡限制,將臺灣、澳門與大陸一併納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引渡範圍,按港府的說法,將可「一次到位」解決類似引渡問題,但在中共影響下,港府只能「謹遵」中共「一個中國」原則,無視我國的主權地位,顯然港府在向北京「回報」要與臺灣進行司法互助時,已被下了指導棋。

 其次,修改條例規定,凡是在香港境內涉及列舉的37項罪行,即可跳過所有司法程序,直接將犯罪嫌疑人引渡至大陸,其中雖有謀殺、洗錢等刑事、金融犯罪項目,卻也包括「煽動反政府」等定義模糊的罪名,香港司法等於從此虛級化,所有港民都必須受制於中共法律,在中共當局只知黨意,根本無視司法獨立,致使大陸與香港社會對法治、人權等觀念差異懸殊的情況下,港民憂慮的不僅是所有批評中共的「異議人士」都將被直接引渡,再無言論自由,更是「一國兩制」的徹底瓦解。

 儘管香港「反送中」民眾9日發起百萬人「全港反惡法修例大遊行」,成為1997年以來香港最大規模的示威活動,港府仍堅拒對「送中條例」做出任何妥協讓步,隨著香港「立法會」設定進度,本來預計在昨日進行「二讀」(已流會),更預計在20日前完成「三讀」,引發港民更進一步的抗爭行動;廣大香港民眾從罷工、罷市、罷課,到11日對香港行政、立法中心的「和平包圍」,試圖阻撓議程進行,雖曾迫使立法會暫停「二讀」,但因撤回「送中條例」與「特首」下台的訴求未獲回應,12日下午上萬名抗議民眾開始衝撞港府,港府亦以強硬態度下令強制驅離,終於爆發持續至深夜的激烈流血衝突。

 港府「特首」面對百萬港民的示威,曾表示:「能有那麼多人上街,就是香港還很自由的證據,表示本港的自由程度一如往昔,並持續受『基本法』的保障」;又說「修訂條例並不是『中央政府』的意思。我並沒有收到任何來自北京的指示……香港必須進步,沒人希望香港成為罪犯窩藏的化外天堂,所以無論如何都必須完成這次的修訂」。

 或許誠如「特首」所說,香港還有那麼一些自由,只是我們不得不為香港民眾擔心的是,這雖然是香港回歸中共統治後,最大規模的一次為民權、為人權的抗爭,但也很可能會是最後一次;「特首」雖說北京方面未干預修法,不過中共「外交部」倒是表態「堅定支持香港『特區政府』推進修訂『逃犯條例』的工作」,並且「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美方就『特區』修例發表錯誤言論、對香港事務說三道四,要求美方停止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事務和『中國』內政」,說法跟中共面對國際社會質疑新疆、西藏、大陸人權等問題時的反應如出一轍;哪怕是「天安門事件」,中共也說是「外國勢力陰謀滲透」的結果,中共從沒想過,問題是出在自己的貪婪蠻橫、專制極權之上。

 我們一方面為香港爆發警民流血衝突感到遺憾,並將密切關注後續事態發展,特別是武警部隊動態,因為此次香港警方從以往只驅趕衝擊防線示威者,留下和平參與者的作法,改為迅速強制清場,不讓任何人逗留的跡象看來,所透露的不只是港府對修例勢在必得,更是中共給港府的壓力,以及對港民爭自由早已失去耐心的反感,「一國兩制」本來就是個徹頭徹尾的謊言,中共硬套在港民脖子上,現在又要用另一個謊言勒緊。

 如同蔡英文總統昨日所言,「逃犯條例」有侵害人權的疑慮,同時也侵犯中華民國的主權,我們不會接受。我們也拒絕以修法為前提的個案移交。合作打擊犯罪,不能以侵害人權的法案為前提,我們不願成為惡法的幫兇。

 這件事情讓我們在臺灣的人民最深的感受,就是「一國兩制」是不可行的。因此,我們希望港府應該認真看待這些抗爭的訴求,與人民對話跟溝通,不應該倉促、強行的通過這個法案。儘管我們也同情港府受迫於中共的壓力,但觀看港民殷切期盼與國際社會支持港民的聲浪,其實正是讓全世界徹底認清中共的契機,切莫讓香港自此再也沒有發聲表態的機會。

 有句話說「今日香港,明日臺灣」,事實上,當初港民沒有選擇,只能接受中共的「一國兩制」,但我們其實根本無須理會這個中共用謊言話術製造的假議題,妄想讓原本就擁有自由民主的臺灣人民接受本來就不要,而且就是騙術的東西。正值全世界都在關注香港的現在,我們正好可以正告中共,應善待港民,並放棄用同樣方式欺騙臺灣,才是正途。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