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副刊

上山尋幽趣

◎莊雲惠

 好友傳來訊息,「油桐花盛開,魚腥草也正肥美!」

 我不禁想起晉代陶淵明引人入勝的〈桃花源記〉,一開頭:「忽逢桃花林,夾岸數百步,中無雜樹,芳草鮮美,落英繽紛……」漁夫忽然遇到一片桃林,溪畔幾百步之內沒有別的樹,芳香的青草鮮豔美麗,花瓣隨風飄飛……但「桃花源」明明是虛構的祕境,卻依然被歌頌寄情,人們不斷透過文字的描述,兀自編織神往的理想世界,以撫慰疲憊困乏的心靈!

 我嚮往田園生活,那怕只是短暫停留,於是前往苗栗好友的農園。車子從交流道下來,往南庄、三灣、獅潭方向行駛,所謂臺三線的內山公路,還真是依山而行,此時正值油桐花開時節,遠遠望去,蒼鬱的山巒夾雜著點點白花,像是夾道歡迎的使者,沿途綻露親切微笑相與為伴。

 沿著蜿蜒山路前行,偶見路旁有幾棵油桐樹,花朵隨風緩緩飄墜,一層層、一層層,地上鋪滿了積雪般的白花,吸引人們停車欣賞並屈身拍照!我覺得人到底還是降服於花的。花開花落,從來不理會人們的想法,自顧自地在土地上迎風獨立;若喜歡,就得走近它;想要留下美麗鏡頭,就必須遷就它;對著它微笑、凝視,還擺出各種姿勢。但花兒依然故我,根本不在意鑽進花叢的人兒,或許還訕笑人們的傻勁呢!《紅樓夢》中林黛玉有感寫下「葬花詞」,明明知道「柳絲榆莢自芳菲,不管桃飄與李飛」,仍癡傻地希望能長出雙翼,「隨花飛到天盡頭」……詩樣情懷因為花的觸發而氾濫得不可收拾!

 來到好友農地,我笑說:「老是傳山上的實況訊息誘惑我!」他回道:「那妳就要有本事抵擋誘惑呀!」老實說,我毫無拒絕大自然召喚的定力,也沒有本事阻止綠意撲面而至、花開席捲而來的想像,甚至索性自動繳械投降,然後沒有骨氣地俯首稱臣,以致甘心拜倒在群山綠樹、彩花蔓草的明麗多姿裡。

 遙想商朝伯夷、叔齊采薇充飢,隱居首陽山;晉代陶淵明辭官不仕,安守南山之下;漢代嚴子陵寄寓南方,垂釣於富春江畔;滿腹經綸的孟浩然仕途不順,回到故鄉的鹿門山居住……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隱逸,大自然氤氳嵐氣,日夕常變;鳥飛蝶舞,詩情飛揚;綠蔭深處有奧妙,激泉奔躍響高音,流水潺潺自瀟灑……山水雖無聲,卻最能療癒身心,讓人發現不同的生命機趣,找到再起的力量,也因靜謐沉潛後而有了嶄新的生活態度!

 我佇立油桐樹下,靜賞雲霧繚繞的山景,涼風輕吹,落花緩緩拂過髮際、飄落地面,好像一瓣瓣自在飛翔的潔白夢影!「飛吧,飛吧!」此時此刻,夫復何求?只想緊緊把握難得的山中時光。

友善列印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